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下吧!”听到秦风的声音后,我停下了与沙包的练习。

  我很疑惑的看着秦风,因为他从来不会在我练习的时候叫我停下的,这样子看来,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了。

  “老大叫你回去,有事找你!”

  老大也就是老头,我明显的愣了一下,因为如果有事的话,老头可以直接打个电话过来,或者直接过来的。

  可入今却叫我回家,心里嘀咕着,看来事情应该不小了。不然的话,绝对不会和我当面相谈的。

  也不多想,直接就这样满汗淋漓的坐车回家了。

  到家之后,发现老头正在抽着烟,只不过今天抽的是水烟,也就是那种竹筒烟,后劲很大的。

  我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嬉笑着说道:“怎么了?老头,这么急叫我过来,是不是被女人缠身啊?”

  “你这小子!”老头笑了笑,喷了口烟,随即一脸严肃的样子,“小子,刚才秦天明叫你去他家做客!”

  我愣了,眼里更加疑惑,“秦天明谁呀?我不认识他呀?”

  老头笑的更开心了,像发现新大陆似的眼光看着我,“秦天明你都不认识?那你还敢威胁人家女儿?你这小子可真搞笑啊,哈哈!”

  “威胁他女儿?”

  忽然灵光一闪,原来是秦瑶那百合的老爸啊,不对呀,他爸怎么会叫我去他家呢?

  难道威胁秦瑶的事被他知道了?

  越想我越心惊,因为通过老爷子的一番教导,我也知道了秦瑶他爸不是好惹的。

  总之一句话,他爸上面有人,下面有马仔,俨然是一副打着官府旗帜的黑社会!

  “老头,你说他爸该不会是要杀我吧?”我脸色不好看的望着老头,早在前几天,关于秦瑶百合的事我也告诉了老头,因为被秦瑶他爸的实力吓到了。

  既然老头是黑社会老大,好歹能够帮我想些办法。

  老头也没有急着回答,大厅一时沉寂了,我急得往头上挠着。

  心想着,奶奶的,不是说哥智商提高了么?怎么这个时候会想不出办法的呢?难道智商提高了只针对学习的?

  这该死的!

  通过与社会的深一层接触,我明白了这么一个道理。

  智商高,学习好只能用来干吊,这年头,学习再好,纵然你是重点大学毕业,也要看人家脸色,也要被黑社会威胁。

  这就是教育带来的坑爹啊!

  “找政府?”

  心里闪过一个念头,立马给刷下去了,麻的,这个世界,白色和黑色是不能缺乏的,不然的话太单调了。

  白色的一方没有钱啊,黑色的一方没有背景啊,于是两方一个交*配,完美的诞下了种子。

  于是,最终悲催的我只能求助于老头了。

  “呼!”老头深深呼出一口烟,缓缓说道:“秦天明这个人虽然说心狠手辣,但是做事还是有原则的。”

  “我估计他是有别的事找你,恩…放心去吧,不会有事的!”

  好吧,事到如今,看老头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我也只能期盼这个世界还是有朗朗乾坤存在的。

  要不然,哥绝壁是一个悲剧了!

  于是,一番的清洗身体之后,我也准备出发,一到门口,竟然看见秦瑶这百合来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她,我害怕的心就有些定了下来,而且那股调戏的心总是那么的活跃。

  “嘿,秦大小姐,怎么这么有空啊?”说着,我还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身上的清香让我再次的大吸一口。

  秦瑶这次没有驳开我的手臂,面无表情的说道:“我爸叫我带你去我家,快走!”

  看着她一副冰山的样子,我估计就是佛祖看到都会有火了,当然,至于是哪里出火也很难说。

  因为,这百合的身材实在是太好了。

  要不是看着这里是大街,而且小雪有可能在附近的话,我估计真的会上前抓一把轻松轻松。

  随后,我跟秦瑶两人上了一辆黑色的大奔,慢慢的驶入了公路。

  车上一览无遗,坐在车内的只有我跟她,至于那个开车的司机,我反正是看不见的,也不知道他是男的还是女的。

  因为车的后座跟前座竟然隔了一大块铁板,也就是司机看不到后面,我们也看不见前面。

  我很郁闷,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设计。

  但很快,我就不郁闷了,相反,很是高兴。

  仔细的瞧着,这秦瑶竟然穿了一条紧身的牛仔裤,把腿型展现的很完美,似乎没有一丝赘肉。

  “狗日的,怎么这年头校花都要搞*基!”我愤怒了一下,随后也放开了心,双手放在车座上,慢慢的,慢慢的。

  终于,我摸到了她的大腿!

  她那一双眼睛冷漠的看着我的一切行动,我不禁心一颤,尼玛的,摸一下会死吗?不至于用杀人的眼光吧?

  靠,老子还就不信了!

  于是,我一个手反转,把秦瑶抱了过来,把她的双手扣住。对于这么一个小动作,我是有些自豪的,也不枉这一个星期来的训练。

  当我的双手准备攀登山峰的时候,我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妈的,怎么回事呢?”我嘴边喃喃自语,随后一下抬起了头。

  这下子终于发现哪里怪了,秦瑶这百合依旧是不声不动,简直跟个僵尸似的,浑身散发出一股寒气。

  “喂,你干嘛不反抗?”我轻声的对着她的耳边说道,心里痒痒的很想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

  秦瑶这丫的就这样盯着我许久,这才开口说道:“有用吗?”

  我不明白,完全不明白,凭借我这都快达到天才的智商,还是不理解她那三个字。

  “有用吗?”

  m酷#匠G网首(发f

  是说我威胁她,所以她根本不可能反抗吗?

  可是这可能吗?

  经过老头的一番分析,我越加肯定自己绝对不可能那么容易就威胁到秦瑶的。

  “我干!!”

  我认输了,最终我还是放下了秦瑶坐在车上一句话也不说。

  十余分钟之后,终于到达了秦瑶她家。

  当我看见那一栋犹如怪物似的高大建筑之后,我承认我他妈的赤果果的羡慕嫉妒恨呐。尼玛的,这哪是家?简直是皇宫啊,狗日的,难怪这秦瑶整天一副高人一等的样子,要搁了是我,估计绝对会变成一个绝壁纨绔太子党。

  这时候,我才终于想起并且重视老头说的那一句话,秦家的所有财产,估计能够买下整个湖阳市。要知道湖阳市而不是一般城市啊,虽然相比京城那些落下一等,可也是全国有名的啊。

  “难怪敢那么的嚣张跋扈啊!”瞄了一眼的秦瑶,心里不禁唏嘘几下。

  正中心的一间屋子,在大门的两侧,各自放着两个足有一人来高的石狮子,张牙舞爪,威武凶猛,而门口更是站着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

  走了过去,感觉到那两个保镖的实力,一个都能完爆我了。

  至此,我走路都小心翼翼,我怕,我真的很怕就这样被人干掉了。

  你说,要是我是孤家寡人,我是肯定不怕的。

  可是人啊,只要你不是一个绝情的人,那就绝对会有牵绊的!

  秦瑶此刻走在前面带路,我在后面跟着,我们都进去了那间屋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