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冷风

  冷风如刀,将无限蔓延的黑夜撕裂为碎片。

  火车红漆斑驳,在黑夜的碎片的夹缝中兀自穿插着,如一道急流的血。

  在残破的红色背面,站着一个男人,呼吸着破碎的黑暗,如刀冷风视他的脸为砧板,肆意而又随意地在上面留下一道道刀痕。

  火车上的灯早已熄了,男人嘴里叼着的一支桃花,未眠。

  他把头一甩。

  这一甩,可谓是极潇洒的。这个动作他仿佛做过了千百次,那脖颈转动的角度一度不多一度不少。被风吹散的长发,如同要挣脱头皮的羁绊了,却就在这一甩之下,服服帖帖地皈依耳际。

  这一甩,如同不可一世孤傲高冷的古代剑客,临风不羁地一甩,下一秒,一场动人心弦的决斗就要开始,一场巅峰的比拼。下一秒,其中一个人就要身首异处,剑,也将染上鲜血。

  这一甩,又如同万里长屠的古代帝王,万人之上,居高临下地一甩。狂风卷集着沙砾,吹散了他的长发。他的眼睛却透着光亮,带着征服的快感和占有的决心。下一秒,一场永载史册的千古之战就要打响,将士们将用长矛短剑蘸着鲜血写下诗篇。

  然后风又起,长发继续凌乱飘逸。

  在男人凌厉而又粗糙的脸孔上,架着一副厚如瓶底的眼镜。上天给了他一对模糊的眼睛,他却用它们寻找清丽的风景。眼镜后面的那一对小眼睛,清澈如千丈见底的泉水,狂傲中透着尖锐,犀利中透着冷峻,戏谑中又带着一丝对这个世界的悲悯。狂暴如风,在撞击过他的镜片,见识了这样一对眼睛之后,却也乖乖逃跑了。这是一种怎样的力量!

  除去他一头凌乱的长发,只要看他一眼,也能知道,他是吹惯了风的人,他的脖子细而长,顽强地支撑起他的头颅。他的身体瘦削,甚至可以用枯瘠来形容。他整个人像煞了那被长风雕琢了千万年的瘦石,奇崛而遒劲。

  冷风吹起了他的衣领和裤腿,他看起来更瘦了。

  男人拿下口中的桃花,把它一瓣瓣摘下,随意地撒落在地上。也撒落了芳香。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潇洒地含在口中,旋即又吐出,原来含的是另一头,他还吃进几根枯脆的烟草。他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用两根手指一夹烟屁股,又含在嘴里。接着,他掏出打火机,笨拙地点火。

  冷风吹过,火灭。

  再按,再灭。源源不断的冷风熄灭了源源不断的火。直至他的大拇指酸痛难耐。终于,他放弃了,谁说抽烟一定要点火?他决定就这样含着,用心灵来品尝烟草的清香。还有寂寞。

  用寂寞消除寂寞。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刀。那是一把极普通的刀。可是,它有多大的威力?谁知道呢。小李飞刀只是普通老铁匠用普通的粗铁普通的温度打造的,却具有令江湖中人闻风丧胆的本事。一套极普通的太祖长拳,到了北乔峰的手上,就有了以一敌百的力量。

  那是一把美工刀。它会有多大的力量呢?

  只见男人抄起美工刀,开始梳头。

  每梳一下,落下无数碎发。可他毫不在意,仍然用刀子梳着,碎发如漆黑的雨,纷纷扬扬落下,却永不会聚。只是如凝固的黑暗,封存在柱状的发丝里,又消失在黑暗中。

  刀既然出鞘,便不能不见血。男人潇洒地割破了自己的手指。用黑色的鲜血祭奠他死去的爱情。那个让他倾尽一生的女人。他不恨她,他只恨自己。为了保持自己孤独的形象,抛弃了自己心爱的姑娘。

  “我是一个浪子。”他对她说,“而浪子是不能泊岸的。”然后他就走了。走向冷风,走向寂寞。留女人哭着大喊:“你个婊子!”

  “这都是过去的事了。”他对自己说,可是他仍放不下。“带不走的放不下的让大雨浸湿吧。”他唱道。可是没有雨,只有风,冷风,吹不净的冷风。他本该哭的。可是他是个男人,男人是不该哭不能流泪的,要流就流血吧。这两种咸的液体终究只能流一种吧!

  可是孤独与寂寞,他一下就占了两种。

  寡淡无味的烟,终究还是吐了。

  酷k匠◇7网首发{!

  锈迹斑斑的刀,终究还是收下了。

  冷风也终究仍在吹着。

  孤独和寂寞既然不会消散,就让它继续渗透吧!

  男人消失在了夜色里和冷风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