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地方很隐蔽,在一座山上,所以说没有认识的人是进不去的。东北山多,我们也没有办法挨个去找,于是我们各自打听,约定在晚上八点在宾馆汇合。

  按我的想法,一般的有钱人不会去那种射击场,而穷屌丝还是比较愿去的。

  这么想着,我拦了一辆出租车,去理工大学看看。司机是个热情的东北老大哥。“去哪,小伙子?”他说着递过来一根烟。我摆摆手,说:“理工大学,多少钱?”“10块,咋地?你去给学生上课?”“做调查,顺便在回忆一下大学时光。”

  “诶,大哥,你这车上咋有弹壳?”我在后座上发现了一枚弹壳。“啊,我早餐吃了个鸡蛋。”大哥回答得我满脑袋黑线。

  “是弹壳,子弹壳!”我拿起那枚弹壳在他面前晃了晃,“哪来的?”“啊,前几天有几个小青头让我拉他们去靶场,估计那时候掉的。”司机大哥回答。“咋滴?”我脸一黑,扭过头道:“你知道那靶场在哪不?”

  司机大哥显然被我吓了一跳,但转而又立刻恢复常态,道:“你要去?”我点了点头,当作回答。“你算找对人了,我送你去吧!不过要加钱,那地方没人知道,也没人愿意去。”

  #酷匠◎网唯一正s版、,其S他都~n是$'盗版

  在司机一路上接了3个电话,接了三个客人后,我才被送到了一座山前面,旁边是一个小村庄,看着有些破败了。那3个人也是来这里耍耍的,而且他们好像认识。

  既然都来到了这里,不如先和那三个人聊聊,或许能套出些什么东西。我凑了过去:“嘿,鱿鱼筒!”

  我估计这开场白会被揍,事实却不是这样。“嘿,鸡卷!”一位仁兄答道。“你们几个知道去射击场的路?”“不,不知道,一会在街上会有一名神父来接咱们。”“街?前面不是山吗?”我不禁起疑,心想别4W没整到,被这哥几个劫财害命了。

  我跟着那哥仨一直往深山里走,一直从日照当头走到夕阳西下,虽然才5点钟,但在冬日里的东北深山已经要天黑了。我趁那哥仨休息自己跑到一边,掏出手机想给队友打个电话,因为现在看来8点我是回不去了,可该死的是这鬼地方竟然没有信号,我只好拿出以前买的卫星电话。

  “马德?!这咋没信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七百万只函数说:

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