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女儿的话,老者浑身一震,两行老泪留下,不过背着身,没有让女子看到。“吸~呼~~”老者深吸一口气,又长长的吐了出去,只是瞬间的功夫好像老了好几岁,缓缓盘膝坐在地上,叹息道:“罢了,罢了,是爹爹难为你了。”

  女子一听顿时喜出望外,急忙爬起身来到老者跟前,语气激动的道:“女儿终身不嫁,一直照顾爹爹。”

  老者摇摇头,百感交集的道:“唉,爹爹不为难你了。”

  “都是爹爹成天抓鬼捉尸弄得,以后别弄这些了,安安心心种地过日子多好。”女子忧心忡忡的道。

  老者又是摇摇头,看着天空的白云道:“冉儿,你可知道,为什么你生下来就没有母亲。”

  女子浑身一颤,紧紧盯着父亲,静等下话。

  “当初,你娘亲刚剩下你,我还是个书生,日子过的很甜蜜,可是,就在那个夜晚,那个雨夜天,一头僵尸杀入村内,你母亲,她,她,唉~”老者还没说完就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接着道:“后来我抱着你疯狂的跑,疯狂的跑,侥幸逃过一名,从那时起,我就发誓要替你娘报仇,也就是这样,爹爹才弃书学道,抓鬼捉尸。”

  “哦。”女子呆呆的站着,眼神里也是伤痛之色。

  良久,女子缓缓的道:“那僵尸被爹爹杀了吗?”

  老者苦笑一声,无力的道:“没有,他成了僵尸王,爹爹入道一日千里,可终究不是他的对手,旧伤未愈,却大限已至,叫我如何安心入土。”话到最后,老者显得那么悲天悯人。

  “铁血尸王!铁血尸王!”老者痛恨的喊着这个名字,突然,他喷出一口鲜血,身体踉跄,差点摔在地上,女子急忙扶住,悲痛的喊着老者。

  “不能报仇,老天,我可真恨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我,啊~”老者悲痛欲绝的说完,突然对着上天咆哮起来。

  “爹,不要,你的伤。”女子泪流满面,悲伤的叫喊着。

  “噗~”老者又吐出一口鲜血,两眼渐渐闭合,已是没了生息。

  “爹~,爹,你不要吓我,不要,不要丢下月冉,不要~”女子抱着老者疯狂的呼唤着。

  摇摇头,杨旭也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心中也默默的记下了铁血尸王四个字,虽然自己和对方一样,都是那么的残忍无情,可不知怎么的,此刻竟然对铁血尸王起了杀意。

  树林内,女子的呼救声久久回荡,良久,女子木讷的抬起头,嘴里不停的念叨着“我要报仇,我要报仇,做僵尸,报仇,报仇,啊~~~”

  “轰!”杨旭只觉脑中一震,意识退回身体。

  棺材内,沉睡的杨旭突然睁开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僵尸,眼神里出现了一些异样。

  突然,从女僵尸眼角竟然流出了水珠,眼泪!僵尸的眼泪!杨旭一愣,震惊的看着对方,动了,她动了!

  “轰!”杨旭只觉天地旋转,随后自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呜~吼~”闪着金光的身影突然从棺材内站起,女僵尸两眼凶煞的看着杨旭,口中发出震天的咆哮。

  杨旭站起身,眼神平静的看着对方,看着这位为仇恨而生的僵尸。

  “吼!”女僵尸又是一声怒吼,手臂突然伸长,一把抓住杨旭,“轰!”地面出现一个窟窿,杨旭浑身剧痛的躺在下层的地上。

  “呜~”女僵尸突然飞出,闪着金光的厉爪疯狂刺入杨旭的体内,“噗噗噗~”不知刺了多少下,女僵尸好像气发够了,这才腾空而起,飞向远处,转眼消失在通道中。

  地面上,浑身是血的杨旭一动不动,黄色的土壤都被泡成了黑色,黑血依旧不停的流出,眼看杨旭就要惨死当场。

  “呜~”突然,浑身伤口的杨旭低吼一声,声音很弱很弱,在他体内,阴珠疯狂运转,一道道阴气射出,修复着他几乎残废的身体。

  就这样,杨旭一躺就是三天,在这三天里,阴珠每时每刻旋转,将阴气全部摄入杨旭的身体,最终,阴珠彻底消失,而杨旭,全身的伤口好了大半,能够轻微的跳动了。

  此时,杨旭心中没有一点怒气,女僵尸显然没有真的杀自己,脑袋和心脏她都没有攻击,其它部位虽然重伤,但总会好转,这也是她报复自己的轻薄之罪。

  忍着伤痛,杨旭突然站起,黑血狂涌而出,没有片刻停留,砰的一声跳向女僵尸的房间,随后身体一倒,竟然躺在了女僵尸的棺材内。

  做为反八卦阵的阴点,这口棺材是阴气最浓郁的地方,难怪杨旭会忍着伤痛跑过来,果然,一躺倒棺材内,杨旭就感觉到阴气的汹涌澎湃,竟然多到了液化状态,可想这里的阴气浓郁程度。

  这一躺又过去三天,杨旭的伤口终于完好,身体强度又增进了一些,这还得托女僵尸的福,就是不知该如何谢谢人家。

  就在杨旭刚准备起身的时候,突然听到下面有动静,是脚步声,杨旭一愣,迅速将棺材盖了无声息的盖上,随后身体一动不动的躺在棺材里,连眼睛都闭了起来,静静的等待对方到来。

  “咦!”对方很是惊讶的轻咦一声。

  棺材内的杨旭心头一亮,立刻知道了此人是谁,术士!

  噌的一声,杨旭知道,那术士已经上来了。

  “古物!”术士惊呼道,杨旭明显感觉到对方有些神情波动。

  好一会,大概是术士在打量这口棺材,犹豫不决。

  在杨旭等的都快不耐烦的时候,术士终于下了决心,双手发力推起了棺材。

  “哧!”棺材盖磨动,露出一道缝隙,随便便不动了,术士竟然不推了,探过头小心翼翼的向里瞄来。

  杨旭心头一紧,没想到术士如此谨慎,如果被对方看到,自己反而不妙,必须主动出击,否则延误时机,机会将不复存在。

  “吼~”杨旭猛然站起,将棺材盖撞飞出去,术士躲闪不及,头上被撞出一个红包,眼冒金星,身体慌张的后退。

  呼的一下窜出,锋利的指甲直逼术士胸口。

  “混账,畜生,是你!”术士大怒,猛然一跳,落到了下层,躲过杨旭攻击。

  砰!杨旭也跳到下层,双臂一缩一刺,向术士攻去。

  “孽障受死!”术士拔出桃木剑,脚步一错,桃木剑自下向上撩向杨旭。

  看到阳气旺盛的桃木剑,杨旭心头一沉,这术士也不知用了什么,竟然把先前的桃木剑变强了,阳气逼人。

  双脚落地,杨旭想也不想一个侧跳,躲过撩起的桃木剑锋,随后身体一跃,坚硬的双脚撞向术士。

  术士反映也快,快速收剑,横档在胸前,下一刻,“嘭!”剑脚相交,杨旭稳稳落地,体内浓郁的阴气将脚部阳气逼出;而那术士却被踢出两米开外,狼狈的从地上站起,身上多了几处摩擦伤口。

  “找死。”术士怒喝一声,突然掏出铜镜,口中念叨着杨旭听不懂的咒语,镜面翻转,对准杨旭,啵的一声,一道青光射出,眨眼间击中杨旭。

  “轰!”一股异样的力量击中杨旭,不是阳气,也不是道气,好像是正气!浩然正气!杨旭只觉胸口发闷,被撞飞出去,体内的阴气竟然撞散不少,看来这正气克制自己,虽然不伤身体,但却破其本源。

  “看我今天不把你弄废!”术士说完,调转镜面又对杨旭照来。

  有了上次的教训,杨旭那肯让他照中,不断的来回跳动,总能先知先觉,在正气射出的前一秒闪开,惹得术士一头闷气。

  “畜生,看剑。”术士急中生智,左手握镜,右手挥动桃木剑向杨旭劈来。

  刚才一直躲闪,现在看术士杀来,杨旭一阵牙痒,不顾劈来的桃木剑,猛然跳起,攻向术士,一副两败俱伤的打法。

  “嗯。”术士一愣,果断收剑,一个驴打滚闪出老远,拿出铜镜照射,不敢再与杨旭硬碰。

  “嘭!”又被铜镜射飞出去,杨旭怒了,这家伙一直仗着镜子厉害,根本不和自己近身肉搏,要是这么耗下去,自己早晚被他玩死,必须想个办法。

  砰砰,杨旭远远跳开,不给术士攻击的机会,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术士。

  酷匠网正0#版首z!发

  “休逃。”术士紧追过来,受伤拿着依旧是镜子,看样子,他是依赖上这镜子法宝了。

  杨旭无奈,一个高跳跃上女僵尸的屋子,紧守唯一的进口,防止术士进来。

  “孽障,有本事你出来。”术士攻击不到杨旭,在下面喊叫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发烫的冷水说:

  撸一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