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馨感觉就好像在听鬼故事一样,平复了一下心情陈文馨淡淡的说:“这些都是梦,梦都是假的。不用去想。”

  我点点头,其实我还是很想不通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这个梦很逼真,我确实吓到了。陈文馨微微一笑:“感觉起床吧,吃完早餐还要去上班呢。”我就说好吧。洗漱完之后我穿好衣

  服到楼下准备吃饭。陈文馨已经准备好了稀饭和一些小菜。

  我慢慢走下楼,看着还在忙来忙去的陈文馨,我就一起帮忙拿碗盛饭。吃饭的时候陈文馨说:“你觉得上班怎么样?”

  我吃了口饭说:“不喜欢那个欧阳健健,真的挺贱的。工作还好吧,就是有点单调,觉得有点无聊。你呢,你觉得怎么样?”

  陈文馨说:“还好吧,就是有些策划案想的挺头疼的。唉,其实我还感觉学校的生活简单多了,每天只要听老师讲讲课,放学了出去玩玩啦,日子过的挺简单。”

  我笑了笑说:“习惯了就好了不是吗。人生嘛,总有那么多的事情是想不到的,总有那么多意外会发生,也许明天我突然就变成了一个公司的CEO,也许明天我突然一无所有。但人活着不

  就图个开心嘛!”

  陈文馨看了我一眼说:“你哪学来的,这大道理都被你说出来了。”咳咳,我说‘不要拆穿我嘛,看电视剧看来的啦。好啦快点吃完上班去呗。’到了公司我第一个看见的就是欧阳健健,看着他我就不爽。很显然他看我也很不爽。欧阳健健招呼也不打的就走了,我也乐意懒得跟他打招呼。

  过了一会主管找到我对我说,你一会到办公室来一趟。我很疑惑找我干嘛?我走进了主管的办公室。主管坐在椅子上说:“胡斐啊,你是大小姐,应该说是总裁亲口叫你来上班的,

  那你就应该认真一点,你自己看看你昨天做得帐,离谱的不像话啊。”

  我很奇怪,我昨天的帐应该没问题啊,我接过来一看我当时就怒了,因为这肯定被改动过,不用看肯定是欧阳健健。我就说:“这不是我昨天做的,肯定被人改过。”

  主管说:“谁会去改,算了,这个问题就不说了,总裁对你的期望很高,希望你好好干。没什么事就出去工作吧。”

  我满腔的憋屈都不知道怎么发泄,妈蛋的这小子别等老子有机会了,迟早弄死你,靠。

  到了午饭的时间,陈文馨很准时的把饭带过来,宏亮最积极又是帮忙又是倒水的。宏亮问怎么今天可可没来。陈文馨把饭菜都拿出来之后说:“可可回美国了,对了胡斐,可可说你爸

  妈想你了,让你在QQ上跟他们视频聊天。一会我把可可的QQ给你。”

  我看着陈文馨说:“可是你知道情况的啊,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陈文馨握住我的手:“别担心,我会教你怎么说的。”然而宏亮这时候只有一个想法,傅可可的Q是多少。

  吃饭的时候我跟陈文馨说了账单被改的事情,我说肯定是欧阳健健做的。陈文馨说:“没有证据就算你知道也没什么用,就当他是个空气除了工作必要,不跟他接触就好了。我们现在要

  做的就是做好工作!”我说,放心我不会冲动的。陈文馨心想,你以前可冲动了。

  今天上班总算还是没什么麻烦,除了让我下班后把卫生打扫一下之外!

  下班后我跟陈文馨一起准备回去,宏亮打了招呼后就走了。我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我拿出手机看了看是王帅打来的,我在想王帅打电话给我干嘛。‘喂,胡哥现在有时间吗?’“嗯,我和陈文馨刚下班,有什么事吗?”‘既然有时间那就来一趟琳琅吧,有些事情要谈谈。’我挂断电话后,跟陈文馨说了下王帅找我的事情,我问陈文馨琳琅在哪里?陈文馨说一起去吧。坐在出租车上,陈文馨跟我说了我以前当过琳琅的十天股东的事情。我想应该这次过

  去跟这个是有关系的吧!反正现在怎么想也想不出来,到了地方自然就知道了,何必想这么多呢。

  很快我和陈文馨就到了琳琅的门口,原来琳琅是个酒吧啊!王帅看到我和陈文馨立马跑过来:“胡哥,胡嫂。”

  到了酒吧里面的时候,有一桌上有六七个人,经过刚刚王帅说的,我知道今天要谈的内容跟学校有关系。酒桌上的人看到我过来了,等我坐下之后我就先说了,以前的事情我都不记得

  了,我前段时间失忆了。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直接说吧。

  雷虎站起来说:“你失忆了?怎么回事?”王菲菲接着说:“难怪这么久没见你来琳琅了,原来不记得了。”

  ‘酷匠h;网P首◇发W、

  一个肩膀上纹着一只蝎子的身材很魁梧的人说:“那就开门见山吧,我们高三的人到下学期就不在了,校长觉得你这股潜力不错,能管理好学校的势力,但是听校长说,已经有个很有权

  势让你休学一年,也就是说等你回到学校上学要等到高三。”说着男子看向了王帅然后接着说:“你身边的这个小兄弟,听说是跟你最好的兄弟,也是很有能力的人,但是我们也了解

  过你的兄弟们都很忠于你,别人替代不了,不过你不在的时间里可以先让这个小兄弟替你管理好学校的秩序。”

  我听的一愣一愣的,怎么我以前还是个混子?陈文馨怎么没提过呢,虽然从之前王帅带人帮我的那几次我就猜到了些许,但是还是没想的这么多,原来我以前还挺流弊?不过我感觉不怎

  么喜欢这样。我皱了下眉头:“这么乱!”男子说:“学校就是个小型的社会,我们的学校就相当于一个帮派,帮派之中肯定会有敌对帮派安排进来的卧底,以前我们刚知道这个消

  息的时候说实话也很惊讶。”

  王菲菲接着男子的话说:“别看学校里每个年段都有老大,其实话语人只有一个,只是在我们这一届的那个话语人最终被查出来是别的学校安排进来的。所以被开除了。”

  陈文馨显然不喜欢这些谈话,雷虎安排了包厢,让陈文馨到包厢里休息。王帅一听学校原来这么麻烦就说:“那我们能得到什么好处?要知道以前我们之所以在学校混是因为不让别人欺

  负。”雷虎抽了口烟对着王帅说:“王帅,你不知道如果你们不这么做一样会被欺负,当然不是我们学校的人欺负,这个高中的水‘很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凌舞说:

这几天烦的有点短路了,麻烦事一堆接一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