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TheRain

  后来发生的事连张祈梦自己也记不清楚了,她只知道她和张子良最后得救了,可自从那次事件以后,张子良就搬出了本家,张祈梦一直以为那都是她的错,所以她对张子良感到十分愧疚。

  “你在本家过得怎么样?”张子良问道。

  “很好啊,外婆对我很好,就是稍微严格了点呢。”

  张子良心里冷笑一声,原本应该是他接受本家的严格训练,可张祈梦却代替了无能的他承当下了所有责任,他并不是埋怨张祈梦夺走了自己本家之主候选人的位置,他反倒是很感谢张祈梦,张子良喜欢他现在过的生活,他只想做个普通人,他并不想成为什么魔法师或是巫师,他对这些根本不感兴趣。

  “那个,梦梦你。。。”张子良还没把话说完便发现张祈梦的脸如火烧一样迅速泛红起来,他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叫了张祈梦的小名,MD都高中生了啊还叫人家小名多不好意思啊!

  他有点难为情起来:“对不起啊,情不自禁就。。。。”

  谁知道下一秒张祈梦猛地把脸凑了上来,大声地说:“没。。没关系啦!不不过,我还是生气了的哦,我生气起来后果很严重的。。。作为惩罚,我以后可一直叫你小名了啊!”这次她脸更红了。

  张子良吓了一大跳,他从未和一个女孩子有过这么近的接触,除了老姐。。。但老姐不同啊,老姐是疯子可张祈梦不是啊!

  }N最新9章节上酷、匠网

  “YesOrNo?”张祈梦把脸凑得更近了,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直盯着张子良看,丝毫不放松,张子良甚至闻到了她身上谈谈的香味,那是一种薰衣草的味道,很好闻。张子良记得张祈梦小时候老爱做噩梦,有一天他把几株薰衣草插在张祈梦床边的花瓶里,从此张祈梦就没做过噩梦了,到现在,张祈梦的床边依然每时每刻摆着几株薰衣草。

  张子良不支声,心说哪有你这么威胁人的?但他心里也不得不服,外婆教导出来的娃娃个个都这样的吗?老姐是这样,连张祈梦也这样,完全不给对方留一点谈判的机会啊!张子良忽然想到外婆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更加不得了的女性吧。

  “好吧。。。”张子良没辙啊,只能答应了。

  “可不是我逼你的哦,这是惩罚,我是没办法才这么做的哦你知道的吧?”大小姐喋喋不休地说。

  “知道了知道了,张。。。。”一股强大的能量从张祈梦身体里爆发出来,张子良立马露出了个十二分精神的微笑,改口说:“梦梦小姐?”

  “这还差不多。”张祈梦满意的点来点头,她站起身,抬头眺望远处的风景,天色早就暗下来了,寂静的黑色笼罩着整个世界。

  “回家吧。”

  “嗯,时候不早了呢。”张子良望了望手上的表,但随后他的额头上便遍满了密密麻麻的冷汗,“我去!”他骂到,现在已经7点了!

  “梦梦,你应该是要去时空间站的吧?”张子良露出了个极为复杂的表情。

  所谓的“时空间站“指的是用魔法构建的空间虫洞,它们把各地的空间都连接在了一起,这样出远门也会变得十分的便利,你只要拿着身份证或是市民卡一刷就能去你想去的任何一个城市,但时空间站也是有营业时间的,一般晚上7点就停止营业了,7点后开放的都是些紧急通道,那些都是供警局或是医院使用的专用通道。

  “是啊怎么了?“

  “那个梦梦小姐,你成功的错过了时空间战的营业时间,请问您还有别的办法回家吗?”张子良刻意模仿电话里那种机械化的声音,他就是这种人,事情越是严重他就越是会开玩笑。

  张子良知道张祈梦住在本家的祖宅里,那是一栋十分古老的建筑了,据张子良的外婆说,本家的祖宅起码有1千多年的历史!张子良当时就说你蒙我吧,1千多年的房子到现在还能住人?给猪住都不行啊!可外婆却一脸严肃却又带了那么点骄傲地告诉他,说我们张家在古代炼金术的领域上可是登峰造极,没人能够超越的了!而这座祖宅就是张家炼金技术下的完美产物,就算再过一千年都还能用!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张家祖宅是在杭州余杭区的一个小镇上的啊,可这里是北京啊,北京距离杭州有1589公里啊!就算张祈梦会飞那也要飞个5,6个小时啊!

  “梦梦小姐你确定你还能回家的吗?“

  “什么意思啊?”张祈梦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她下意识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那是一台崭新的Iphne5S,她输入密码,屏幕上大大的几个字差点没让她拿块豆腐活生生撞死在上面!

  “啊啊啊啊啊啊啊!”双重惨叫声响起,张祈梦丰一般地捶打着张子良的脑袋,“都是你的错啊!怎么办啊回不去了啊!”

  张子良跪在地上摆出一副求饶的手势,心说关我毛事啊又不是我让你陪我来着的,大小姐还真是不讲道理!

  “滴答!”雨水滚落在张子良的头上,张子良浑身一颤,下一秒,一股浩荡的悲意从他的内心深处喷涌而出,雨越下越大,无数的雨水无情地打在他的脸上。他仿佛想起了什么,但他又说不出,他想起了一张模糊的脸,娇小而又润滑,那无疑是一张小女孩的脸,张子良不知道那个小女孩是谁,他也许根本没见过这个孩子,可他此时此刻为什么会感觉到这么难过呢?

  “良。。。”一个声音在雨声里回荡,那声音仿佛是在召唤着他。那是张子良的小名,家里的人都这么叫他,但那其实与“良”的发音是不同的,应该是读第4声音节,硬要读的话应该是读作“亮”,那是罗马音。

  “良。。。”那个声音再次回绕在耳畔,张子良觉得这声音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是一个甜美的女孩子的声音,他努力地试着从脑海中寻找声音的主人,可是没过多久他便放弃了,因为他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是在什么时候听到过这个声音的了。

  张子良突然发现身旁的张祈梦不闹腾了,他原本以为那是张祈梦打自己打累了,可他这时才发现原来一直在他旁边的张祈梦竟然不见了!他的周围是死一般寂静的黑暗!没有任何灯光!没有任何声音!他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魔法!只有魔法才能做到这般地步!

  张子良聚精会神地注视着周围,他似乎只能看清楚自己的身体。周围太安静了,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唯一有的,只是张子良的呼吸声。可静下心来听了后张子良才发现,竟然还有另一个呼吸声!这个空间里除他之外还有另一个人!

  雨水浸湿了他身上的衣服,他感到后背发凉,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怖支配着他的心灵,但他这时却笑了起来,张子良就是这种人,他越是害怕他就越想笑,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缓解心里的压力。他平静下来努力地开始思考。

  他想起了老师上课的时候和他们说过,魔法的术式中,有两种术式可以改变周围的环境,一种是幻术,还有种叫做“固有结界”。

  张子良不知道现在的他是陷入了哪一种术式里,但老师确实是教过怎么去破解这两种术式的,不过张子良怎么想也白搭,因为那时候他在睡觉,他还记得他那时做梦梦见自己和初音未来一起去吃饭顺便做了某项成人运动。

  “良。。。”甜美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张子良猛地转过头,但他立马后悔起来,他上初中的时候学过一篇鲁迅的文章叫做《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迅哥儿在里面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一种叫做美女蛇的生物,她们专门靠甜美的声音迷糊意志不坚定的男人,然后等他们转头的时候一口把他们吃掉。

  现在这情况怎么和迅爷在文章里描述的有点相似?

  可是后悔也没用了,一张美丽的脸庞出现在张子良的面前,张子良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女孩,如果硬要拿个词进行比喻的话,那就是“天使”!女孩美得如同天使一样!

  张子良看着这个如花一般的少女,心说完了,还真是美女蛇!而且漂亮的蹄踏糊涂!

  少女缓缓地朝张子良靠近,那张脸也越来越清晰,少女有着一头森黑色的微微拉卷的短发,她的瞳孔竟然是暗红色的!而且那眼神中仿佛带有一丝丝公主的般高傲。

  张子良认为自己死定了,心说死之前能看到这么好看的女孩还挺值得的,可他却听见一个声音在他的内心深处肆无忌惮地嘲讽:“切,你也就这点出息,想要的话,让她成为你的女人就可以了,只要你愿意,随时都可以!”那声音从嘲笑慢慢转变为怒吼,那句狂妄嚣张的话语里充满了威严,那如同帝王般的语气无疑不是在强调:“我原本就该拥有这所以的一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