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浓厚的乌云涌动着,这白昼犹如入夜一般昏沉黑暗,仿佛是给整个天空盖上了一层黑布。倾盆暴雨就像是挂在天边的瀑布,飞流直下。

  闷雷暴雨,气势磅礴。似乎只有我们投降,它才肯罢休。

  武道国东都城城门楼上一个中年男子身穿紫袍,头顶白玉冠腰悬白玉环,徘徊在城楼之上。眉宇间透出一股威严的气势,愁眉深锁,若有所思。这男子正是东都城中的大将军陈龙武。

  城楼上陈龙武愁眉不展双手负背俯视着城内,暴雨已经接连不断的下了三天,东都城内已是一片洪流。街面上商户店面门窗紧闭,街道上的雨水足足有半人高,整个东都城中不见一人踪影,往日里的繁华消失一空,现在的东都城犹如一座死城,除了暴雨落在水面上哗哗作响,再也没有半点生机可寻。

  “报”随着一声叫喊,一个浑身湿透的侍卫匆匆来到陈龙武的面前禀报道。

  “报告将军,东西南北的防洪闸门均已打开,洪流已引向环城的淮河之中。”

  东都城四面由淮河围绕,东西南北各建有排引洪流的河道,陈龙武暗叹道,“幸好早年就命人修堤建坝以防天灾,到了如今果真派上了用场,如若不然东都城怕是少不了被洪流淹没的结局!”

  陈龙武依然俯视着城内,顿了顿才开口说道,“天灾无情,东都城一片繁华毁于一旦,罢了罢了。只要城中百姓无恙繁华定可重建!”随后想到了什么又对侍卫吩咐道,“去通知各个将领,暴雨一停马上开仓放粮救济百姓不得有误。”

  陈龙武转身抬头看着黑沉沉的天空心中感叹,我东都城历年来风调雨顺,这世道当真要变天了么。哎,只是苦了城中的百姓!

  天赐龙武将,铁骑踏四方。破敌十万军,狡兔扑恶狼。

  这便是当朝国主对陈龙武的评价。

  陈龙武自小习武,家传的陈家拳更是练到了极致,以自身的武艺在武道国中难逢敌手,对兵法布阵也极其精通。国主爱才,便封了护国大将军一职,陈龙武领命率铁骑三万,对抗外敌数十余年征战沙场。

  手下三万铁骑训练有素,每一个皆由陈龙武亲自挑选,个个都是以一敌十挡百的死士。最强一战更是以三万铁骑破了敌军十万兵马。这一战成就了陈龙武的威名,也灭了敌军的气势,从此敌人闻其名便丧其胆。三万铁骑守住了武道国这一片净土。这一战也被武道国的四方百姓传为佳话。

  不久后又是一名侍卫前来禀报,“将军,三姨太今晚临盆待产,三姨太想让您回府。”

  陈龙武听到消息粗壮的身躯微微一震,皱起眉头,眼神变得凌厉。三姨太韩盈梦身孕已有九个月多,陈龙武虽然知道即将临盆可是陈龙武万万没有想到会是今夜。现在暴雨未停城中情况也是万分紧急,陈龙武想想做出了决定。

  “现在城中情况紧急万分,我必须亲自在场指挥,派人去请城中最好的稳婆接生,不得有误。等到暴雨停了我自然回府。”

  侍卫得到命令便转身下了城楼再一次冲入暴雨中。

  入夜,将军府內院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暴雨依然没有停止,相反却越下越大,闷雷更是轰隆隆的响个不停。将军府中因为韩盈梦今夜临盆产子,下人都忙上忙下的为其做着准备。

  內院的阁楼中灯火通明,阁楼内不时的传出痛苦的呻吟和稳婆鼓励安慰的话语。下人们手忙脚乱的端着水盆进进出出。

  此刻天空中闪电却纷纷向将军府的上空聚集而来,犹如一条条电龙游离于将军府的上空。一切都显得那么诡异不平常。

  轰隆隆~一阵闷雷响起,声音响彻天地震耳欲聋,雷声过后一道金光突然从天而降,一瞬间照亮整个天空,照亮了整个东都城。所有人抬头望向天际。

  只见那道金光犹如射出的利箭带着长长的虚影划过天际,落在了阁楼之内。接着一切又恢复了黑暗,仿佛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闪电和乌云都散去,暴雨也渐渐的停了。

  “哇啊,哇啊”

  此刻阁楼内传出了婴儿的啼哭声,声音响亮高亢。像是要告诉所有人有新的生命诞生。

  “生了,生了,三姨太是个小少爷。”稳婆抱着刚出生的婴儿激动的喊到。

  韩盈梦产下婴儿,体力不支晕厥了过去。

  稳婆轻轻的把婴儿放在韩盈梦旁边,婴儿的身体这时却发生了变化,身体散出五色光芒。

  金,绿,蓝,红,黄五种颜色依次变幻不停。

  稳婆见此状况以为自己眼花了,揉揉眼睛再放眼看去依然是如此。

  “啊,快来人啊。”稳婆受到惊吓不自觉的叫出声来。门外的丫鬟赶紧跑了进来,看到床上的婴儿也是触目心惊的尖叫了一声。

  很快将军府中所有人都得到了消息,几个姨太太听到消息也匆匆的赶到韩盈梦的阁楼,所有人看到床上的婴儿都目瞪口呆,心神仿佛被定住了一般迟迟说不出话来。

  “赶紧去通知老爷。”大姨太许紫蓝第一个反应过来了对下人吩咐道。

  “大姐,三姐生的不会是个妖怪吧?你刚才有没有看到天空中一道金光闪过落在了这阁楼之中?”一个貌美的女子站在许紫蓝身后小声的问道。这女子正是四姨太顾凝白。

  阁楼内除了婴儿的哭声再也没有别的声音,顾凝白的一句话虽然声音很小,但是在场的人都听的真切。众人心中也变得惊慌,脸色也难看起来。

  许紫蓝对于刚才天空的金光也看的清楚,心中虽然甚是疑惑,但是却不敢胡乱猜测。听到了顾凝白的话,皱了皱眉头。开口说道,“四妹不可胡说,一切等到老爷回来再说。”

  听到许紫蓝的话顾凝白不再说话,但是心里却有一丝兴奋。如果韩盈梦所生真的是个妖怪,陈龙武回来一定大怒。到时候韩盈梦不得宠,对自己也有很大的好处。

  陈龙武在城楼之上也看到了刚才的那道金光闪过,心中惊魂未定,雨也渐渐的停了,对手下的将领交代了一下事情便匆匆向府中赶去。

  来到将军府前正好遇见前要去通知他的丫鬟。听到消息脚步不觉快了几分向內院走去。

  进入阁楼之中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各种疑问涌上心头。

  “老爷,三妹这......”许紫蓝开口询问道,希望陈龙武这个一家之主能有个解释。陈龙武虽然见多识广却也没有见过这种情况,心里也没个答案。

  “都回去休息吧,这件事情谁也不能说出去。”陈龙武身为大将军颜面固然重要,若有这件事传出去让其他人知道陈龙武生了一个妖怪儿子,他那里还有颜面面对四方百姓指指点点。

  众人听到消息纷纷退出房中,心中还是惊魂未定。

  阁楼内只剩下陈龙武,陈龙武大步走到床前想抱起婴儿,谁知刚碰到婴儿的身体便有一股寒意直涌心头,犹如置身于冰窖中一般寒冷,即使练武多年的陈龙武也受到极大的影响。身子不自觉的退后了几步,脸上漏出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呆在哪里紧紧的盯着床上的母子俩说不出话来。

  次日,将军府大堂上,陈龙武坐在太师椅上愁眉不展。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连下三天的暴雨,昨天夜里的一道金光,婴儿身上闪烁的光芒,还有婴儿极其寒冷的体质。这一切都匪夷所思,虽然这个世界有修仙者,可是自己就是一介凡人,怎么可能生下这样的儿子。难道真的是妖孽不成?

  这时一个美貌女子带着一个小丫鬟踩着碎步来到陈龙武面前坐下,这女子正是四姨太顾凝白,坐下后喝了口茶缓缓开口说道,“老爷,三姐和小少爷怎么样了?”

  “不知道,昨晚我已经连夜请太医看过了她们母子两个的身体状况,盈梦体力消耗太多,休息几日便好。只是婴儿身体虚弱,身体里透着寒意实在是让人捉摸不透,就连太医不知道其中的原因。”陈龙武悠悠开口说道。说话间眼神中有无奈和惊慌的神色闪过。

  “老爷,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讲”

  “昨天小少爷出生时天有异象,近日来暴雨不断恐怕也是随小少爷的出生才引来,小少爷会不会是什么妖邪之物附体了。”

  /N更;新,最‘s快x上酷匠'网

  陈龙武听着顾凝白说的话,心中也甚是疑惑,这么多怪事凑到一块就不是意外了,怕是其中真的是有什么诡异不可想象的事情。陈龙武虽然怀疑但是自己也不愿意承认。

  “如果没事当然最好,但是这事如果传到了外面,四方百姓都知道了,众口难封。到时候岂不是折了老爷您的颜面,老爷您一世英明岂不毁于一旦。再说小少爷身上所散光芒,老爷也亲眼所见。其中的诡异恐怕只有仙人才能懂。”

  顾凝白虚情假意的蛊惑着陈龙武,陈龙武听到这话心中也是怒气难平。若是我陈龙武真生个妖孽出来,岂不是害了百姓。站起身来迈开大步就向韩盈梦阁楼走去。

  韩盈梦此刻已经醒来,身子半靠在床头上抱着婴儿逗弄,脸上挂满了笑容。这时陈龙武推门闯了进来,抽出墙上挂的利剑便要向婴儿斩来。

  “老爷,你这是要干嘛啊?他是你儿子啊”惊慌之中韩盈梦紧抱着婴儿看着气势汹汹的陈龙武问道。

  “我没有这样妖怪儿子,你把他交给我,我这就为民除害,省的以后惹出什么祸端祸害百姓。”

  “虎毒不食子,老爷你怎么这么狠心,你要是想杀了我儿子,你把我也一起杀了算了。”韩盈梦热泪涌出了眼眶,秀气的脸颊有些苍白,下了床抱着婴儿跪在地上。等待着陈龙武挥出利剑。

  陈龙武手握利剑身形定在那里,脸上皱纹多了几道,虎毒不食子何况是人,他那里又下的了这毒手!

  但是如果这事情传了出去,恐怕东都城中陈龙武再也没有颜面面对百姓指指点点。陈龙武心中也是踌躇不已。

  “过几日身体好了,带着他到后院去居住,以后少出府,日常生活开支和用品我会派人送去。”陈龙武丢下手中的利剑,指着婴儿怒声说道,说完转身头也没回就走出了阁楼。

  “多谢老爷宽恕。”

  韩盈梦抱着怀中的婴儿,两行清泪不禁落下。

  三姨太韩盈梦原本是武道国边境医药世家的平常女子,家族祖传的医术学了七七八八。韩盈梦为人温和朴实,相貌也生的俊俏,陈龙武在外征战,难免受伤。韩盈梦一直帮他治疗,日久生情韩盈梦得到了陈龙武的青睐,便娶回来做了三姨太。

  本来为陈龙武生儿育女是她期待的事情,没想到却落得如此结果,不知道究竟是福是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