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一声剧烈的响声,惊动屋里的人,当杨旭跳入的下一刻,灯光亮起,随后还有枪声的发射声。

  “嘭嘭~叮叮!”子弹落地,一男一女也看清了来人的面孔,脸色猛然一变。

  “啊~僵尸,他,他是杨旭,啊~救命。”那名裸体的女子疯狂喊叫起来,眼神慌乱,和疯子没什么区别。

  “你,你怎么,不会,不,我不相信。”男子手拿手枪,带着恐惧的表情不断摇头,身体也在慌张的后退着。

  “吼~”杨旭发出仇恨的吼声,凶残的眼睛看着两人,张口血盆大口跳跃而来。

  “不,不,都是她,都是她勾引的我,那天你没在家,她主动脱衣服勾引的我,杨旭,你不,不能杀我,咱们是兄弟,兄弟。”张文山带着恐惧的神色不停解释着,依旧用枪指着杨旭,生怕杨旭扑来。

  一听张文山的话,头发凌乱,面色苍白的王燕顿时凉到了谷底,一脸惊恐的道:“他,他说谎,我没,我没有,是他,就是他,用迷药,后来,后来的事,也是他,都是他逼我做的,杨旭,你要杀就杀他,我是被逼的。”

  看着慌张的两人,杨旭恨从心起,就是他们,就是他们两个把自己害成这样,为了所谓的钱和欲,十多年的兄弟,恋爱的女友,假的,一切都是假的,杀,杀了他们,被仇恨控制的杨旭,浑身散发出惊人的黑气,眼睛完全被血色淹没。

  砰砰,两个跳跃,带着生前的仇恨,杨旭疯狂了,猛然跃向张文山。

  “砰砰砰~!”张文山抱着最后一点希望,疯狂的射击,可惜,杨旭的身躯早已坚如钢铁,根本不是子弹可以射穿的。

  “哧~啊~~”手臂被撕下,鲜血喷涌,张文山痛苦的倒地,发出慎人的惨叫声。

  “咔~啊~”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张文山惨叫一声晕了过去。

  “嘶!”又是一条手臂被撕下,昏迷的张文山痛醒过来,嘴巴张的很大,却没有任何声音传出,好一会才发出震天的痛叫,可见疼痛之深。

  “哧!”仅剩的完好大腿被撕下,张文山两眼翻白,重重的摔在地上,又疼晕了过去。

  “吼~”杨旭发泄的吼叫一声,没有去吸张文山的血,这种低等的兽血他还看不上,让他在痛苦中死去更残忍。

  砰的一下跳转身,看向另一位,王燕。

  此刻,王燕张大了嘴,两眼圆睁,竟然被吓破了胆,死了!

  “吼~”仇人死去,杨旭发出长长的吼声,怨气全消,心中虽然轻松了很多,但有种落寞感,就在这时,别墅外突然传出一声怒喝。

  “孽障,还不出来受死。”是老道士的声音。

  杨旭一愣,暗骂这臭老道赶来的可真够快,还真是自己的死对头。

  听声音,这老道在别墅的正面,那自己就从后面逃跑,想到就做,只见杨旭猛然一跳,“哐当~”撞破玻璃从二楼落下,双脚刚刚落地却异变突起。

  “天罗道法,神火锁尸阵!”老道法指一恰,不知比划着什么,杨旭只觉火气顿生,前方,后方,左右都是燃烧的火焰,自己无路可走。

  “哼,你这头孽障,上次不死竟然还敢出来作怪,当真可恶。”老道站在阵外,一脸怒容的道。

  “吼~”杨旭不安的吼叫起来,在阵法的中央来回蹦跳,却无法逃出升天。

  见僵尸还不伏法,倒是浑身煞气又增,老道面色一冷,拔出桃木剑,割破食指,念念有词的道:“天罗道法,雷霆接引,剑灭尸魂!”话落,老道桃木剑一指杨旭。

  “轰隆隆!”天空突然降下一道手指粗细的闪电,瞬间劈下,后者来不及闪躲就被劈中,咚的一声摔在了地上,浑身散发着烧焦的味道。

  见起到效果,老道抚须而立,静静的站在原地。

  阵内,剧烈的麻痹让杨旭动弹不得,皮肤上到处都是被雷电劈伤的口子,黑血流出,但意外的是,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呼吸间就恢复如初,麻痹的感觉也消失了。

  眨眼间的事情让杨旭咂舌不已,没想到吸收阴珠的身体竟然如此耐打,老道的全力一剑竟没能杀掉自己,心中暗呼幸运。

  不由自主的,杨旭又想到那天的符咒,不知道这身体能不能扛得住,随即又将这个想法扔出脑外,多么愚蠢的想法。

  身体能动了,不过杨旭没有起身,依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犹如雷电劈死了一般。陷阱!却不知老道会不会上当。

  阵法外,黄衣老道皱眉站着,等了良久,也不见那僵尸有所动作,看来是真的死了,于是,他上前撤去阵法。

  老道走到阵前,也不见有什么动作,神火锁尸阵的火突然熄灭,露出地面的八张黄色符录,就在这时,躺在地上的僵尸突然暴起,锋利的指甲直扑老道面门。

  “啊~”老道惊呼一声,根本来不及躲闪,眼睁睁的看着幽光闪闪的指甲刺来。

  “噗!”指甲入肉,杨旭心头一喜,猛一前冲,“噌!”指甲插进了骨头里,头盖骨,老道两目圆睁,意识渐渐换撒,不甘的死去。

  *酷匠p%网*唯一正版\,K`其他D都@是{盗{n版1!

  “啵!”一声法术的波动响起,老道的头颅处突然飞出一只血鸟,原地扑腾了两下忽然飞走,转眼消失在夜空。

  杨旭一愣,立刻明白这应该是某种传音信号,心头一紧,此地不可久留!

  一把拉过老道的尸体,张开獠牙一口咬下,“咕咕咕~”一股股精纯的血液吸入体内,杨旭狂喜,没想到这老道士的鲜血竟然这么精纯,好像有了灵性一般,即使一百个工地保安也比不上这老道的鲜血,简直一个天一个地,天壤之别。

  喝完,杨旭满足的舔舔嘴,这才跳跃着离开,行走时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一跳之下竟然有三米五远,它又强化了。

  H市郊外有一座道观,名叫天罗道观,里面人数不多,只有三名老道士和几个道童,天气晴朗时,总是人来人往,香火还算不错。

  接受了市民的赞助,道观内的道士很是尽职,只要一有人求助,总会一丝不苟的完成,哪怕不吃饭也要帮人解决,像什么法式、驱邪、阴气沾身、卜卦等等,只要有人求助,没有说不去的。

  一来二去,附近几个省市都知道了这家道观的威望,只要遇到什么邪乎的事总要来这里请道士,还真别说,这道观里的三名道士真有些本领,请过去之后,立刻手到病除,麻利的很,渐渐的名气越来越广。

  这天晚上,道观内人很多,有人做法式,奇怪的是,本该三名老道开坛作法,可却少了一人,要求做法式的人虽然感觉不适,但也没说什么,毕竟有求于人。

  “唧!”正在道士们全神贯注念咒语的时候,突然听到天空传来一声鸟叫,两名老道士浑身一震,猛然站起身,其中一人伸出手,天空的血鸟突然落下,化为一滩血迹掉落在老道的手掌上,血液流动,竟然变成了两个字,阴险!

  “不好,天冲师弟有难。”两位道士大惊,不顾议论的市民,快步跑入汽车,命司机直奔H市中心。

  ••••••••••••••••此刻,杨旭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跳跃,终于远离H市,来到郊外的一处破宅内,以前常听别人说这里闹鬼,所以很少来这一片转悠,既然现在变成了僵尸,也就不怕什么鬼魂之类的,他倒要看看,这里面到底有没有鬼。

  抬头看了一眼阴风阵阵的老宅,杨旭没有一点畏惧,很是平淡的跳向里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发烫的冷水说:

  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