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废物还敢来啊!真是不知廉耻!”

  “曾经有着好的天赋,不踏实修炼,现在,哈哈,不还是一个废物!”

  “我们西山灵院的脸啊,全都被这废物丢尽了!”

  “……”

  而那个被骂的少年则站在灵院中央,向那些骂他的人一个个瞪了回去,被瞪的人怏怏闭上了自己的嘴,少年即使灵脉尽碎,但是也打通了三道人脉的人啊!

  “哼,一个三条筋脉的小子,也敢如此嚣张!”随着声音望去,一名躺在树上的少年冷冷道。

  “原来是孙师兄啊,又突破了吧,要不怎么这么狂!失敬失敬!”少年不屑的说。

  “学弟,尊重学长啊,否则是要付出代价的……”话未终了几道寒芒就向场中少年爆射而去,少年一跃,躲过这些寒芒:“别逼人太甚了!”说着气势陡然爆发,带着三道人脉的威压,让场中学员们,有点承受不住。

  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这时导师黑鹰来了,一股强大的威压向场中少年压去,刚刚触碰到少年的身体,少年即刻倒射而出,一位穿着白袍的导师接住少年:“黑鹰,在我的地方教训我的学生,还轮不到你吧!”一股同样的威压,冲击而去。这是少年的导师,白鹰。

  “住手!”一位老者踏空而来。

  “院长!”这位看起来相貌平平的老人是西山灵院的院长,西屿!

  “怎么回事?”老人虽然知道了一切,但还是问了出来。

  “没事,学员之间的小打小闹。”白鹰笑眯眯的对院长说。

  “没事就散了吧,冥乐随我来一趟。”院长也不想管了,就不了了之了。

  “是!”场中的少年,就是被院长称为冥乐的少年随着院长而去,却时不时回头看那个挑衅他的少年,孙羽!

  “有什么要说的就快说吧。”院长看着少年的摸样,显然是猜出了什么。

  “多谢院长成全。”冥乐向院长抱拳谢过后向着孙羽大喊:“我,皇甫冥乐,不是靠着家中势力吃饭的人,我也不是废物,孙羽,你会为你今天的话,而付出代价,三月后的院赛,你等着我挑战你!”

  孙羽也不是什么优柔寡断之辈,当即回道:“我们之间不只是挑战了,我们签生死状,孙域与你皇甫家本就不和,我们之间的恩怨也该算算了,三月后院赛,我等你!”

  “咳!该走了!”院长也不淡定了,在这么谈下去说不定,现在就能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