元帝七百一十二年,元宵佳节,南明城内,热闹非凡,家家户户张灯结彩。繁华的集市,人山人海,到处充斥着欢声笑语,也只有这样的节日里,人们才会与家人一起,暂时忘却生活中那些种种的不快,尽情欢乐。

  街道两旁的小贩,不停地叫卖着,势必要趁着节日好好的赚上一笔。“老乞丐,都过节了,这些给你了,慢慢吃吧”本来还躺在地上的老乞丐,忽然两眼放光,立马精神了不少,抓起盘子里的绿豆糕,就往嘴里塞。

  小贩摇了摇头,无奈的看了两眼老乞丐,这世道是越来越艰难了,即便是京城,也越来越难生活了,京城里的乞丐也越来越多,都是其他地方逃难过来的。

  这时,不知哪里来的一队官兵,硬生生的从这拥挤的街道上,纷扰的人群中,开出了一条道路,径直向前方奔去。带头的将军,高头大马,漆黑的战甲,血红色的披风,在这夜色里,更显肃杀,与这节日的喜庆气氛,显得格格不入。

  官兵气势汹汹,玩乐的行人纷纷避让,避之不及的直被这一队人马,撞飞了出去。

  “未央!未央!你在哪里?”眼看着那队人马越来越近,华衣妇人越加焦急,不停的问着路人,她一直把自己的儿子看的紧紧的,怎么这个当口,还是弄丢了呢,这要真是出了什么事情,可如何是好。

  看@#正:◎版章节3上酷3匠)网

  就在妇人心急如焚的时候,一个小孩,手里拿着糖葫芦,出现在了街道上。小家伙神态悠然自得,不是地还伸出自己的小舌头,舔一舔手里的糖葫芦,一脸的享受,感觉也是非常的舒适。

  小家伙乐在其中,这可给路上的行人给看呆了,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唉!可真是倒霉,这是谁家的孩子啊,”那位红袍黑甲的将军,不正是冲着小家伙去的吗,可是这小家伙只顾手里的糖葫芦,眼里哪还有其他的东西。

  这一切,妇人都看在眼里,那是他的亲生骨肉啊,夏家三代单传,“未央!”妇人哪里还顾得上其他,就算是自己死了,也要保住自己的孩子,可是妇人一看就知道是富贵人家的小姐,以她的速度,估计小家伙连渣都剩不下了。

  可是那是自己的孩子,不到最后一刻,又有哪个为人母的,愿意放弃自己的孩子,妇人哭喊着“未央!”将军的高头大马,已经临近,就差一步,“啊”就在所有人的惊呼声中,一道残影闪过,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抱起未央,从街道上轻轻略过,站在了妇人的面前。

  “哦~好样的”周围的人一阵欢呼,不由得鼓起掌来。男子微笑着向大伙点了点头,周围的人也渐渐散去了,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妇人从男子手里的接过孩子,“李管家,这次真的谢谢你了”,又想到刚才那惊险的一幕,妇人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叫你淘气!叫你淘气!”妇人也是气急败坏,一手扶着未央,一手朝着小未央的身上打去,小未央明显还没回想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的母亲怎么就打起自己来了呢,不过巴掌确实是打到自己的屁股上了,结结实实的。

  “哇!母亲别打我,母亲别打未央了,未央知道错了!”只见小未央两腿乱蹬,连连求饶,谁又能想到,一个年仅两岁半的小孩,竟能如此顺溜的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夫人,别打了,别把少爷打坏了”李管家看打的也差不多了,赶忙劝阻妇人住手,这小少爷天性顽皮,是该好好治一治了,不过这也差不多了,。妇人也不打了,把未央放在了地上“哼!今天自己走回家!今天回去,一定要让你父亲,好好治治你!”

  小未央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又犯了什么错,反正母亲生气了,低着头,总是没错的,妇人看到未央这副可怜模样,心里又是一阵疼爱,拉着小未央的手开始往家走。

  小未央见这时没事了,偷偷朝着自己母亲扮了个鬼脸,又舔了舔手里的糖葫芦,那感觉,真甜啊。虽然未央的母亲没有看到,可是管家倒是看到了,自己家的这位少爷,真是人小鬼大,管家也是一脸无奈,笑了笑,便跟着妇人一起回去了。

  妇人跟李管家,拖着夏未央,走到夏家门口的时候,看到夏家门口的街道早已被人群围住。夏家是大户人家,这栋院子是官邸,前面的街道并没有集市,但是为何门口却围了这么多人。

  二人心里不免生出猜疑,莫非真是出了什么事情,“夫人,你和少爷在这边等我一下,我去前面看看,”说完,李管家就往人群那边走了过去,“哎呀,真惨!夏丞相这是得罪谁了啊”“是啊,怎么会这样呢,今天看到夏丞相,还好好的呢”

  人们你一句,我一句,不停的说着,李管家也听到了些许,虽然听的不全,但李管家知道,夏家一定出事了,而且出了大事,“小哥,这夏家到底是怎么了”李管家尝试着在人群中挤了挤,愣是没挤进去。

  “兄弟,你还不知道吧,夏家完蛋了!满门抄斩!诛九族!”听到这个消息,李管家登时愣住了,“不可能!不可能!你胡说的对不对!”李管家抓着对方的肩膀,不停的质问着。

  “哎!你干吗啊!”男子从李管家的手中挣脱了开来,“你这人有病吧!”李管家摇晃着自己的脑袋,自己不是那么没有分寸的人,刚才真的是有点慌了,“不好意思,失礼了”,”李管家,怎么了”这时,妇人拉着未央的手,也过来了。

  “你们还不知道吧,夏家完了,也不知道得罪谁了,满门抄斩啊”妇人听到这话,只觉内心慌乱,却又不信,自己的丈夫可是当朝丞相,位高权重,夏家三代,皆为朝中重臣,怎么么会突然生此变故。

  就在妇人将信将疑之时,红袍将军,已押着夏家之人,从官邸往出走了。妇人与李管家,这才确信,夏家确实出事了,妇人悲愤交加,泪流满面,要不是李管家将她死死按住,早已冲上去跟人拼命了。

  小未央一直在舔着自己的糖葫芦,忽觉母亲松开了自己的手,便抬起头来看了看,这下到好,小未央一眼便认出来了自己的爷爷,也不要手里的糖葫芦了,朝着自己的爷爷,走了过去。

  “爷爷,爷爷”小未央伸出双手,就要去抱自己的爷爷,夏老爷这时见到自己的孙子,也是内心一震,万分惊恐,“未央!快跑!”可是小子哪里能知晓,李管家这时也发现了未央,都怪自己疏忽。

  “啊,未央!”妇人也看到了自己的孩子,慌乱的内心,更加焦急,李管家示意妇人禁声“夫人快走,未央交给我,这个拿着”。李管家给了夏夫人一片绿叶,自己则再展鬼魅身法,以极速向未央冲去。

  飘逸的身形瞬息而至,李管家抄起夏未央,转身欲逃,“哼,雕虫小技!”红袍将军双腿一齐发力,一跃而起,手持先皇所赐金刀,奋力一斩,气劲霸道强硬,李管家只觉背脊发凉,暗叫不好,只得再运体内气劲,向一边跃去,堪堪躲过杀招。

  李管家刚松一口气,谁知红袍将军身影已至,退无可退,避无可避,李管家不敢轻敌,凝全身功力于右掌之上,全力挥出,红袍出掌,李管家嘴角溢出鲜血,但却浮现一丝不为人知的笑意,看似搏命之招,实为虚晃之招,李管家借力向后一跃,抽身而逃。

  “快追!快追!”其他兵卫见人已逃脱,这才反应过来,往李管家消失方向追去。李管家一路上施展轻功,终于逃到一个隐蔽巷道,可是身上内伤却再难压制,“噗”的一口鲜血,“李叔”小未央伸手要给李管家擦去嘴角鲜血,小子虽不懂人事,但却有一颗善良的心。

  李管家放下夏未央,从怀中再次掏出一片绿叶,合于掌中,口中念念有词,绿光闪过,绿叶竟凭空飘起,李管家再次抱起夏未央,“未央,我们去找你的母亲”

  元帝七百一十二年,元宵节后第二天,刑场周围站满了围观的百姓,“唉,夏家真可怜啊,三世忠臣,”“对啊,谁说不是呢,尤其是夏丞相,年轻有为,经天纬地之才啊”“唉,这世道,我们的皇上到底是怎么了”“快别说了,咳咳”老者赶紧制止边上的年轻人,不让他再说下去。

  “哈哈,哈哈哈哈,三世忠臣化尘埃,南明盛世不复还,纸醉金迷莺燕舞,百年基业烬余灰,哈哈,哈哈哈哈”只见夏丞相,仰天长笑,看着坐在高台上的皇上,“昏君!昏君啊!”监斩官令牌已下,“午时三刻已到,斩!”

  “未央,看见他们了吗“”未央的母亲,面容冰冷,指着高台上的南明皇,与他怀中的爱妃,对着夏未央说道“记住今天,你的父亲,你的族人,都是他们害死的,你要报仇,报仇,”美丽的面容,滴落了两滴心死的泪水,从今以后,不再流泪。

  侩子手大刀落下,鲜血飞溅,人头滚落,这一切又怎么是一个两岁半的小孩可以承受的,“啊!爹爹,爹爹,”母亲捂着夏未央的嘴,“记住今天的一切,都是他们给的,你要将一切还给他们”夏未央涕泗横流,使劲挣扎,但他又怎么挣脱的开。

  “啊,下雪了!”“这个时候怎么会下雪呢”“快看,红色的雪啊”天空中,飘起了红色的雪,是祭奠,是悲哀,是离别,是对英魂的赞叹,飘散了雪花,也飘散了三世的忠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