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但我相信他们和我一样,都憋着一肚子的问题。。。

  到了宾馆,Lori陈站在门口拿着手机,好像在说什么,我们把他硬拽回了房间。我拿出来那把64式手枪,Lori陈一下来了兴趣,我说“枪是我捡的,之前枪口堵了一颗螺丝,可现在还是打不出来(前面忘了说了,Lori陈是一名JC,对于64,他算是熟得像自己的手指头一样。)他皱着眉头把枪拆开,枪机没有问题,枪口也没有东西堵着。他拿着一颗子弹,拧开弹头,弹壳内空空如也……

  那他那什么打得我?

  我问姚飞:”你看我头上有什么奇怪的吗?""额....你的头更像个蛋了“我一脸黑线。这时,Lori陈叫了起来了,“你们看这颗子弹!”子弹壳上“NKVD”四个字母。

  "NKVD"即“内务人民委员会”(苏维埃秘密JC组织)二战爆发后,组织中一个部门改名为克格勃。

  NVKD!我一惊,这是苏联货,再看到咖色握把片上的CCCP...这绝笔不是六四。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马卡罗夫。

  我考虑到Lori是JC,还是把枪给了他,还是折刀用到最后能保命,但刚才我把折刀扔过去时,为什么凶手不还击,反而扔下枪呢?绝对不可能是因为这枪突然哑弹了。

  我站起来,定了定神,去找刘斌,他一定知道了些什么,可刚才不好说,所以才没有动静。

  我到了我的房间,看见刘斌一个人坐在床上吸烟,一脸愁闷。听见我来了,他转过头,说了一句:“铁面和墨镜死了!”

  “怎么可能?”我被吓了一跳,心脏差点偷停。“俩小时前还好好的,怎么就死了?你怎么知道的?”刘斌使劲吸了一口烟,顿了顿道:“还记得咱们一起到小树林吗?其实在没有进小树林前我就听到了枪声,回头看的功夫,你就不知道钻到哪了,我叫了几嗓子,没人回应,我就回去了。因为那个地方不能单独行动,如果我冒然去找你,自己也会丧命,那里有太多未知。我拿出了棍子,拼命往回跑,一切都晚了!就在我进大厅的时候,凶手正拖着墨镜走出来,显然,墨镜还没死,他身上没有血。我藏在垃圾桶后,看着他走远了,便进了宾馆,可是铁面和老板都死了,关键是铁面的面具被一枪击穿了。”说到这他好似特别惊,“你知道他的面具吗,铁面可不是铁,是一种新型合金,能挡住64的子弹,但是合金不多,制作了1mm的厚度,所以凶手的武器,一定是54及以上的武器。”我联想到之前的经历与子弹上的字母,说:“应该是德产PPK或者PP。”

  (酷!匠l网-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七百万只函数说:

  安啦!这里不一定能看懂,很多部分奇奇怪怪,有些不合常理,后面会解释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