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迫不及待的让司机载我们去见那个人,可司机却说者急不得,要先联系一下那个人,既然急不得,那就只好让他先去联系了。

  他让我和Lori就在这等着,事成了给我们通知,说着把电话号留下了。

  本想不会太久,可不知咋的,我们一直等到了晚上7:00,我和Lori急得回了宾馆。结果刚到宾馆,电话就响了。

  干!这司机玩我,让我回到那个早饭摊!

  没办法,我只好又拉着Lori去了,这次我留了个心眼,让姚飞他们几个尾随着。

  到了早餐摊门口,司机打了个手势,招呼我们进去。他带我们从后门走了进去了。

  结果我发现这早饭摊还别有玄机,后门移开后还有个暗门。

  门开了,里面坐着一群人,围着一个看着得120岁的老头。那老头虽然十分苍老,但眼神中还是目光如炬。老头的脸满是褶子,但还是能看出他满脸的伤疤。

  看得出这个老头是这群人的老大,鸭半靠着椅背,干枯的手指夹着烟,吐出一口烟后他开口了。

  “你找到了他们的基地?”

  “什么基地?”我疑惑。

  “你不知道?”我点头默认。

  “坐下吧,咱们慢慢谈。”

  说完有人给我们搬来椅子,我们坐了下来,老头又道:“让我理一理,年代久远,事关重大,疏忽不得。”他的眼神好像回到了从前。

  “知道二战后纳粹投降了吧。”“当然。”“但你知道他们还有一部分余党吗?冯拾泰得三兄弟。他们在二战时不是很重要,但绝对的狂热,他们背《我的奋斗》就像我们背毛主席语录一样熟。二战结束后,三兄弟带着残余的党卫队来到了我国东北于俄罗斯边境地区,并建立了生化基地,研究病毒。他们的实验全是用活人!”说到这,他好像心里揪了一下,顿了一下。“他们借中国内乱,从边境大量抓取边境居民,由于纳粹组织严密,从没人逃出来。知道有一天1营北墙垮塌,我们这些人才逃出来,我们也举报过,但就是找不到了,只知道大体方位,却从未再见过基地。不说这些了,说说实验吧。”

  最2E新7)章节。上酷匠Ww网f@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七百万只函数说: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