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凌寒要发火,那些人全都老老实实的坐了下来,再也不敢随便出声了。

这一幕,看在满教室的师生眼中,显得很是怪异,他们不明白凌寒在这几个人之中,为什么有这么高的威望。

按理来说,能来中级指挥班学习的,差不多都是团级干部,凌寒也不过是一个团长,为什么这几个人要对他这么恭敬。

让他们更不明白的是,这帮人为什么要管凌寒叫二当家的。

这时,旁边那个老师对凌寒说道:“不是,凌团长,你能不能仔细的介绍一下自己啊,看得出来,那几个同学对你很尊敬啊。”

看了老师一眼,凌寒笑着说道:“好吧,既然碰到熟人了,那我就重新介绍一下吧,要不也瞒不住。

大家好,我叫凌寒,现任独立军参谋长兼独立军副军长,也是这次独立军前来延安的代表团团长。

很高兴认识大家,希望在以后的学习生活当中,能跟大家称为朋友。”

“不是,你等等!”

这时,底下坐着的一个军官站了起来,问道:“你不会是那个独立军的二级上将,凌寒凌将军吧?”

点了点头,凌寒笑着说道:“恩,答对了,不过没有奖!”

“哇!”

马上,教室里面的那些学员就传出了惊呼声,这个可是传说中的人物啊,想不到今天能够在这里看到他。

“首长好!”

旁边那个老师马上对着凌寒敬礼,大声的喊道。

凌寒马上回礼,说道:“老师好。

还有,在这里您是老师我是学生,您可千万别给我敬礼,要是我哥知道非的抽死我不可。

再说,哪里有老师向学生敬礼的事啊?”

老师马上笑着说道:“哈哈,应该的,不单单是看你是首长,还有你的那些经典战例。

说实话,我上的课大部分都是以独立军的一些经典战役做为蓝本跟实例的。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你应该是我的老师才对。”

凌寒马上从讲台上下来,诚恳的说道:“不不,您在上面讲课,您就是老师。

来,老师,您上去,我回去了。”

开玩笑啊,这个要是让朱老大知道了,那真的会往死里收拾自己。

让老师给自己敬礼,不想活了?

那个老师笑着站到讲台上面,看着回到自己位置的凌寒,而那些同学也是看着凌寒。

凌寒对着那些不断回头的学生说道:“友情提示,大家在上课的时候不要看我,那样你们是学不到东西的。

所以说,大家还是听老师的,要不考试不合格可不要怪我。”

“哈哈哈。”

凌寒说的有趣,让那些学生全都笑了起来,好在大家还是回过头去,开始听老师讲课。

老师朝着凌寒友善的笑了笑,就开始讲课,凌寒则是拿着书看了起来,虽然是以独立军的战例为蓝本的,但是也是让人家了不少东西进去的,对于他来说,还是有必要去好好学习这些新加进来的知识的。

等到下了课以后,老师就离开了教室,凌寒则是收拾着的课本,他刚刚在课本里面做了不少的记录的。

好多年都没有坐在教室里面听课学习了,今天突然来听课,让凌寒又找到了那种熟悉的感觉,作为一个学生的感觉。

跟独立军的那几个军官一起在外面抽了根烟,又随便聊了几句,课间休息的十分钟,就差不多过去了。

等回到了教室以后,学员们都是下意识的看了看凌寒,知道这个是牛人,想跟那些独立军的人一样过去和他聊聊天,但是刚刚都是让独立军的人给围着,他们这些人根本靠不了前。

好在,凌寒是这个班的学生,以后有的是机会见面聊天。

第二节课上的作战环境分析的课程,凌寒也是认真听着,虽然这些东西他懂,但是老师讲的时候会加入一些新的元素进去,能够让他以后考察战场环境的时候有更多的参考。

很快,第二节课就过去了,凌寒又是做了很多的笔记,同时根据老师的一个观点写了很多自己的想法。

等下课起立送走了老师以后,凌寒坐下继续写着自己刚刚没有写完的想法,那些独立军的人一过来看到凌寒在写东西,马上就停住了,在离他一米左右的地方站着,不让人打扰他。

有了这种安静的环境,凌寒就一边想一边写,一直到上课铃响了,才醒过神来。

看了看前面,没有老师,凌寒这才才想起,好像自己是这节课的老师啊。

掏出袁校长给的课程表看了看,凌寒站起来往前面的讲台走去。

教师里的学员们看到凌寒的动作,都很疑惑,不知道他要干啥。

凌寒来到讲台上面,点了一根烟,然后说道:“上课!”

“啊?”

那些人先是一愣,马上班长就醒悟了过来,高喊到:“起立!”

“好了,坐下!”

挥了一下手,凌寒很随意的说道。

直到这个时候,那些学生还是看着凌寒张大了嘴,根本就没有从凌寒由学生突然变为老师的事实中醒悟过来!

凌寒抽着烟,对学员们说道:“同学们,我就不自我介绍了,现在开始上课。

这节课咱们上的是国际关系。

很不好意思的说,我是昨天才接到通知说要来上课,所以没有教案,但是,我在上面讲,你们记笔记,重要的我会写在黑板上!”

凌寒这么说,学员们还是吃惊的看着他。

“好了,都别吃惊了。

说实话,我接到命令的时候,比你们还吃惊。

来来来,醒了啊。”

凌寒拍了拍了手,对学员们说道。

这下子,学员们总算渐渐从震惊之中醒悟了过来。

“二当家的,你是这个!”

一个来自独立军的学员对着凌寒竖了一下大拇指,高声说道。

凌寒要来抗大当老师这件事,参观学习团的人事先也不知道,现在一看自家二当家的竟然既是学员又是老师,那心里的自豪感,简直都快要爆棚了。

“嘿嘿,拍马屁我喜欢,但是现在是上课,下不为例啊!”

凌寒笑了一下,说道,那些学员们就开始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