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墨镜呢?他被拖到哪里去了?”我发现他有些跑题。刘斌扔下烟:“我当时就放弃了救铁面的想法,他已经死了,还不如把墨镜救出来。我立即跑出了宾馆,一路尾随着那个人,墨镜貌似昏了,被五花大绑着。夜色昏暗,我啥也看不清。只是一直跟着他走,就到了一处工厂,大门紧闭。我看到那个神秘人,唔,暂且这么称呼,对着大门刷了一下卡,应该是刷卡,然后大门就开了。工厂看起来废弃了很久,但四角围墙上的瞭望台看起来并不破败,应该是加盖上去的。每个瞭望台上都有重兵把守,他们绝对不是中国人,关键的是,我看到了他们的袖章,是万字旗!纳粹万字旗!我觉得此地不易久留,于是就离开了,但是就在我离开的时候被发现了,刚才那个神秘人跑了出来,我东跑西跑听到了枪声,过后神秘人就不见了,接着就看到了你。”

  我有些怀疑,刘斌不应该和那两个人关系很好吗,怎么一点都不愤怒或悲伤?况且天黑的连脸都看不清,又怎么看得清小小的袖章?但也只是一闪念,没有太在乎。

  我一直等到大家都睡了,才叫醒Lori,他是JC,应该能帮上大忙。

  天快亮了,我和Lori又上路了。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我从昨晚上吃了一块肉干后就没吃饭,虽然天还没亮透,但是卖早餐的、开车的、打扫卫生的,这个点就已经起来了。

  我拉着Lori陈直奔一个早饭摊,要了一碗粥,几根油条就吐露吐噜吃了起来,正当我吃的正爽时,一抬头,却看见了他。

  “两个茶叶蛋,一碗豆浆。”

  这他妈不就是那个一开始司机吗?

  我立马放下油条,抹了抹嘴,一个箭步冲过去拉住了他。

  “这顿饭我出钱。”我急忙把钱递给摊主,“我们一起的。”那司机吃了一惊,显然没反应过来,我拿了饭,把他拉了过去。

  更新。;最{快1`上|酷R9匠JK网jt

  “快吃!边吃边说,我们需要调查些事。”我边吃边说。

  “啥事?”司机一脸茫然,“咋地啦?你想干啥?”

  我把经历删掉一些后跟他说了一遍,然后问他:“你知道那是咋回事不?”

  司机若有所思的心思了一会:“不清楚,不过我可以带你们去找个人,他可能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七百万只函数说:

  麻烦大家萌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