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猜的没错,这迷宫内肯定有墓穴,杨旭没有立刻寻找出口,而是向阵法中心跳去,绕着复杂的石洞前进,半个小时候,终于被发现一座石屋,杨旭本该喜悦的心却一沉,门是开着的,如果猜的没错,里面的东西应该让那术士给弄走了。

  跳入洞内,里面有一盏长明灯,下方摆放着一口棺材,还有一张桌子,从桌子上的土尘痕迹可以看出,上面原本应该有一把剑,一面圆形镜子,还有一个盒子,看到这里,杨旭肯定是那术士拿走的,剑和镜子他都有,唯独少了盒子,从被自己抓伤而不中毒可以看出,应该是能抵御阴毒的珠子或者丹药。

  暗叹对方运气真好,杨旭扭头看向那口棺材,盖子已经被打开过,杨旭毫不费力的就将棺材盖推开,里面有一具干尸,是男性的,其它一无所有。

  失落的将棺材盖上,本以为自己能弄点好处,没想到竹篮打水,跳出石屋,杨旭就准备向出口跳去,突然脑中一亮,暗骂自己笨,这八卦迷阵分阴阳两立,刚才的这墓穴应该是阳穴,应该还有一处阴-穴才对,正适合自己,杨旭快速的跳向阴-穴。

  有了寻找阳穴的经验,杨旭很快寻找到阴-穴的地点,可令杨旭震惊的是,阴-穴的地方竟然空荡荡的,一片空地,什么都没有。

  心头的疑惑顿时膨胀起来,杨旭跳上前,看着下面的空地,心中想着,难道阴-穴在下面?不过下一刻,这个想法落空了,只见地上有几个深坑,从痕迹上可以猜出,是新挖没多久,应该是那术士的所为,对方也是聪明之人,也猜到了阴-穴可能在底下,所以特地找来洛阳铲挖掘,可惜地下什么都没有,术士弄了几个铲洞离开了。

  “不应该啊,八卦阵肯定是阴阳两立,孤阴不长,独阳不生,怎么可能只有阳穴没有阴-穴?”杨旭一脑子问号,在原地静静站着,良久都不动一下。

  “算了,回去吧,没事干什么盗墓的勾当,看来老天都不给你机会。”杨旭心中暗叹,一跳一跳准备离开,走到拐角出,僵硬的身躯突然一震,杨旭猛然转身,两眼死死的盯向阴-穴的上方,那处密不通风的墙壁上。

  砰砰砰跳到阴-穴处,杨旭皱眉看了一会上方,猛然跳起,锋利的指甲狠狠刺向土层,“噗~”刺透了,上面是空的,杨旭心头一喜,两爪刺入土里,猛一发力噌的一声撞破土层跳了上去。

  房间,一个很古典的房间,里面摆放着古琴,玉箫,古画等等,顶上还镶嵌着夜明珠,将不大的房间映射的通亮,正中心,也是摆放着一口棺材,和阳穴不同的是,这里没有什么珍宝,最多就是棺材很美观,质地很好。

  杨旭缓缓的伸手推向棺材盖,突然,被推开一道缝隙的棺材阴气蔓延,幽光四射,杨旭猛然后跳,眼神惊疑不定的看着缝隙处。

  阴气如此浓郁深邃,如果要换成普通人前来,恐怕要被阴气入侵而亡,幸好自己是僵尸之躯,这些阴气对自己来说反而成了补品,多多益善,杨旭瞬间就将这些阴气吸入体内,增强自己的体质。

  静等了一会,棺材内没有动静,杨旭这才跳回棺材旁,一点点将棺材盖推开,低头看去,眼睛顿时一亮,身体也愣住了。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杨旭实在找不出能比喻她的美貌,弯弯的眉毛,吹弹可破的皮肤,莹莹小口,高挺的鼻梁,冰肌玉骨,加上一身丝绸古衣,整体给人一种出尘脱俗的气质,可是,又有谁会想到,这竟然是一个女僵尸!

  “孤阴不长,独阳不生,这是谁,竟然反八卦而行,让阴-穴的蜻蜓点水,阳穴却规规矩矩,最终阴强阳衰,分明是拿阳穴当台阶,好让阴-穴一步登天,成就僵尸王!”杨旭震惊的喃喃自语,眼神却盯着女尸的嘴唇上方,那里漂浮着一颗珠子,幽光便是由它发出,阴气也是由它散出,其内精纯的阴气不知比自己体内的那颗强盛几千倍,并且这珠子是货真价实的实体,而自己体内的那颗,却是阴气过旺而凝聚的虚体,两者相比,一天一地,天壤之别。

  看到珠子,即使心神坚定的杨旭也露出贪婪之色,不过他没有贸然前去抢夺,原因无他,女尸,如果吞掉珠子,女尸肯定会醒来,看对方的指甲就知道,人家比自己强,很有可能是九幽老母那个级别的,到时候别说珠子,恐怕连小命都会交待这里。思前想后,杨旭决定先不吞掉珠子,必须有一个完全的计策,否则打死也不动。

  虽然不能拿,但守着宝藏,杨旭岂会不沾点便宜,只见他突然翻身入棺,贴在女尸身上,张口吸食珠子的阴气,“吸~”一股股纯净的阴气入体,强化着自己的身躯,其中的精气竟然比的过五六个人的精血,当真无法形容珠子的妙用,杨旭占为己有的心理越来越强烈。

  贪婪的连吸了几十口,杨旭突感身体已经达到饱和状态,必须磨练增强,否则吸收再多的阴气也是浪费。

  心中暗叹,看来自己真是无福消受,刚有起身离开的意思,突觉珠子下沉,内部传来一股吸力,刚开始很弱,瞬间增强,杨旭一愣,猛然发力,双手抓住棺材口,拼命的不让自己被吸走,可珠子的吸力越来越大,“啵!”杨旭最终没有敌过珠子,身体下沉,压在了女尸身上,更悲剧的是,嘴唇竟然亲在了女尸嘴唇上,珠子进入女尸身体,可那股吸力还在,杨旭如何也挣脱不开,就那么愣愣的亲着,两目圆睁,显示着心中的惊讶。

  让他心安的是女尸没有醒来,也算是万幸,要是看到自己亲人家,估计会被撕碎吧!

  就在杨旭松一口气的时候,女尸突然颤动了一下,一股微弱的波动进入杨旭体内,下一刻,杨旭两眼涣散,渐渐沉睡下去。

  寂静的石屋内,被杨旭推开的棺材盖突然飘起,缓缓落下,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的将棺材给盖了起来,石屋又恢复了先前的面貌。

  ••••••••••••••••••白雾升腾,杨旭缓缓的睁开眼,看着周围陌生的树林,突然愣住了,自己的手,自己的身体,怎么会,怎么会变成了人身,自己不是僵尸吗?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

  杨旭疯狂的吼叫着,可是发不出任何声响,伸手竟然穿过了树木,透明的?怎么回事?自己怎么好像变成了一个虚体,或者说一个过客!带着满脑子的疑问,杨旭漫无目的奔跑着,他要出去,他不想变成这样,哪怕还让他当僵尸也愿意,最起码在他当僵尸的日子里是那么的无拘无束,没有烦恼,没有欺骗,没有规则,更没有背叛。

  _最F~新pj章o节上酷匠网Y、

  突然,就在前方,杨旭听到了声音,好像弱水者见到了一颗稻草,杨旭疯狂的跑去,渐渐的,眼前出现了两个人,好像在争吵。

  “爹,我不要,我不要,月冉只想做人,不做什么僵尸。”一名极其美貌的女子两眼落泪的说道,为了表示自己的坚定,竟然跪在自己的爹爹身前。

  看到这女子,杨旭浑身一愣,她竟然是女僵尸,不,现在还不是,她?僵尸?杨旭脑中轰然一亮,难道自己来到了她的梦中?

  “你是玄阴之体,天地间最为罕见的体质之一,做人也活不长,倒不如做僵尸,爹爹为你铺路,当你出棺之时便是让人为之色变的僵尸王,长生不死。”一名年过六旬,脸上透漏着一股精气的老者说道。

  “不,女儿不当僵尸王,也不要长生不死,只希望爹爹能让我安安心心的死去。”女子泪流满面的道。

  “哼,由不得你不从。”老者转过头,一脸坚定的说道。

  “爹,爹爹,月冉从小就体弱多病,是您,是您费尽千辛万苦将我养大,在女儿心中,您就是山,让月冉可以依靠的大山,我不动刺绣,是您教我,我不懂弹琴,是您教我,所有的一切一切,都是您给予的,难道,难道您真的忍心吗?”女子一脸怀念,柔弱的语气显得那么感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发烫的冷水说:

  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