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硬着头皮往里走,拿着折刀的手在颤抖,像我的心理。我感到有东西在看着我。

  一瞬间,灯全亮了。被监视的感觉也消失了。

  我撒开丫子向宾馆跑,虽然天寒地冻,我却满头大汗。就在我快要跑到时,灯,又熄灭了。

  我一转头看到了那个监视我的人,站在街角,它发现被我看到了,但并没有逃跑,只是掏了掏都,虽然有一段距离,但我还是看到他抽出了一支手枪,64式。

  它对着我这边啪啪啪射了好几枪,似乎还挺准,我的头发中间被射了一个东,再往下一厘米,那绝对是死路一条。我朝他扔过去飞刀,它一下抓住飞刀,扔下枪,跑走了。

  我小心翼翼,看到周围的灯又亮了,我才过去捡起了那把64式,取出了弹夹,却发现弹夹是满的,我安慰自己,这或许是凶手换了弹夹,还没来得及上膛。当我看到呛口时,我的背后一阵冷汗。

  枪口,里面是实心的,里面已经被堵死了,只剩下了黑洞洞的消音器。

  &看aF正U#版‘章B节n上酷@匠‘网$√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这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我试着把堵住枪口的遗物弄了出来,是一个没什么特别的螺丝钉。

  凶手把枪扔下干什么?

  我一边疑惑着一边把枪上了膛。我一共有20发子弹,其中14发是在刚才的路上捡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见到子弹,但是会用到的。我就把这一个口径的全捡了起来。

  我在黑暗中摸索地走着,突然一个光头(吴克)抓住了我。刘斌!?我心说你刚才跑哪去了。他压低了声音的对我说:“往山下跑!”逃跑,哎这我擅长。这时又有枪声响起,我准备开枪还击,可扳机却扣不动。我暗叫不好,拔腿就往山下跑。一块石头不识时务地溜达到我的脚下,一个没注意,我便开滚了。

  山路十八弯哎不知怎的,我就这样滚到了公路旁,沿公路跑了两三百米,一辆出租车迎面而来,司机师傅一个大转弯来到我跟前,姚飞竟在车上。我拉开车门,对司机说:“往回走!”

  我跳上了车,拿出事先伪造好的JC证亮了出来,我突然反应过来,刘斌还没上来,急忙让司机停了下来。刘斌气喘吁吁的拍着车门。我让他上来了。这是个错误的决定。

  刘斌是上来了不错,可不知哪来一只野狗也跳了过来,我见势不妙急忙压在刘斌身上关门,可这狗壮实德很,让我半天愣是关不上门。那狗目露凶光,嘴上还有鲜血。我让司机一加速,我一开门,一下子把狗打了出去。“先不回去了,去城里。”

  “刘斌,你怎么会在那?刚才是怎么回事?”我从他身上下来,等了一下说到。他靠在座椅上,胸部像风箱一样一起一伏的鼓动着:“让我歇一下,脑子有点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七百万只函数说:

  球支持!求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