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愣愣的问:“你刚刚是不是说了‘讨厌’?”

  陈文馨说:“怎么了?”

  我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啊:“陈文馨,居然会说这么小女人撒娇的话?是我疯了还是世界疯了?”

  陈文馨怒瞪着我:“怎么说话的呢。”

  咳咳,我掩饰了一下尴尬:“吃饭,吃饭,一会都凉了。”

  晚饭过后我跟着陈文馨到了她的房间,打开电视一起躺在床上看电视。‘爱情公寓’陈文馨说她渴了,我去倒了两杯橙汁,递给陈文馨一杯。看到一半的时候电话响了‘喂胡哥,雷虎那边有消息了。明天中午十二点,到翠湖公园汇合。’我草,难得倒了礼拜日还要去打架,靠“嗯,知道了。”

  陈文馨看着我说:“怎么了?”

  我就说了,明天要打一场属于各校年段老大的架。

  陈文馨皱了皱眉:“一定要去吗?我不想又到医院去陪你。”

  我一头的黑线立马就下来了:“亲爱的你是在诅咒我吗?像我这么英俊潇洒,勇猛的帅哥,怎么会干不过另外学校的菜鸟。”

  陈文馨认真的看着我说:“别让我又去医院陪你,一定要打胜仗。”

  我拍了拍胸脯说:“你放心,我肯定干他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这可是为了展示我们学校的实力,怎么样也不会让我自己丢脸的。”

  看着陈文馨那动人的双唇我忍不住吻了过去,陈文馨也没反抗闭上了双眼迎合着我。随后我的手就不老实的摸上了她的胸,陈文馨颤了一下,用手抓着我的手。我立刻用另一只手再度侵袭,马上就要抓到这只小肥兔了‘胡斐,都几点了,还不回房睡觉,老妈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这么晚不许呆在陈文馨的房间里。’靠啊,老妈要不要这么关键的时刻回来。我依依不舍的放开了陈文馨:“那我先下去睡觉了”

  陈文馨羞红了脸低着头说了句嗯。我满怀不爽的就下楼了。一下楼就被我妈逮住一顿思想教育。我满脑子就一个想法煮熟的鸭子飞了。妈啊你为什么来的这么巧啊,不然也许,大概,可能,今天晚上我就是男人了。难道我就摆脱不了男孩的命运?要不要这么悲惨。

  思想教育结束后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好不容易有了这么好的机会就这样木有了。哎越想越郁闷,还是睡觉好了。

  天一亮我就起来挑了一套最帅的衣服,洗漱过后看了看镜子‘嗯这样看起来还是相当帅的’虽然不知道打完这一架这套衣服还有没有的救,但是不能丢了面子,所以只能牺牲你了。一切都准备就绪可以下楼吃饭了。

  到了楼下看见老妈在忙着端菜上桌:“咦老妈,陈文馨还没下来啊?”

  我妈端好菜就准备进去接着端:“嗯,你上去叫一下吧!”

  咚咚咚‘陈文馨起来吃饭了’屋里传来陈文馨无力的声音:“我今天就不吃早饭了。”

  我绕了绕头:“你怎么了?怎么听起来好像没力气似得?”

  陈文馨说:“没什么,你们吃吧!我就是有点不舒服休息休息就好了。”

  我疑惑的说:“哦!你真的不吃啊?”

  房间里传来陈文馨不耐烦的声音:“你烦不烦,说了不吃了。”

  我靠,火气这么大!不会是她那个亲戚来了吧!算了还是别招惹了,吃饭去。

  我下楼就说:“妈陈文馨说她不舒服今天不吃早饭。”

  我妈就问:“文馨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我摆了下手:“我哪知道,应该是她大姨妈来找她玩了!”*我妈听完也就没有多问了就说先吃饭吧一会她去看看。吃完了早饭,我寻思着反正现在也没事干要么去街上逛逛好了。“妈我出去玩了”

  走在街上感觉有点无聊,刚好路过一家网吧我想反正好久没玩撸啊撸了,去坑几把。妈的第一把就碰到无脑小学生,草,选人的时候吹的自己多流弊,你倒是牛个给我看看啊。被人打的跟孙子似的。还有那个代练的,就尼玛这水平好意思帮人代练,一个男枪就把下路给打崩了,才尼玛五分钟的时间。

  我们队20分钟一共拿了十三个头,我就占了十个,对面一共拿了三十个头,我才占了四个,妈的居然有这么坑爹的队友让我怎么说。草。

  好家伙第二局更牛,开局三分钟我们家瞎子抓了四个头,真是非常帅的开局,五分钟我就把上路打爆了,七分钟我们家就被彻底打爆。时间回溯,六分钟的时候‘快炸弹男,准备丢大,曙光你先手,EZ准备开大,瞎子秀操作的时候到了,冲。’哦买噶,系统提示‘玩家某某某断开连接’,‘玩家某某某断开连接’‘玩家某某某退出游戏’‘快乐起飞(瞎子)被‘搞死你都带喘气’击杀。

  当时都不知道我脸上的表情有多精彩要怎么形容我的心情了,我草你们大爷,玩个撸啊撸至于连坐嘛,就算连坐你们有必要一起掉吗?草啊坑爹的游戏。

  一个坐我边上的妹纸说:“你好坑!”

  -酷-u匠&.网$V永g(久免G…费看p‘小说.5

  我头上的黑线立马就落下来了,我很想说,‘关你鸟事’然后我发现我错了。她居然就是刚才那局的暗黑元首……我就说:“你还不是一样!”

  妹纸就说:“比你好一点啊,在说了人家是女生好吧!”

  我了个草女生就有特权吗?女生就可以比男生坑吗?好吧你牛:“刚刚是因为我精神不在状态,而且被坑了几把,所以才会失误的,其实我技术还是相当不错的。”她说是吗我怎么没看出来。

  我就说:“你不信?这样,我们在来一局让你看看我这马上就要晋级青铜四级的青铜圣斗士的厉害。”

  于是乎,我在她的面前算是彻底被奠定了坑爹的印象。在我带她连跪了五局之后,我果断不玩了。我就说:“今天不玩了,我一会还有事要做。今天肯定是衰神附体,我平时不会这么坑的。”

  那妹纸杀人的眼光:“是吗?”我果断的点头是啊。说完我立马下机跑路了。不然很可能要被五马分尸啊!女人是很难理解的生物,一个不好可能我小命就不保了,还是抓紧时间跑吧。

  我看看时间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嗯现在走过去应该就差不多了。一路上我都在想着应该怎么应对这场架呢。答应了陈文馨不能在被打进医院了。我必须像个男人一样,干死他们。

  我慢悠悠的逛到了翠湖公园,发现到场的只有雷虎,和王菲菲。我上去打了招呼后问:“怎么张迅还没到?其他学校的人也还没来么?”

  王菲菲说:“没那么快的,约战的时间是十二点半,现在连十二点都不到,我是没事干了提早过来的。”

  雷虎点头说:“是这样的,我也是没事干早点过来也一样。你不是也来得挺早吗?”

  我算是服了:“我擦,十二点半才开始,你们通知小帅的时候怎么不说清楚,搞得我都还没吃饭。”

  王菲菲妩媚的笑了笑:“我也还没吃,要不我们先去边上的餐馆吃点吧?我请客。”雷虎说:“还是我来请吧!”‘我请吧’最后还是雷虎请客。

  请客还是争服了这两货了。随后雷虎看向我,我还以为这货打算叫我请客呢:“我可没钱请客啊。”

  雷虎脸色一下就拉下来:“谁要让你请客了,我像那么穷的人吗?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凌舞说:

哎!最讨厌上夜班了。 兄弟们以后也要等晚上才能看到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