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醒了啊?”

  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便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我知道那是谁,从小抚养我长大的一个老头。

  可是我不是死了吗?难道老头也被人杀死了?我心里有太多的疑问。

  老头似乎知道我想什么,不好气的对我说:“你没有死,只不过流血过多昏迷了。”听到这话,我顿时又感觉是上天庇佑,连忙准备下床去烧香拜神。

  嘶!

  下面某个部位一阵疼痛,我脸色发白,大出汗水。

  这一刻,我才想起来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我恨起了佛祖,都是他该死的,无端端的送一个美女给我。

  这下可好了,男人最重要的东西没有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酷xI匠I网^u永●◎久"免费o看)小说sJ

  古有郑和下西洋,今有一名屌丝命归西天!

  正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老头拿给我一瓶黑漆漆的液体,不知道是什么,直接叫我喝下去。我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希望了,就算你给我吃龙肉也没有味道了。

  心里大呼,仓井大姐,从此我要远离你而去,呜呜呜!

  老头最看不得人矫情的样子,一下子愤怒的对我说:“干你娘的,你喝不喝,不喝老子放狗咬你!

  我一下哆嗦,自小屈服在老头淫威之下的我,根本而不敢反抗,拿起液体喝了下去。

  黏黏的,骚骚的。我一张口寻思着给我喝这个干啊,反正我已经是一个废人了,我从来没有奢想过喝下这个液体我就雄风大振,恢复光荣风光。

  老头不理会我的呻吟,转身就往厨房去了,似乎在捣鼓什么东西。

  这时候,一阵风吹来,我一阵凌乱。

  想起以前自己,即使是一个屌丝,但好歹还有个弟弟陪着自己,每天看着仓井,度过那无数难熬的夜晚。

  我可以感觉得到自己的弟弟还在,没有被咬断,但是我觉得没用了。一想到电视上的那些太监一边说话还要一边那这条手帕捂着嘴,心里就只想吐。

  完了,完了,自己以后也会变成这样了,说话比娘们还娘们,听到别人起鸡皮疙瘩。

  再说,我现在活着有什么用,去到学校被同学知道,他们会怎么看待我,我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呢。

  想着,想着,我就忍住疼痛,准备往家里外的那条小河区,来个跳江身死。

  心里好那个悲催啊,为什么屈原爱国跳江那么多人敬仰,而我却肯定因为小弟*弟没了跳江而被人嘲笑。

  于是我又没有了那个自杀的胆量,要是真这样的话,那我死也不瞑目啊。

  就在我这个想法退去的时候,老头手里拿起一个碟子,上面有着十余块黑黑的不知道什么的东西,看着像有点焦了。

  “老头这不会是给我吃的吧?娘的,这吃下去估计我也没命啊。”我一脸的无奈,可老头完全不听我的话,竟然实施粗暴措施,使劲张开我的嘴巴,用筷子一块块的夹到我的嘴里。

  当我全部吃完之后,看见老头一脸淫贱的样子,笑嘻嘻的对我说:“小子,你有福了,这可是二十年年龄黄狗的小弟*弟,能够以形补形的。嘿嘿!!!”

  “我干你娘的!”我大声的骂着老头,就算这样你也不用把这个煮来给我吃吧,我顿时立马伸手去抠喉咙,可老头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我背后一击,整个人晕了过去。

  …….“你要拆线?哪里?”一个身穿白大褂的老头看着我,并且不断的审视我的身体,想找我我哪里受伤了。

  这诊所虽说不大,但现在却又很多人在这里,尤其是还有好几个护士姐姐在这里,我哪敢说出来,于是,我暗骂了老头他娘的,便把老头医生拉倒旁边的一个角落。

  我觉得自己就像做贼一样,走到角落之后,还转头审查周围有没有人走过来,这实在不能怪我啊,我这不是为了自己的脸面着想吗?

  “哦?原来是你的小弟弟被狗咬了啊!”老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声音中气十足,所有人都听到了。

  “噗嗤!”我看见那几个护士姐姐都笑了,很明显,女的都听得出来小弟弟是啥东西,我心里那个恨,看着这个没事人一样的老头,恨不得拉泡屎直接扔在他的脸上。

  无地自容啊,我不敢抬起头,就这样低着,被老头拉近一间小房间里。

  “好了,不用害羞,赶紧脱裤子吧!”

  “脱脱脱,脱你妹啊。”我心中嘀咕着,心里暗暗诅咒着这老头,但我还是心甘情愿的做了,没办法啊,人家是医生,这方面有研究啊。

  老头立马蹲下,我一想到自己的小弟*弟的第一次就这样给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想死的心都有了,幻想那个画面,一个深情专注的老男人按摩按摩你的小弟弟,这没事还好,这万一还动起来了,我真怀疑自己是不是性取向变了。

  “汪医生,老板找你!”就在我快脱内裤的时候,一个护士姐姐敲了敲门,大声的说道,我心里大赞,大呼了一口气。

  可接下来老头的那句话,真让我有种泪奔的感觉,万分的想感谢他。

  “这样啊!”老头沉吟了一会,道:“那好吧,小丽,那你就帮这位小兄弟拆线吧!”

  我一下子就转移到视线到护士姐姐的身上,只见她听到老头的话语之后,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板着脸反对,而是涨红着脸微微点了点头。

  Yes!

  我心里万马奔腾,果然还是护士姐姐好人啊,不愧我看了很多年的护士爱情片,上天的恩赐啊!

  奶奶的,哥的第一次啊,嘿嘿,想着想着,我的小弟弟竟然有种莫名的感觉,似乎热乎乎的。

  随后护士姐姐轻步走了过来,看着我那猪哥样,不禁笑了笑,道:“好了,不要乱想了啊,不然我对你客气了!”

  “啊!好的!”我也不管了,直接很畅快的脱下了裤子,一副‘你想碰就碰啊,我不介意的’的表情。

  “啊!”谁知道护士姐姐顿时叫出声来,双手遮住红扑扑的脸蛋,大声娇骂道:“混蛋,谁叫你脱裤子的啊?”

  我晕了,有点搞不明白,丫的,弄这个不脱裤子你怎样帮我拆线啊,难道你还会变魔术啊。

  当我正要说话反抗的时候,护士姐姐似乎也知道自己说错了,狠狠瞪了我一眼:“我是说,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有下一步动作,知道吗?”

  我“哦”的一声,表示明白,心里却歪歪起来,要是你不出声的话,那我不就可以有下一步的动作,哈哈。

  护士姐姐开始蹲了下去,深呼吸了口气,手里开始往我的小弟*弟去了,准备开始拆线。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我坐在了高高的凳子上,一个穿护士装的女的蹲在了我的下面,奶奶的,这情节不就是?

  心中一下激动,小弟*弟竟然弹了起来,打到了护士姐姐的脸蛋。只听见她‘啊’的一声被吓到了,随后抬头狠狠的瞪着我,我也不好意思,毕竟自己的错,赶紧讪笑道:“额,对不起啊,一下子没有控制好,不会有下次的了啊,嘿嘿!”

  经历过刚才一连串的事之后,护士姐姐似乎也胆大了起来,手上速度开始加快,很快就把白色绷带给拆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似乎真的控制不住了,每当护士姐姐手上的动作动一次,我就有种邪恶的感觉,直到她终于拆完那个绷带,我一下子奔溃了。

  “啊!”

  “啊!!!”

  第一声的‘啊’是因为我太过于舒服了,十几天的在家休息,储存的精华一下子喷了出来。至于第二声的‘啊’则纯粹是被吓到了,只见我的所有精华竟然喷在了护士姐姐的脸上。我看见她愣了好一会,随后大声的尖叫出来。

  “额,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啊,你赶紧去洗洗吧!”脸上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心里却是狠狠的爽了一番,奶奶的,不愧是厚积薄发啊,这准度够牛比啊。

  护士姐姐也回过神来,一副想要杀了我的样子,随后踉跄的跑到了房间的洗手台。

  看着那转瞬即逝的一番风情,我的乖乖啊,就这画面,简直无敌啊,此时,我感觉什么仓井的都弱爆了。

  心里不禁感叹,难怪这么多年过去了,护士永远是男人的最爱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飞天说:

新书,请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