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张:The night

  张子良没办法描绘出自己此时此刻的复杂心情,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描述他们俩现在的状况的话,那就是被捉奸了!而且证据确凿无可抵赖。如果这间浴室有扇窗户什么的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往下跳。

  张子良像是条件反射似地跳出浴缸,但很不幸他脚滑了,不知道摔了几个跟头他才连滚带爬地跳进更衣室。他像个疯子似地抓起放在竹篮里的衣服,可他乱翻了几下就立马傻了,MD怎么全是张祈梦的内衣!

  事到如今张子良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抓起张祈梦的宝蓝色底衣就直接满地乱扔,他不断地翻找自己的衣服和内裤,他急得暴跳起来!他想起了以前班上传说的内衣大盗的事,夜黑风高的晚上,内衣贼小心翼翼地潜入女生宿舍,不停地翻箱倒柜寻找女孩子们刚脱下来的内衣内裤。张子良那时候一个劲儿地说这内衣贼真蠢,大把大把的好看女孩就睡在旁边呢他怎么还会想着去偷内衣啊?

  张子良现在终于能体会到人家内衣贼的心境了,人家又不是傻子谁会等女生宿舍睡满了人的时候下手的?那内衣贼无非不是想体验一把当着主人面偷东西的快感。

  “良酱你在洗澡吗?”老姐的声音再次传来,这次差不多已经在门口的位置了!

  张子良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衣服,他拼了命似地把衣服往身上套,他的动作很快,像猴子一样伶俐。

  张祈梦满脸通红地蹲在浴缸里,她觉得自己这下是完了蛋了,等下张子良的姐姐破门而入看到这幅情景她该怎么解释?她身为大小姐的节操还要不要了?

  张子良终于穿好了衣服,心说这都被我赶上了哈哈,看来是天不亡我张子良啊!可他下一秒却发现不对啊,更衣室的地板上全是张祈梦的底衣!那宝蓝色地小背心和底裤还静静地躺在地上,张子良能清楚的地看见那条裤上一只红眼小白兔正咧开嘴露出俩儿门牙对着他笑!

  “Shit!”他骂了一声,想俯下身子去捡,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浴室的门被缓缓打开,老姐哼着歌慢悠悠地走了进来,张子良觉得这次他是跳进雅鲁藏布江都洗不清了!

  在数秒的时间里,张子良想尽了所有的借口和理由,可他天生就不会撒谎,张子良怕他好说歹说可老姐就是不信。这就像一个男人和小三开房的时候被老婆逮个正着,可那男的却偏说和他在一起的小三其实是这家酒店的女服务生帮他按摩来着呢。你说他老婆会信这个二百五吗?

  “你在干嘛?”老姐低头望了望满地底衣“良酱你什么时候有偷女孩子底衣的嗜好了?”老姐笑笑。

  “哎?”张子良心说老姐你大脑什么神展开啊,这种端倪你都没看出来?

  “真是的,姐姐我的底衣明明就放在房间里的你明明都没偷过一回,你难道是喜欢这种孩子气的底衣吗?”老姐看了看那天小白兔内裤,嘲讽般地笑了笑。

  “什么孩子气啊!”张祈梦从浴缸里露出脑袋来喊道。

  “这不是孩子气是什么呀,梦梦。”老姐拿起大白兔内裤在张子良面前晃了晃,张子良毫无反应,在他眼里这底裤就是一幼儿班小盆友穿的东西,根本没什么忌讳。

  看到张子良的表情,老姐满意地微笑:“都说是孩子气吧,看人家男孩子对这玩意儿一点兴趣都没有。”

  “要你管啊!”张祈梦冲老姐吐舌头。

  “外婆打电话给我过了,你今晚就睡这里吧梦梦,爱丽丝会帮你整理出空的房间让你睡的。”老姐将底裤放到一边“晚饭做好了,你洗好了就跟良酱下来吃哦。”

  接着老姐转向张子良,她用脱下手套,用纤细的手指抚摸着张子良的脸蛋,用及爱抚的语气说:“你啊,不要着凉了知道吗?”

  “哦。”张子良连声诺诺,他早就习惯了扮演乖弟弟的角色。

  “那我先下去了。”老姐走出门,张子良这才松了口气。

  子良整理完地面,然后将一件宽松的T恤放在另一只空的篮子里,那是张子良旧衣服,这还是他初二的时候穿的呢,不过这样的尺寸对于张祈梦来说还大了不少,张子良倒是很惊讶自己竟然能翻出这么久以前的衣服来。

  张祈梦穿上张子良的T恤,这衣服比想象中的还大,又或者说张祈梦的身材比想象中还娇小,张祈梦穿着这件T恤仿佛就像随时会被这件衣服压垮了一样。

  厨房的餐厅里,爱丽丝新致勃勃地介绍着今晚的菜肴:“按照小姐的要求,今晚的菜式跟换成法式料理,主菜是牛排,其次是番茄生菜沙拉和意式甜汤,至于甜点嘛,小姐说会长胖所以就撤去了。”

  “恩恩!最喜欢爱丽丝做的菜了!”张祈梦摆弄着桌上的鱼子酱。

  “谢谢夸奖,梦梦小姐能喜欢那是我的荣幸。”爱丽丝微微欠身,露出饱满的微笑。

  “对了,梦梦,你应该是这届新生的第一名吧?我记得开学那天你还代表新同学致辞来着呢。”老姐极为随意地用刀切着沾满酱汁的牛排,那握法怎么看都像是在握手术刀。

  “不一定。”张祈梦喝了口汤,“魔力的测评我和那个英国转校生还有一个叫叶鑫的人都是B级以上的,我和那个英国人是A级,那个叶鑫似乎是B级。

  魔力测评就是指新生入学的时候学校给学生做的一种测试。那是在一个很大的教室里,里面摆着很多像CT机一样的仪器,那种仪器可以断定你的魔力等级。

  魔力等级从低到高依次分为:E,D,C,B,A,S。

  普通的学生一般都是D到C级的,当然每届学生都有那么几个天才,那些继承了家族优秀血统的孩子当中,最为脱引而出的,就可能是B级或是A级了,这两个等级已经算是很高了,每届学生中B级生年年有一两个,而A级却很少见。也只有像张祈梦这样的天才才能是A级。

  而最高等级S级那就是百年难遇的了,而现在这所学校还真有那么个S级存在,那就是老姐。S级魔力货真价实分分钟秒杀A级。

  张子良吃了一惊,张祈梦说的这两人他都认识,赛谢亚A级他还有点相信可叶鑫怎么可能是B级啊?刺猬头深藏不露啊!

  张子良是众所周知的无魔力者,他没有魔力,所以在魔力测试的时候,不管张子良怎么使劲机器上的线条都没有丝毫波动,当时检查的老师也惊呆了,干了这行15年了,还真的是头一次见到没有魔力的学生。

  “明天就是学校一年一次的校内排名赛,你觉得你能上哪个段位?”老姐问张祈梦。

  “钻石。”张祈梦脸上没有丝毫起伏,这好像就是在说我是天才我就应该拿第一。那是张祈梦从小养成的脾气,她坚信自己能比别人做得更好,因为她从小被别人称作“天才”,身为张家下任家主的她更是被旁人捧为至宝。

  “钻石?有最强王者吗?”张子良猛地想起某热门电竞游戏的排位等级制度。

  “没的,最高只到钻石。”老姐说,“不过呢,钻子分段里也是分等级的。”

  “从黄铜开始,白银,黄金,铂金,到钻石。这就是这所学校的排名等级制度,然后在这之上,钻石里还分为“Jock,Ace,King,Queen”4个等级,全钻石成员12名,“Jock”6名,“Ace”4名,Queen或King为1名。”

  张子良听得糊里糊涂,他心说这学校脑子有问题吗?有必要分得那么复杂吗?他们想想不麻烦的嘛?

  张子良觉得自己仿佛是在某个等级制度非常严格的RPG游戏里,而他现在处于这个游戏的最底层,是个被别人随便一掌就能拍死的渣渣。

  “定级赛不参加可以吗?”张子良摆出一副自己很弱自己是菜鸟的样子。

  “可以是可以啦,不过不参加可没排名哦。”老姐笑着说,她的语气很平淡,她似乎一点都不为这个不争气的弟弟而感到生气。

  “排名那种东西要他干什么。。。我不参加了。”张子良拍拍胸口,心说还好还好,不用被那帮怪物打死。

  “你是男人吧!怎么这么没骨气?”张祈梦没好气地说。

  “这跟我是男人有半毛钱关系吗?”张子良郁闷,他心说大姐啊,你一天才怎么会晓得我们这些底层民众的心声呢?可不是所有人类都像你这么牛逼哄哄而且目标远大的啊。

  “好了好了,我也不勉强你,你不参加也看没关系,不过啊。。。”老姐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今年的修学旅行你就去不了了。”

  “修学旅行?不去不去,浪费我时间,反正也不可能去什么好地方。”张子良摆摆手表示不屑一顾。

  “哦?今年可是去日本啊,而且是一个月的时间。”

  这一下老姐直接就戳通了张子良的心窝子,张子良每天做梦都想去日本玩玩,他想体验一下岛国人民每天上下班挤电车的“美好”生活。他想去看看日本电车里到底有没有摆着咸猪手的猥琐大叔。

  “日本是个不错的地方,那里有一年四季穿着超短裙对着你笑的长腿美少女,有摆放着各种手办的电器街秋叶原,当然,还有樱花,想象一下你被那粉色的浪潮吞没的场景。”老姐那极具诱惑力的声音像复读机似的一遍一遍地在张子良的脑海里回放。

  张子良似乎是动心了,可他也并不是完全丧失了理智:“不去不去,我要是参加了,估计是要变成残废再去了。”

  “一切随你啦。”老姐的表情没有丝毫的起伏,她依然冲着张子良平淡的微笑。

  就这样吃好了晚饭,张子良自己回房间去了,老姐似乎有事要出门,爱丽丝带着张祈梦来到她今晚睡的房间。那是二楼过道深处的一间卧室,那里面既干净又明亮,木质的地板上红色的毛毯额外的鲜艳,这间房间一点都不像是临时整理出来的。

  “这间房间很早以前就空在这儿了,小姐叮嘱过我每天都要打扫这个房间,都已经十年了。”爱丽丝像是知道张祈梦在想什么,于是解释说。

  “她为什么要让你每天打扫呢?这房间不是没人住的吗?”张祈梦好奇地问。

  “这个啊。。。我不能说。”爱丽丝露出一个难堪的表情。

  “切切切还搞得这么神秘。”张祈梦也没打算继续追问下去。

  “那我先下去了,您有事可以随时叫我。”

  “恩好的。”张祈梦笑着对爱丽丝说。

  “梦梦小姐笑起来真好看。”爱丽丝真诚地说。

  张祈梦的脸迅速泛红起来,她就是这样的人,你要是说她是个天才,她也许不会为之动容,但你要说她漂亮,那她就会像一个被妈妈夸奖的小女孩一样开始害羞起来。

  像她这样处于青春期的思春少女多少都有那么点爱美的心,这倒不是她真的那么在意自己的长相,我们张大小姐人长得确实美,有多少男生像狗一样在她后面追着,她也都不看一眼,她只在意把最美的一刻展现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

  如果一个女孩真的喜欢上一个人了,那她就会一直默默注视着你,她会开始关注你身边的一切。当有人说到你的时候她羞涩地脸红,当看到你和其他女孩子很亲密地在一起的时候她会吃醋。

  张祈梦就是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可她又是一个极不坦率的女孩儿。她是喜欢张子良,可她绝不会承认,就像她打死也不会承认自己喜欢像HellloKitty这种只有小孩子才喜欢的毛绒玩具一样。

  她曾经暗示过张子良很多次说我好喜欢你,我好喜欢你。可张子良是个白痴啊,你不管怎么向他挤眉弄眼地他都不知道你在表达些什么,他只会冲着你傻笑,换句话说,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

  F7酷匠{网《正v版J首kI发

  可张祈梦是真的喜欢这个笨蛋啊,在多年前的那个夜晚,赤红的火焰充斥着她的视野,无数刀刃如同雨点般向她贯穿而来,她哭喊着,祈祷着,可没有一个人肯出来救她,她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她不甘心,自己为什么要这样离开这个世界!她发出沙哑的呼喊音,那声音像是祈求又像是忏悔:“救救我,谁在救救我!”

  “没事了梦梦,有我在呢。”少年的声音是那样温柔,张祈梦停止了颤抖,在她绝望的时候,在她觉得没有人来救赎她的时候,那个从小到大和她一起玩耍的少年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袭向她们的所有利刃!

  那个时候,张祈梦发自内心地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有某个人一直在你身边陪伴着你是一件多么美好而幸福的事!

  “那您没什么事我就退下了。”爱丽丝深深地鞠了一次躬,然后走出了房间。

  门关上了,房间里只剩下张祈梦一个人,她长出一口气,猛地扑倒在床上。她慢慢地伸了个懒腰,床非常有弹性,被子也软绵绵的摸上去特舒服,熟悉的香味从上面传来,那是薰衣草的香味!

  张祈梦愣住了,她不知道爱丽丝做事这么有效率,连她喜欢薰衣草这件事都知道!

  张祈梦也没多在意,她打开手机,上面显示现在是晚上8点30分,要睡觉还早着呢,那要怎么打发时间呢?

  这时她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个念头。。。

  张子良手握手柄,他的手飞快地在不同的按键上来回跳跃,电视屏幕上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出现“DoubleKill,TribleKill,UltraKill”的字样。

  “Pentakill!”豪迈的女声响起,这次张子良拿了五杀,对面见自己三路全崩,已无翻盘局势,于是投票投降了。

  “哎。。。”张子良放下手柄,他无奈地摇摇头,心说老子都用手柄和你们玩了,你们能不能玩得再给力点啊!

  张子良是个不折不扣的日式宅男,他没有其他特长,就只会打游戏,市面上的所有网游和单机基本上他都接触过了,他玩游戏上手很快,基本上不出一个星期就能成为游戏里的大神。换句话说这是他的天赋。

  “这游戏不好玩吗?你赢了都还叹气?”身后传来女孩细腻的声音。

  “没办法和他们来太没意思了。。。”张子良挠挠头,可他立马发现不对啊,刚才谁和他在说话?

  他猛地回头,张祈梦白嫩的脸庞出现在在他眼前。

  “姑奶奶你属老鼠的吧!进来怎么没一点声音!”张子良显然是吓了一跳。

  “是你自己不注意,关我什么事!”张祈梦嘟起嘴。

  “一般人进来都会先敲门的啊我的大小姐!万一你进来的时候我在做某项生理消遣活动该怎么办?”

  “什么?生理消遣?”张祈梦听得云里来雾里去的,她睁大眼睛,露出小学妹向大师兄请教问题时的那种无害表情,张子良心说这让我该如何说起,他这大师兄总不好教坏人家小学妹啊。

  “你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吧。。。”张子良虽然嘴贱,但他自认为自己人不贱啊,教坏小学妹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他可不会做。

  “切!我还不想知道呢!”张祈梦一脸不屑,张子良心说你刚才都好奇成那样了还说自己不想知道?哥哥是怕你知道了受不了刺激会拿块豆腐一头撞死!

  这时张祈梦注意到了电脑桌旁边的一个大型书架,书架是双层结构,它的上层被塞得满满,上面全是张子良买来的游戏光碟:《刺客信条4》,《生化危机6》,《战队4》,《使命召唤10》.。。。看那架势完全数不过来,那些都是英文正版的主机光盘,那是张子良从网上淘来的,他认识一家网店的老板,那老板人很好,买光盘还送手办和海报,张子良经常光顾这家网店,于是网店老板每逢有游戏大作发布都会在第一时间寄给张子良,这叫先发货后付账。

  “书架的下层怎么锁住了?”张祈梦开始好奇地打量起书架来。

  “里面是什么?”她像张子良瞪了瞪眼。

  “我怎么知道。”张子良一脸毫不在意的样子。

  “哦~我知道了!”张祈梦一脸坏笑地盯着张子良:“里面放的是**光盘吧!”

  “纳尼!”张子良叫出声,他万万没想到一个连游戏机都不知道的女孩竟然还会知道岛国的床上爱情动作片!

  张子良吃惊地忘了说话,看到张子良这幅嘴脸,张祈梦露出放心吧我不会跟任何人讲的表情,可她显然是误会张子良,张子良一个劲儿地喊冤啊说大姐啊,饭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讲啊,我真的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你就算打死我我也不知道啊!

  张子良说得话句句属实,他确实不知道里面放的是什么,他自己也纳闷啊,可张祈梦就是不相信他,张子良心说大姐啊你长点脑子好不好?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看**还用光盘的?用电脑看既省钱又安全,鬼TM才学猥琐大叔去买五块钱一张的盗版**呢!

  见到张子良死不承认,张祈梦也没再和他计较什么,外婆和她说过没有男人是不好色的,但不好色的男人绝不是好男人。

  “这个好玩吗?”张祈梦指了指架子上的游戏光盘。

  “《生化危机》?当然好玩咯,怎么?想玩?哥哥我带你打通Hell(地狱)模式!

  夜晚很静,一轮血色的月亮高高地挂在夜空中,黑暗笼罩着整座城市。

  女孩静静地望着暗沉单调的天空,晚饭吹拂着她的亮金色长发,红色的月光散在她脸上,她的脸精致好看。

  房子周围的结界发出细微的波动,那种细小的细节可以欺骗许多魔法师的眼睛,但这却骗不了端坐在屋顶的少女。

  “谁?”一股强大的,令人窒息的能量从女孩身上爆发出来,空气发出微响,周边的树木开始剧烈摇晃,大气中的风向开始混乱,那帝王般的气息震慑着周围的一切生灵!

  “喂喂喂,别上来就使那么大劲儿,你想让我这把老骨头散架吗?”一个苍老的声音在用一种极具滑稽的语调说。

  “梅林?”女孩转过身去,一个身穿夏威夷花哨T恤的白发老头在向她招手示意,老人带着墨镜,他的脸上布满了老年人的皱纹,可是他却一点不像是快要老死的样子,相反的,他看上去棒极了,简直就像是在沙滩上偷看少女裸体的猥琐大叔。

  “你是怎么猜出来是我的?老人笑了笑。

  “能够承受我全力的魔力波动而没有受一点影响的人,在这个世界上貌似不多啊。”女孩平淡地说。

  “呵呵,别拿那种看怪物的眼神看我,不要忘了你自己也是怪物。”梅林一脸戏谑,可从他身上爆发出的力量却和少女的不相上下。

  “圣杯貌似出现了,在你宝贵的弟弟面前。”

  “是Ame。。。”少女轻声说。

  “是啊,都10年了,竟然和兰斯洛特那家伙说得一样,圣杯终会再次降临在流着王之血的少年面前。”

  “SPM(七原罪)那里有什么动静?”

  “luxuria(**)已经来到中国了,他还带着王的宝剑一起呢。”

  “是故意的吧?”少女轻笑出声。

  “谁知道呢?”老人耸耸肩“王的觉醒无人能够阻止,兰斯洛特应该很明白这一点的吧?”梅林的语气里透露出一丝嘲讽。

  “是否成王,全凭他自己的意识。”少女再次望向天空,“不管他做出怎样的选择,我都会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

  这次梅林没有再回答什么,他抬起头望向那无尽的黑暗,许久许久,他终于再次开口了:“王,究竟为何物?”(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