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河北境内整个广袤的平原地带,现在大部分区域都算是日占区,但也不是铁板一块。

  自从上半年针对独立军的四路围剿落得个大败而归的下场之后,侥幸留在华北方面军司令官任上的多田骏,不断的开口向大本营申请兵力的补充,但收效却是寥寥。

  这里面的原因是很多的,既有受累于五月份开始的诺门坎战役,华中方面军也在不断的向老蒋的地盘发起攻击,比如第二次武汉会战,长沙会战等著名战役,都是在今年进行的,其中长沙会战现在还在进行之中。

  有着这些大型战役的进行,相对平稳的华北,自然就得不到太大的重视了,毕竟日军的战争资源也是有限的,不可能维持那么大的战争局面。

  这样一来,华北方面军的兵员跟装备的补充,速度就慢了很多。

  而且,日军大本营对华北方面军的兵力补充,也不是一下子就把主要的兵力投放到京津冀地带,而是分成了几个重点,尤其是在青岛跟烟台这两个方向,无论是近卫师团,还是第4、第5、第6、第27师团的重建工作,都大大的分薄了原本就极其有限的资源。

  按照大本营的说法,平津地区,只要守住几座重点的城市,确保皇军的统治依然存在,又可以从丰饶的华北平原攫取大量的物资,就可以了,没必要在平原地带过分的部署大量的兵力。

  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平原上无险可守,一旦盘踞在山东的独立军冲了出来,再多的兵力也挡不住独立军那犀利的攻击。

  所以,与其在平原上遭受不必要的损失,还不如尽快恢复青岛跟烟台两地驻军的建制,牵制住独立军的脚步,让他们分身乏术,根本无法从山东地区抽身,反而取得的效果要更好一些。

  基于这种考虑,挡在独立军北上跟西进面前的,除了原本的第36师团之外,也仅仅是增加了几个独立混成旅团的编制,并没有新的师团开过来。

  在这个大背景之下,整个冀中、冀南一代的抗日形式,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形势一片大好。

  虽然说,各地的抗日根据地很少占领县城,但日军除了在城市跟据点周围还有点影响力之外,大部分的区域,事实上已经属于各根据地的一部分了。

  即便因为汪兆铭投敌,正在积极筹备伪国民政府的影响,大批原本就立场不坚定的大小军阀势力,比如孙殿英、孙良诚、庞炳勋等各部,此时都有些立场动摇,日军的魔爪始终是无法延伸到更广阔的区域内。

  有着各地的抗日武装力量的存在,不管是游击队还是正规军,凌寒他们的参观学习团其实路上有可能的遇到危险的几率,小的可怜。

  按照早就规划好的路线,凌寒他们第一站,来到了位于冀南的南宫。

  南宫这个地方,从西汉初年就设有县治,因西周八士之一的南宫适封侯于此而得名,在现在的行政区划上属于邢台市的19个县市区之一,有冀南红都之称。

  从地理位置上来看,南宫处于冀南平原的腹地,属于标准的承东启西、连接南北的黄金十字路口。

  也正是考虑到这个因素,凌寒才会把走出山东的第一站,放在了这里,毕竟凌寒他们人员众多,又有不少的骡马大车随行,即便是要横穿日占区,但交通条件还是尽量便利一点的好。

  当然,交通便利只是凌寒考虑到的因素之一,更主要的是,此时的南宫是冀南的政治、军事中心,是八路军129师东进纵队司令部、冀鲁豫边区省委、冀南军区、冀南行政主任公署所在地,素有“冀南红都”和冀南“小延安”之称。

  对冀南的抗日历史,来自后世的凌寒当然是知道一些的。

  冀南抗曰根据地历史上是由129师创建的,主要领导人是陈再道、李箐玉、宋任穷等老一辈革命家。

  去年二月,陈再道率领129师5个连的兵力进入冀南,带领冀南人民浴血奋战,最终打出了一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军。

  八年抗战中,冀南大地英雄辈出,仅八路军旅级干部就牺牲了十几个,最困难的时候,冀南区党委书记宋任穷同志的孩子都活活饿死在这里。

  也正是由于烈士们的奋斗牺牲,冀南抗曰根据地才在艰苦卓绝的斗争中生存了下来。

  而在这个时代,由于独立军的横空出世,吸引了日伪军绝大多数的注意力,也相应的让冀南抗日根据地的处境变得好了许多。

  南宫距离德州大概有130公里左右,但那是在后世交通便利的情况下,在这个时代,还要躲避沿路的鬼子据点,兜兜转转的,凌寒他们走了足有一百五十公里以上,也就是三百里地。

  从出发的那个晚上开始,这段路程足足用了凌寒他们差不多两天两夜的时间,直到第二天的傍晚,才在游击队的接应之下,来到了冀南军区的司令部所在。

  冀南军区司令部设在南宫县城北大街的天津英美烟草公司南宫华兴烟草经销处。

  这是一座建于民国初年的建筑,有西楼12间,北屋抱厦5间,双进深东屋6间,南屋3间,七七事变后,原主人贾馨武携款去了天津,这里就成了空房。

  后来,陈再道来到南宫之后,就把这里作为了自己的指挥部,也是整个冀南抗日根据地的中枢部门,包括后来的八路军129师东进纵队司令部、冀鲁豫边区省委、冀南军区、冀南行政主任公署,都把这里作为了办公地点。

  凌寒他们到来的时候,陈司令员已经等在了司令部的大门口。

  独立军对于冀南军区的创立以及后续发展,都做出了很大的支援,尤其是占领了济南之后,更是把这里慢慢的发展成了联通延安的一条重要通道。

  而陈司令员也早就得到了延安的通报,让他代表冀南军区,接待路过这里的独立军参观学习团。

  陈司令员也很想跟抗日战场上大名鼎鼎的凌寒见一面,这才在接到游击队的汇报之后,早早的待人等在了大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