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过后我们打车去了盛世年华娱乐会所。开了个豪华包厢,点了一堆小吃还有两箱啤酒。包厢号是888,我说:“要不我在叫几个兄弟一起来?不然就我们几个人好像不够热闹啊!”

  林露露说:“好啊,人多有气氛呢!”

  我看向陈文馨和傅可可说:“你们觉得呢?”

  陈文馨淡淡的说了句:“我没意见”傅可可也说:“随便呀”

  于是乎我打了个电话给王帅:“王帅,叫点弟兄们,带点妹纸,来盛世年华,我请客。”电话那头王帅说:“没问题胡哥,一会就来,什么包厢。”

  我说:“888”妈蛋的老子终于装了回弊。

  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王帅带着三十来个兄弟和十来个妹纸进来了,888包厢很大可以让七十来个人一起,王帅进来后对着我说:“胡哥”

  我哈哈一笑走过去搭着王帅的肩膀拿起话筒:“兄弟们听我说,今天晚上请客的其实是中间的那位美女,傅可可,”就是坐在沙发边上的三位中间那位。

  我接着又说:“好了大家玩的开心点,我在去弄点吃的和啤酒,大家尽情的玩。”我对着王帅说:“你们先玩着我去弄点小吃来”

  陈文馨三女站起来说:“我们也去,我们下去买点鸭脖什么的。”

  我去点了一大篮子的零食,小吃,点了十来箱啤酒。回到包厢兄弟们玩的很嗨,胖子走过来说:“胡哥,一起来划拳啊。或者摇色子。”

  我摇摇头说:“你们玩吧,我不会玩。”

  我走到王帅身边坐了下来,拿起桌上的鱿鱼吃起来。这时候很多兄弟就过来要敬酒,我也不好意思推辞,但是我酒量又不行传说中的一瓶就干倒的大神就是我了。所以我义正言辞的拿起话筒:“来兄弟们我敬你们一杯。你们就不要轮流来了,哥伤不起啊!”

  兄弟们说了一些客套话都拿起酒杯跟我走了一杯。

  看着兄弟们玩的这么嗨我点了首歌。过了十多分钟,一个叫小虎的兄弟从外面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把点歌台点了下静音:“胡哥不好了,你那三个马子在楼下被人堵了。”

  我靠,这一听老子当时就火了站起来吼了一句:“靠,兄弟们跟我走”

  一群四十来个男男女女跟在我后面走下楼。到了楼下看到四五个人拦着陈文馨三女,我当时就怒了,上去什么也没说照着他们当中那个最流弊哄哄的就是一拳。那人也算强悍,这一拳虽然给他打的有点懵,他还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瞪着吼到:“你他妈的谁啊,知道老子是谁吗?靠,彪子打电话叫兄弟们过来”

  我立马吼到:“我管你他妈的是谁,我的女人你都敢动,兄弟们上给我往死里揍。”说完我带头就准备上了。

  王帅走过来附着我耳边说:“胡哥,这人是金桥高中的,高二的老大叫李胜。”我说:“管他是什么鸟,敢动我的人的不管是谁都给老子干他。”

  我说完就冲上去把那丫的按倒在地,一顿猛踹,兄弟们看我都上了直接就把对面另外几个一顿猛打。陈文馨三女看着有点傻了,急忙跑上来拉着我说不要打了。

  我多踹了两脚才停手,我对着三女说:“怎么样你们没事吧?”

  林露露说:“没什么事,你下次不要这么冲动!”

  这时候楼上下来三四十人,开来几辆小车又下来十来个人,其中几个过去把地上的几个人扶起来,李胜站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对着我说:“小子你有种,你是哪个学校的!”

  我看着他淡淡的说:“华东,怎么你要来找我吗?”

  李胜不屑的说:“今晚你就别想走,兄弟们‘上’”随着李胜的话音一落,五六十个人就开始冲过来。

  我对着陈文馨等人说:“陈文馨,可可,露露你们带着女生先回包厢。”

  林露露说:“我不要走”

  我瞪着林露露说:“你们快点走啊,要气死我是不是,你们留下有什么用?只会让我分心而已!”

  最后她们没办法只好上楼等着。

  我说完就加入了混战队伍,所谓擒贼擒王,我一直认准李胜打,对别人的拳打脚踢统统不管,李胜虽然被我打的有点惨,但我也好不到哪里去,有几个人冲过来把我拉开,有一个直接就是一个猛踹,踹在老子肚子上,当时我就疼的捂着肚子倒在地上,那几个人对着我就是一阵踹。当时我被打懵了。

  虽然我很想站起来,可是实在是没力气了。王帅突然冲过来撞开了一个人,可是王帅自己也倒在地上了,打我的那几个看我也不行了都围着王帅打,边打还边说:“妈的你很流弊啊”我看着眼睛充血拼了命的站起来,我怒吼了一声抬起我那沙包一样大的拳头,‘砰’的一声我就听见我脑袋翁翁直响!我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靠,这小子还敢站起来。”

  这时一个非常宏亮的声音传来:“哟,这不是金桥高中的吗?怎么不把我们华东的人放在眼里吗?”

  李胜说:“切,我说谁这么大胆,敢管我李胜的事情,原来是虎哥啊,虎哥,不要说我不给你面子,这件事情你最好别管。”

  雷虎淡淡的说:“李胜,我雷虎做事还没人能教我怎么做。就算是你大哥李磊也不敢对我这么说话。你最好让你的人停手,不然就别怪我插手了。”

  李胜愤怒的看着雷虎,随后喊了一句:“都给我住手。”

  当时我手底下的兄弟有七八个还没多大伤的就跑过来扶起我和王帅。李胜对着我说:“小子算你命好,下次就没这么走运了。”说完李胜带着人走了。

  我看着雷虎问:“你就是我们学校高三的雷虎?”

  雷虎点了支烟第一支过来说:“不错,就是我,你就是最近在学校闹得很开的胡斐吧?”

  我愣了下怎么就闹得很开了,我点着烟吸了一口说:“我就是胡斐,虎哥今天谢谢你帮忙。”

  雷虎摆了下手说:“没什么的,我们高中和金桥高中一直就不对头,我只是看他们不爽而已。不过你在学校最好低调一点,张迅那小子也不是好惹的。”

  我说:“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至于学校的事情我有分寸。”

  雷虎哈哈一笑:“好小子,我挺欣赏你的,如果你能坐上高一的老大的时候可以来找我有些事情那时候就可以跟你说了”

  我疑惑的问了一句:“什么事情?”

  雷虎笑着说:“先走还不能说,等你做到了我说的,你就会知道了!好了我先走了。”看着雷虎走后我看着一帮兄弟个个都挂彩了只有几个人还算好的,我说:“兄弟们今天连累你们了,要不然大家都去医院看看,下次在来喝?”

  兄弟们就说:“没事,胡哥你比我们严重都没说什么我们怎么能走,回去接着喝。”我感动的看着这些兄弟们。王帅捂着脸走过来说:“胡哥,小张的伤有点重可能骨折了,我让刘洋送他去医院了。”

  我说:“嗯,明天放学的时候去看看他。”我看着跟我伤的差不多的王帅说:“你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酷X匠q网首发

  王帅揉揉脸说:“没事,先去喝酒唱歌,免得扫了兄弟们的兴”

  我拍了拍王帅的肩膀说:“好兄弟。”

  我们一进包厢林露露就冲过来抱着我说:“胡斐你没事吧”

  我咳咳的咳了两声说:“你在用力点就能疼死我了”

  林露露放开我说:“对不起,很疼吗?都伤到哪里了?”说着还拿出纸巾给我脸上的血擦掉。

  我说:“全身都疼,好啦,都是小问题,坐下喝酒唱歌吧。”

  坐在沙发上我感觉快散架了。傅可可和陈文馨也关切的问:“怎么样了,很疼吗?”我说还好。陈文馨又说:“事情解决的怎么样了?”

  我揉了下脸上的包说:“嗯没事了,我们校高三的老大雷虎出面帮我解决了。”

  今晚不管怎么说玩的还是挺开心的除了身上的伤,今天晚上大多数兄弟都喝多了。我甚至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家里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凌舞说:

小舞就是个新人,你们要是觉得更新的慢,不好看可以不看,肯一直追书的兄弟们小舞谢谢了,不要催小舞,如果存稿多出来,那我肯定是多更,谁不想自己的书更多人看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