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舒川,苦逼上班族,黑市常客,猎奇狗,每年我都会请假调查猎奇事件,当然不只是我,还有四个队友,我们调查这些事,写出来,再发表,可以获得不少的钱,当然这也是爱好。下面我会讲述第一个事件----东北追魂枪

  “嘿,鱿鱼筒,你在跳踢踏舞吗?”姚飞指着我的脚步说到。“闭嘴死胖子!天这么冷冻不住你的嘴!”我回敬。

  Lori陈三人从天际线出现,并缓缓的移动过来。

  “你们仨咋不打个车呢?”姚飞土豆一样头上冒着热气。““别提了,这破地方哪有什么出租车,连个马车都没有,我们从火车站走来的。”Lori陈回答到。Lori陈是男的,这么女性化的名字其实是个音译,他是典型的东北满族人,高鼻梁,大鼻子,就是这蛋一样的头比较奇怪。

  傍晚,收拾停当,我们入住进了一个小宾馆,这种小地方一般比较便宜,最重要的是比较容易听到我们要的素材。我和姚飞一间屋,Lori和阿菲、佳姐住一间屋,这么住还算省钱,就是眼福全让Lori看走了,留下我和姚飞两个基佬,不,我和姚飞这个基佬住在一起。

  我和姚飞都带着一把折刀,倒不是说有啥不法所图,就是以防危险,谁知道这次调查啥呢?

  以前的时候,我们调查过各种奇奇怪怪的事,鬼神,多半是人装的,凶案,基本都报了警,当然,这些“素材”我们都会记录下来。

  不过这次我们五个是作为志愿者来调查这个事的,JC志愿者。这次是一个迟迟未破的案件,共有五组共30名志愿者参与。

  话说中国禁木仓,那木仓这玩意可就成了稀罕物件,谁要是能耍耍可是可以好好吹嘘一阵子。

  东北估计是中国木仓最多的地方了,有一些人有猎人证,可以合法持木仓狩猎。当然我们这次要去的是一个射击场。

  这个射击场并没有注册过,但是价格便宜,武器种类也全,但是附近经常会有人被冷木仓击中,JCSS来这里调查过很多次,却一直没有抓到店主,也没找到开冷木仓的家伙。

  其实没人见过店主。

  这次行动的奖金是2W,如果成功了,我们每人能分到4000块,这一个月的工资就有了。当然,如果我们能直接抓获凶手,翻一倍。还有可能我们会被另一组志愿者拉去挡枪子,也有可能再也见不到那2W块钱。

  所以我们为这种惊险的活动做足了准备。我从黑市搞了两把万能钥匙,两根甩棍,三把折刀,还有超级难吃的军用能量棒。别看着甩棍、折刀比放冷枪的家伙的武器弱的多,但真打起来,只要能靠近,那放枪的家伙非死即伤。

  这一晚上我都没睡好,总是感觉床在蠕动,好像要告诉我不要去那个射击场。

  翌日清晨,我们打点好行李,一人背了个小包,去吃早饭。

  k酷匠网%$唯l一正E版,W其他'w都S是'盗*$版D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七百万只函数说:

新人啊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