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问终于反应了过来,愤怒的咆哮了一声,挥起那对金刚臂晃了晃,冲了过来,一脚直接往我肚子上踹。这种老掉牙的招式也想对付哥,我会告诉你这一脚是踢不中我的吗?我整个人一弯,把肚子收到后面双手迅速伸出准备抓住他的脚,哪知道这二货居然在我抓住他脚的瞬间用力往后一扯,我被巨力一拉自己把肚子送到他脚上,莫问顺势在次一用力。

  直接让我坐上了火箭,飞了出去。砰的一声响我到站下机了。不过好在没有吐血,没吐血就表示还没内伤,但是身上的疼痛真心不言而喻。还没等我站起来这货居然就一脚踩在我大腿上,嗷呜!啪一巴掌又对着我的脸来了个亲密接触。瞬间懵圈的感觉我算是体会到了。突然我感觉到貌似又有一只脚参加了蹂躏我的行列不用看肯定是莫潭。

  ‘外围’王菲菲说:“不会把胡斐给打挂了吧?”雷虎就说放心我见过胡斐打架,应该不会这么逊的吧!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倒下,我用双手护住头,眼睛透过缝隙看清楚外面。就是现在,我把所有的力气集中在右脚上,猛地一脚踹在莫问的右膝盖上。莫问直接趴倒在地,莫潭也顾不上打我立马跑去扶起莫问。趁着这个空档我马上起身调整一下状态,这一脚应该是踢中了莫问的关节处,导致莫问现在痛的不得了。莫潭放下莫问,吼叫一声继续朝我冲来。

  凭借我大脑惊人的计算,身体敏锐的反应,我最终还是成功的被他打到了这一拳。但是我也在这瞬间抬起我的右脚一个侧身踢,踢中他脑门。我趁势而上一个肘击攻击他的腹部。现在莫问还没调整过来,只有在莫问调整过来之前,先把莫潭搞定,我才有胜利的可能。

  我这一下肘击实实在在的打在了莫潭的腹部,莫潭忍着痛身体弯下双手直接抱住我的腰,我想他肯定是要凭借力气把我举起丢出去。我想起之前看电视WWE的时候有个人就被这么举起,但是被举到一半的时候,他头朝下,双手抓住那人的双脚,而自己的双脚则用力往上,夹住那人的脖颈,用力往下,直接把那人反摔在地。

  不管能不能成功司马当活马医吧!在我被倒着抬起的时候我按照设想的步骤照做,双手抓着他的脚。双脚迅速夹住他的脖颈,用力往下使劲,成功的把莫潭摔翻在地,但是由于用力过猛,再加上没有莫潭抓着了我也摔趴在地上,但是明显莫潭摔得要比我狠,我眼睛一瞄,不好莫问站起来了。趁现在赶紧解决掉莫潭。

  我也不知道我哪来的力气,反正我迅速的站了起来,冲过去,对着地上的莫潭胸部一脚踩下去。在对着他的膝盖部位猛跺几脚。现场都能听到莫潭那惨不忍睹的嚎叫声。莫问,忽然猛地一撞直接就把我撞飞出去,直接装在一块大石上。噗!一口血吐了出来,妈蛋的这下内伤了。看来要对不起陈文馨了,做不到我许下的承诺了。

  我感觉头有点晕,眼皮有点沉,我真的已经尽力了。脑海中却出现一个身影‘你真的尽力了吗?你不是说过你做混子就是为了保护我,保护我们都不受伤害吗?你不是经过了特训的吗?你就是这样保护我的吗?’不,不应该是这样的,如果只是两个人就让我失败,那以后万一哪天有一群人欺负陈文馨,我怎么能保护她?这一战除了荣耀也是证明我自己的时候,我不能就这么倒下。

  也许爱也是一种动力,我发现自己貌似还有力气,我摇摇晃晃的站来起来,满身带血,通红的眼睛,让人第一视觉感觉就像地狱来的恶魔。我看着眼前模模糊糊的人影,莫问张着嘴抱着一脸痛苦的莫潭不知道在说什么,因为我听不清楚。我只有一个念想那就是我要赢。

  我怒吼一声用尽全力猛地往前冲,临近他们时我凌空跃起,双脚对着莫问直接命中目标,随后我爬起来,对着还在地上抱着脚打滚的莫潭,一拳又一拳,打的他满脸是血哀嚎不已,莫问,勉强的抬起头看到了这一幕用尽全身力气喊出了认输。我转身看了眼莫问嘴角微微上扬。场外的张迅等人看到这个笑容都觉得有点渗人。我轻轻的说了句‘赢了’这句话轻到连我自己都听不清楚,也不知道是在对谁说的。也许是对我脑海中出现过的那个倩影。我双眼一抹黑,啥也不知道了。我依稀记得是雷虎把我送到的医院。

  陈文馨怒气冲冲的对着我说“胡斐,你骗我,你不是说不会让我到医院陪你吗?我们分手吧!”

  晴天霹雳般的惊雷话语在我脑海中闪过,我瞬间睁开眼大喊一声‘不要’然后我就看见陈文馨和我妈表情一愣,随后我妈高兴的流着泪:“你个臭小子,又跟人打架了是不是?你能不能让妈省点心!每次都要为你操心。”反正说了一大堆的话我基本都没听进去,然后我妈说去给我做好吃的补一补。倒是陈文馨突然问我:“你刚刚为什么突然喊了一句不要?”额!我说,没什么就是做了个噩梦。对了我睡了多久了?陈文馨说你已经睡了三天了。我和阿姨都很担心你呢。

  我看着陈文馨说:“让你们担心了,其实我没什么事啦,呵呵这一次的效比赢了,奖励很丰富呢,可以得到十天的琳琅酒吧的股份,到时候就有钱了,到时候给你买几件漂亮的衣服怎么样?”

  i%酷;4匠u网}正版eN首r{发。

  陈文馨眼眶泪水滴溜溜的转了转:“傻瓜,谁要你买衣服了,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办,你爸妈怎么办?我知道叫你放弃做混子是不可能的,但是你能不能答应我,能不打架就不打?”

  我感动的看着陈文馨非常认真的说:“我答应你,其实呢要不是因为你太漂亮了,我要是不强势一点没准你就跟别人跑了。”陈文馨瞪了我一眼,那意思就像是你要是在说,我就真跟别人跑了。

  我尴尬的咳了一下:“开玩笑的啦,别当真,但是答应你的话是真的。你特漂亮也是真的。对了,要是我睡了三天的话,那你今天不是应该在上课么?”

  陈文馨捂着嘴笑了笑:“看来你真是病的不轻,连五一都忘了。学校放假五天。”

  我一拍脑袋:“哦!想起来了。我应该明天就能出院了吧?等我出院了,我们去琳琅酒吧玩,我现在也算是一个股东了。十天之内每天都可以三千块以下的消费全免的,不花白不花。别浪费了。”

  陈文馨皱了下眉:“我不怎么喜欢酒吧,太吵了。不过去玩几次也行。嗯对了我想起来一件事,王帅打过电话来,说等你醒了给他打个电话。”

  陈文馨跑去桌上把我的手机拿给我,我接过手机给王帅打了过去‘喂,小帅找我什么事?’电话那头传来王帅兴奋的声音:“胡哥啊,你醒了啊,啥时候出院啊,现在兄弟们在帮你看场子呢,我跟你说啊,酒吧里太舒服了,每天酒水免费吃喝,还有那么多漂亮妹纸可以泡,我跟你说件激动人心的事情,那就是我终于把自己推销出去了,我跟你说啊胡哥,你弟妹长得相当正点,啥时候出院啊。过来酒吧啊,兄弟们都在等着你呢,好几个兄弟都找到女朋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凌舞说:

我写不来多么激情的战斗画面,太浮夸的我也不想写,兄弟们就凑合着看吧。哥们我初中都没毕业就不上了。所以没那么好的文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