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桌子的饭菜上来了。很多兄弟说要跟我喝几杯。我说:“兄弟们听我说,酒呢是要喝的但不是现在,等我们干趴那帮孙子的时候,谁都别想跑不喝趴下不准走。现在就不要喝了免得误事。”

  王帅也站起来说:“胡哥说的对,毕竟今晚大家还又事要做喝酒误事,大家就忍着点。等打完了我请大家去KTV喝个够”

  ?酷s匠T网{P正◎9版首Q发

  大家都说:“好,我们听胡哥的。”

  一个又高又瘦的小伙站起来说:“胡哥,我和边上这几个都是新近的成员你应该还不知道我们的名字我就自己介绍了,我叫赵斌高一五班”赵斌介绍完之后陆续的有人站起来介绍我叫林杰,张亮,吴勇……等等吃完了饭看了看时间才六点半左右我对大家说:“兄弟们还有时间大家一起去游戏厅撸几把,把饭消化了才好发挥”

  我们进入了一间地下室名叫风月游艺厅的游戏厅,这间游戏厅很大,人也很多,王帅走到吧台说:“老板给我来200块钱的游戏币”

  老板看见我们这么多学生有点不太想卖的,但是做生意不能不做吧所以就卖给我们了。拿着币我说:“兄弟们自己找游戏玩”我看着前面在玩赛车的几个人走了过去找了一台空机投了1个币进去,开始,选车,选跑道。然后就踩着油门开始了。这个赛车游戏很刺激一共有45关,我跑了二十关就失败了!

  我看见王帅在和一个女的对打拳皇97我就好奇的过去看看谁厉害一点。最后居然王帅被那女的一个打三个给OK了。我就调侃王帅:“小帅啊,被一个妹纸给1V3了,可以啊”

  王帅不服的说:“那是因为我很久没玩了不在状态”

  我一副非常欠揍的表情说:“那你在打一次啊”

  王帅说:“打就打”然后一个币投进去……

  结果又是被人1V3结束了。

  我捂着肚子大笑的说:“哈哈小帅啊,又不在状态了吧”

  王帅摊了摊手说:“没办法这个妹纸比较流弊,要是你牛你上呀”

  ……我直接没话说了。靠,没看见人家妹纸这么流弊,我去找虐啊?

  大约到了七点多左右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召集大家集合出发了。

  溪水坡如名字一样是一个小山坡,四周稀稀松松的各种树木林立。山坡下有一条小溪,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叫它溪水坡吧!王帅告诉我说:“胡哥他们应该在坡后的平地上等我们”

  我点头大声说:“嗯,不管怎么样,哪怕他们人多兄弟们只能打不能怂。大不了在进医院躺着。”

  兄弟们就说:“胡哥放心,只有战死的兄弟没有逃跑的怂包”

  我举起拳头说:“好,不愧是我兄弟。等到结束的时候谁都不许走必须好好的喝一顿,现在跟着我‘干’!”然后我就带头往前冲。应对了德玛的话‘我将带头冲锋’当我们到了平地,等着我们的却是七八十号人,差点给老子吓尿了。真他妈不按常理出牌,我们这边就三十来个对面居然有七八十个!这时候更不能怂。我对着兄弟们说:“兄弟们今天会是一场硬仗,你们也看到了对面的阵容,不用想,我们肯定会被打爆!你们有谁害怕了么?”

  当时就有个小弟站出来虽然我不记得他的名字。对着我说:“老大我肖雄虽然不是什么英雄人物但是既然敢来我就不带怕的,还说这么多干什么直接干他妈的。”

  听着这个叫肖雄的小子说的话我也知道了这些肯跟我混的兄弟都是好样的,就算今天我们都被干趴下了又怎样?我大吼一声:“好兄弟,只要兄弟在侧,我即无惧一切”

  老子第一次说这么牛气的话顿时迎来了兄弟们的附和然后看着身边的弟兄:“胡哥说的好,只要兄弟在侧,勇我无敌”

  我看着离我们只有十几米的人群背对着兄弟们说:“今天即使被干挂了一句话‘值了’兄弟们,‘干’”随后我抄起地上的一根树枝就朝着对面冲去。我听见耳边传来‘干他吗的,跟着胡哥冲啊,干死一个够本,干死2个赚一个’

  很明显对面的人也冲过来了!我都不知道我打倒的人是谁,打我的人又是谁,人太多了就看见一个拳头或者一只脚朝我一下又一下的招呼!我打红了眼,对着别人打我无动于衷我只管对着敌人打!我看见那个不擅长打架的王帅冲到我的身后为了裆下了数不清的拳脚!胖子也不知道挨了多少下,看着我说:“胡哥,揍死他们,我肉多还能抗没事”

  那一刻我流泪了,好几个兄弟已经为了我被打的倒在地上抽搐。这一刻我发觉我好天真,我恨自己没实力保护他们还要让他们替我挡!在这一刻我很想投降,但我知道兄弟们宁死不会屈的,我也一样。我朝着身边的一个胖子用全力一拳把他打倒在地大吼一声:“兄弟们今天我胡斐对不起你们,晚上的约定要改日了。今天只要我胡斐不死!这个仇一定会报”

  还没倒下的几个人就说:“胡哥,有你这话我们无憾”

  对面的一个高个拿着板子朝我拍了过来我怒喝一声一拳朝他打去。他一板子打在我肩上我一拳打中他的肚子。这时我听见身后嘭的一声我一转身就看见王帅倒地了,王帅满身都是血的看着我说:“胡哥对不起我顶不住了”说完话王帅就晕过去了。我忍住要掉下的泪心里想着兄弟谢谢你。吼了一声啊!我到底打倒了多少人我也记不清了,只知道当所有兄弟都倒下的时候我满身血含着愤怒的一拳挥出去之后就两眼一抹黑啥也不知道了。

  今天的场面一直没有外人知道,因为我们被打的太惨根本不可能和别人说。至于对面的那伙就更不会说了。毕竟他们七八十人打我们三十来个说出去也是丢人。到了后来跟我儿子吹牛的时候就说那时候啊你老爸我可牛了一个干几十个的……

  我被送到了医院,对没错又回来了!还他妈的是这张床。只不过不一样的是今天城里很多医院都很忙,至于忙什么你们应该都懂了吧。

  我迷迷糊糊中听见了很多熟悉的声音。有陈文馨焦急的声音,有我妈哭泣焦虑的声音,有林露露哭泣的声音。有我爸的声音。至于说着什么我听不到因为我又陷入了黑暗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逐渐的恢复了意识。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着身边坐着的哭泣的不成样子的老妈,还有流着泪的陈文馨和林露露。我的心疼了起来,我虚弱的说了句:“妈”

  我妈可能是没反应过来抽泣的说:“妈什么妈,没看见我儿子到现在都还没醒,额”然后抬头看着我连哭带笑的说:“你个小兔崽子,前段时间才出院就又被人打进医院,你是要吓死你妈吗?你个混账小子”

  陈文馨和林露露也止住眼泪围了过来,陈文馨也没说话就看着我,林露露就没那么淡定了扑到我的床头看着我说:“胡斐,你个骗子你不是说你是去吃饭吗?吃饭怎么会迟到医院来的?要不是医院打电话给你爸妈,我们都不知道你出事了!呜呜”

  我不知道要怎么说。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看我可怜,这时候护士走了进来说:“好了请家属们先出去病人现在需要静养,一会医生会来检查病人的,你们先出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