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喂!良!醒醒!”张子良被张祈梦用极为粗鲁的方式叫醒,他感觉到自己的左半边脸肿肿的,摸上去火辣辣的疼,显然张祈梦为了叫醒他用足了力气。

  “我这是怎么了?”张子良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

  “你刚才昏过去了啊,还好本小姐在你身边,把你抬到这里,要不然你现在还躺在大街上被雨淋着呢!”张祈梦撇了撇嘴心想看你这次怎么报答我。

  “真的下雨了?那个美女蛇呢?”张子良站了起来,他回想起自己刚才被一个不知名的少女袭击了,但他现在仍然完好无损的,一点异样都没有,他心想该不会这条美女蛇只吃帅哥而不吃像他这种男屌丝吧。

  “什么美女蛇?”张祈梦一脸诧异地望着他,“你不会是在做梦吧?”

  “做梦?”张子良心说这样都是梦那老子岂不是刚才就能随心所欲地控制梦境让那个美女蛇脱光光了吗?

  “别说傻话了,快帮我想想办法吧,我回不去了啊!”张祈梦埋怨起来。她现在的心情真是糟糕透了,她是张家下任家主的候选人,如果她哪天没回家,那她外婆还不把全中国所有城市掀翻了刨着地地找她吗?

  “要么你今天到我家去住?”

  “唉?可。。。可以吗?住你家?”张祈梦的心跳不知怎的突然加快起来,少年的邀请显然让她不知所措,她可从来没在男生家里留宿过啊!

  “可以的吧,反正房间有空着的,只要整理一下住一晚上应该没问题,老姐那边就更不用担心了,她又不是不认识你。”

  “既既然你都这么求。。求我了,我也不是不可以考虑一下的。”张祈梦摆出一副自己很为难的样子可她心里却开心的要命,能和张子良住同一屋檐下,对她来说这简直就是在做梦。

  这也许是个机会也说不定呢!张祈梦在心里暗暗地说,外婆教过她,攻略一个男人是要讲究方法的,方法不当,也许这个男人你要攻略一辈子,但要是方法得当的话,那也许只要一个晚上就能万事OK了。只要晚上和他发生点什么,生米做成熟饭,第二天就可以直接去领证了。

  “对了,给外婆打个电话吧,不然要她要着急了。”

  “哦。”张祈梦应了一声,从口袋里拿出她的Ipone5s,这次张子良才看清楚原来张祈梦的5S上套着一个海绵宝宝的手机壳,在那屎黄屎黄的手机壳上我们的海绵宝宝卖萌地露出他那两个人工镶嵌的巨大门牙,张子良总觉得这块会说话的海绵真的很傻,但很多女孩子都喜欢他,喜欢他的门牙,试问人世间何为萌物,前提是你要有对大大的钢牙。

  不过张子良也没资格嘲笑她,他作为死宅手机壳当然不可能有多文艺,他的手机壳是进击的巨人,上面我们的纯爷们三笠正霸气地露出她那六块腹肌,她旁边的小天使艾伦正冲着一米六傻笑,一副你要是想娶我我一定嫁给你的表情。

  电话通了,张祈梦简单地叙述了自己现在的状况,她基本上没怎么说话,都是听着电话那头说的,而且她脸上的表情很复杂,硬要形容的话就好比一个人一边哭一边在和你说笑话,张子良以为外婆不同意了还是咋的,可电话的那头,一个苍老又和蔼的声音这样对张祈梦说到:“祝你成功我好早点抱曾孙子!”

  打完电话,他们两个人开始朝张子良家的方向走去,一路上两个人都沉默不语,那是当然的啦,张子良现在有种带着女朋友偷偷回家过夜的感觉,而且家里还是有家长的。

  雨早就停了,他们两个慢悠悠地走着,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终于来到一座欧式风格的建筑面前,那栋房子很大,房子被一个小小的花园包围着。

  张祈梦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她小时候经常过来找张子良玩,她依稀记得张子良的妈妈对她特别温柔,就像一个大姐姐一样,根本没有那种隔壁家啰嗦阿姨的正经形象。可以说张子良的妈妈和老姐的性格很像。

  张子良推开厚实的铁门,铁门上刻着两只惟妙惟肖的狮子,一只狮子高高地翘起自己的脑袋仿佛像是高傲的帝王,而另一只却十分懒惰地躺在地上,露出一副与世无争你爱咋地咋地的表情。

  铁门是没有上锁的,因为根本就用不着上锁,只要没有主人的允许任何人都是进不来的,除非是强行把铁门炸开。不过就算这样也没多大用处,因为整座房子的周围都布满了结界,不要说是人了,就连苍蝇也飞不进来。

  那都是老姐设置的防御措施,张子良总是认为老姐根本没必要做到这般地步,普通设一两个结界就搞定了,因为老姐的术式不是一般人能破解的了的。可老姐却一本正经地说那是必须的,因为你可是我的宝贵弟弟啊!

  张祈梦跟着张子良走进院子,院子里有两颗樱花树,这个时节正是樱花盛开的时候,粉色的花瓣不断从树上飘落下来,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甜蜜的花香。这让张祈梦回想起上次来到这里的时候,樱花树也像这样盛开着,但不同的是,那时候是冬季,粉色的花潮上积着厚厚的白雪。张祈梦知道那是因为结界的缘故,魔法可以让这几棵樱花树一年四季都开满樱花。

  P更1新\最Ee快H上¤酷匠=网k)

  张子良熟练地打开房门,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这是示意张祈梦先进去。张祈梦也不客气,虽然三年没来过了这里了,但她对这里的了解完全不亚于自己家。

  脱下鞋走进屋里,房间的灯哗哗地全亮了。

  “欢迎回来,少爷。”玄关上,一名穿着女仆装的少女正俯下身向张子良问好。那是张子良家的人造使魔,叫爱丽丝。

  “嗯,我回来了。”张子良冲爱丽丝笑了笑。

  “是爱丽丝啊,好久不见。”张祈梦向爱丽丝打招呼,因为爱丽丝在张子良爸妈还在的时候就已经在这个家里工作了,所以张祈梦和她很熟,她记得小时候爱丽丝比她高一个头,可现在张祈梦却和她差不多高了,因为人造使魔是不会成长和变老的。

  “梦梦小姐!!”爱丽丝像是才发现张子良旁边多了么个人,而且还是有3年不见的张祈梦。她立刻弯下腰鞠躬说:“欢迎光临梦梦小姐!”

  “别搞得那么正式嘛,和已经一样叫我梦梦就可以了。”张祈梦走上去一把抱住了爱丽丝,张子良挤在旁边完全像是个打酱油的,他瞅了瞅身边相拥的两个女孩心说这难道是要百合的节奏?”

  “你们继续,我有要事就不当电灯泡了。”张子良冲她们笑了笑,然后猥琐地穿过张祈梦和爱丽丝,走进大厅。

  张子良随手把包扔到绿色的沙发上,接着他来到一台超大尺寸的液晶电视前,电视前面的沙发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游戏机:PS4,XBOXONE,3DS,PSV,WII。。。基本上市面上有卖的游戏机这里都有那么一台。

  那是张子良的收藏品们,也可以说成是玩具,这些玩具都是从日本或是美国进口的,正宗行货如假包换。张子良是个不折不扣的游戏宅,因为他每天除了玩游戏就真的想不出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消遣的了,他从来没和女孩子出去玩过,因为没有哪个女孩会邀请他,男生们就更不用说了,出去也是去上网吧,去多了也就没意思了。

  “哇,这些都是什么?”身后传来夸张的感叹声,张子良回过头才发现张祈梦在他身后对着他的宝贝游戏机们指指点点,好像是在看某种奇葩的尤物。张子良心想这货该不会连游戏机都不知道的吧?

  “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张子良问。

  “是什么?”张祈梦天真有无邪地回答说。

  “What!”张子良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快要被这个所谓的亲梅竹马颠覆了,这个三无天然呆少女究竟是生活在哪个时代啊,她难道和山顶洞人生活在一起的吗?

  “对了,能洗澡吗?我淋了一身雨,现在身上难受死了!我要是生病了,你可要负责任的啊!”张祈梦一边梳理着湿湿的头发一边抱怨到。

  “对哦,那快叫爱丽丝帮你放热水啊,爱丽丝呢?”

  “去厨房做晚饭了。”

  “那我去吧。”张子良说着便起身向楼梯走去,浴室是二楼的左拐第一个房间,那里分为两部分,更衣室和浴室,更衣室的面积不大,满打满算刚好能容下两个人,如果是三个人的话就显得非常拥挤了。相反的浴室的面积是更衣室的两倍,浴室里的墙壁和地上都铺满了白色的瓷砖。

  张祈梦坐在沙发上硬是等了十几分钟,可仍不见张子良出来叫她,她有点耐不住性子了,要知道她在张家祖宅里可是饭来张口衣来张手的千金大小姐,整个祖宅上上下下几十个使魔都是她的仆人,她可从没想过洗个澡会这么难。

  “那家伙在干什么,慢死了!”张祈梦终于忍不住了,她大步走上楼梯,来到左拐第一个房间,她刚想要破口对着张子良大声抱怨,可就在她看到张子良样子的那一霎那,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浴室里,张子良混身湿透了站在浴缸旁边,显然给浴缸放满热水这样的小事他干得并不轻松,他的头发沾着水显得乱糟糟的,他本来就长得很二了,现在这样子,就好像头上顶着个鸟窝,他这样子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二百五!

  “抱歉,我还是第一次弄这个东西,以前都是爱丽丝弄的,我也没想到会这么难啊。。。。”张子良绕绕了乱糟糟的头发。

  张祈梦静静地注视着眼前的少年,不知怎的她的鼻子被一股酸酸的麻木感所支配,她强忍着这股酸楚,放下了大小姐的架子,用极细小的只有自己能听得见的声音说:“笨蛋。。。”

  这个少年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是这样,他那么温柔那么体贴,对别人总是那么好。张祈梦又不是傻子,她当然知道淋着雨的不只是她一个,她只是想向三年没有谈话的少年撒撒娇罢了,可她这次才知道自己的任性是有多么无理取闹。

  “脱掉!”张祈梦平静地说。

  “哈?”张子良心里仿佛有十万匹草泥马在奔腾,“脱?脱什么?”

  “快点啊!脱衣服!衣服!”张祈梦用愤怒的,略带有丝丝鼻音的声音对张子良喊到,她自己也知道刚才她说的话是有多变态,可她现在顾不了那么多啊!她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她在生自己的气!大小姐生气起来就只能任性!

  张子良硬直直地愣在原地,他完全搞不懂现在是个神马状况!如果有个和你关系还好的女孩到你家里开口就是让你脱衣服换做是你你会这么做?

  张子良知道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他也不想开玩笑。可他知道张祈梦的脾气,她绝对不是那种会说出那样的话的女孩。

  张子良听出了她的哭腔,他最看不得的就是女孩子的眼泪,在他还小的时候,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每天晚上总是重复做着同一个奇怪的梦。在梦里,他总能看见一个小女孩远去的背影,他能清楚地看见女孩脸颊上的两道泪痕,还有那双哭肿的眼睛。张子良多次试图想要叫住她,可每次张子良都发不出任何声音,他只能默默地看着女孩一步步消失在延绵不尽的火焰中,每当这个时候,他总能感觉有一股浩荡的悲伤仿佛要把他整个吞没。

  如果一个女孩带着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请求你做某样事,做为一个男生,你又有什么权力去拒绝呢?

  张子良不闹腾了,他转过身,利落的把身上那件早就湿透了的衣服脱下,一副硬朗的身板出现在张祈梦的视野里,废材少年还是有那么点肌肉的。

  “恁在那干嘛,继续啊!裤子裤子!”

  张子良和他的小伙伴都惊呆了!这该死的显然是出乎了他的预料了,张祈梦竟然是让他全身脱光光!

  张子良傻站在那儿半天,完全不敢下手,这也不怪他啊,他不是那么开放的人,要让他干脆利落地在一个女孩子的面前脱光是不可能的。要换做是叶鑫的话也许会也说不定!

  “怎么?还要我帮帮你?”

  “大姐饶命!小的自己来就是了,不麻烦您老人家动手。”说着,张子良畏畏缩缩地脱掉校裤,接着一条十分花哨的内裤显露了出来,那是他网上淘来的,黄的绿的各种颜色混搭,张子良觉得这种内裤超有个性的。

  “扑!”身后传来笑声。

  “不要笑啊,有什么好笑的!懂什么叫艺术嘛!没看出来这内裤还是法国油画风格的嘛!”张子良为自己平反到。

  “白痴!”张祈梦愉快地转过身,背对着张子良说:“把那傻乎乎的内裤也脱了然后进浴缸。”

  “肿么就傻乎乎了?这叫男人的风情你一个小女子懂个毛线啊!”张子良依然不依不饶,他就这种人,你可以侮辱他的人格,他只会对你傻笑,因为他脸皮够厚,可是你要是污蔑起他的内裤来,他就和你急了。

  张祈梦也不再和他多解释什么,一脚把他踢进浴缸里。

  张子良还没反应过来就连喝了好几口水,他正想破口大骂,只听见张祈梦冲他喊到:“别转过来!不准偷看!否则我瞎了你的狗眼!”

  这句话放得够狠,张子良立马怂了,马上在浴缸里原地翻了一个180度的身,接着,他听见身后传来悉悉萃萃的脱衣服声。

  “别转过来!”张祈梦**着身子背对着张子良在浴缸的另一头缓缓坐下,这时候浴缸显得小极了,她和张子良完全是背贴着背的,张祈梦感受着从那宽大的后背传来的温度,开口说:“你啊,总是替别人着想,怪不得学校里人人都说你是笨蛋呢!”

  “那没办法啊!谁叫我就是个天生的笨蛋呢。。。”张子良想都没想地回答到,他现在脑子里完全接近于一片空白,他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和女孩子一起入浴,他不知道要不要算上小时候和老姐的那几次,反正,是个男人遇到这种情况没个能冷静得下来的。

  “笨蛋虽然笨了点吧,但是我呢。。。。”张祈梦顿了顿“也挺喜欢笨蛋的,每天什么事也不用想,整天傻傻的也不错啊。”张祈梦的语气里夹杂着憧憬和另一种别的感情,张祈梦是在暗示张子良啊,这就是在拐着弯儿的说我喜欢的就是你。张祈梦希望张子良能听懂,然后给她一个拥抱或是一个吻什么的,可如果他听懂了,那他还叫张子良吗?

  “哈?什么意思?你是说你喜欢笨蛋还是说你想当笨蛋?”

  “笨啊你!”张祈梦无语了,她怎么会傻到跟一个笨蛋绕着弯子表白呢!她现在真想一拳干翻这份混蛋!

  “我可爱的弟弟,我回来了!”门外传来老姐的呼喊声。

  张子良的后背一阵发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