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长生摇了摇头,他感受着众人怀疑的目光,不禁有些心寒。

  “我早说过了,他们不会信你的好心。”这时,小七走了过来,无奈的说道。

  苏长生望向了姚泰,静声问道:“你呢?相信我吗?”

  姚泰怔了怔,他点了点头说道:“我相信你,毕竟你是姚家之人,亦是姚家少主。”但转而,他又摇了摇头道:“可我不能这么做,此番出行,姚家是将这些人交到我手中的,我有责任保护他们的安全。

  我们已经在日耀林中前行很久了,此刻、、所有人都身心俱疲,如果无法歇息,战斗力会严重的下降,届时无论是遇见妖兽还是其他一些心怀不轨的武者,都非常危险。”

  姚泰的解释非常诚恳。

  苏长生也是一愣,而后,他点了点头道:“安排个眼哨吧,若是遇见了地炎烈虎,记得往右走。”

  话罢,他便与小七离开了,只是,他所走的方向是左侧。

  苏长生走后,天机阁的两名弟子皆是流露出不屑的眼神,而姚家弟子们亦是摇头议论。

  “这个危言耸听的家伙,就是看不得我姚家好。”

  “是啊,此行有姚泰领头,还有天机阁相助,那星矿定然会归我姚家所得,他就是想将我们引入歧途。”

  “他肯定是不安好心,不然为啥让我们向右走,他自己往左走?”

  唯独姚泰,依旧双眉紧皱,他的面色非常凝重。

  他似是看到了些什么,也似是猜到了些什么。

  离开姚家众人后,苏长生加快了脚步。

  小七紧跟其后,夜魅也出现了。

  “少爷,您真的要这么做?”小七双眉紧皱,沉声问道。

  夜魅的目光中也是闪烁着不悦的光芒:“我说你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让他们向右走,你偏偏向左走?”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多,但夜魅可以肯定,苏长生不会说谎。

  既然右侧是安全的,那么左侧,定然是危险的!

  “无论他们信我与否,我都不能抛下他们。”苏长生深叹了口气,一字一顿的说道。

  “为何?他们刚刚可是污蔑你危言耸听啊。”夜魅更加不解了。

  苏长生摇了摇头:“那是因为他们不懂,可无论如何,姚家,都是我的家啊,他们,也都是我的亲人啊。”

  夜魅听到这番话,也是一愣,不知为何,他突然间有些佩服面前的这个少年。

  无论是他的心怀,还是勇气,都令人敬佩。

  “那你总该告诉我,我们去哪里吧?”夜魅最终还是妥协了,他的语气有些无奈。

  “去找地炎烈虎。”苏长生的回答很平静。

  “什么?你这家伙是不是疯了啊,就凭我们三个?这不是找死吗?”夜魅惊声呼道,他彻底的愤怒了。

  苏长生耸了耸肩,也是很无奈的回答:“他们不信我,所以只能通过这种方法了,只要他们察觉到战斗的波动,自然就会信了,自然就会往右侧走了。”

  “疯子,疯子,你这家伙简直就是个疯子。”夜魅气的直跺脚。

  “就算牺牲我一人,那又如何?我毕竟救了这么多人啊,况且,我仅剩下……”苏长生欲言又止的摇了摇头,他的回答很苦涩。

  “怎么了?”夜魅有些好奇。

  “没什么,我们快点吧。”苏长生的语气凝重了起来,步伐更快了。

  “我不管,我要加钱,加钱!”夜魅是又气又恨,直跺脚。

  这就是杀手,只要对方付得起报酬,就算是去杀一个不可能杀死的敌人,那也要做。

  命可以没有,但信仰却不能丢。

  地炎烈虎每年入春时节,都会从日耀林的西部迁徙进入东部,而这条路,是必经之路。

  这是爷爷告诉他的,他也一直铭记在心。

  幼年时侯,苏爷爷便会经常带着苏长生进入日耀林,并且将有关这里的很多事情,妖兽分布都告诉了他,并让他背下来。

  他以前一直不理解,但现在懂了。

  苏长生算了算时间,地炎烈虎也该到了。

  可他等待了足足一个时辰,都并未遇见。

  于是,他又往前走了一段路程,这一次,他发现了血迹,发现了战斗的痕迹。

  “莫非,有人在这里碰上了地炎烈虎?”苏长生喃喃自语。

  “沙沙沙!!”这时,不远处的一簇草丛中,赫然传来剧烈作响之音。

  他循声转头望去,只见十余头地炎烈虎正在狂奔。

  苏长生已经抽出了神剑,小七也是后退了数步,夜魅则是再次隐匿进入了黑暗之中。

  他们严阵以待,准备战斗。

  岂料,它们就这样视若无睹的与苏长生擦肩而过。

  苏长生双眉微皱,有些疑惑,定睛望去后,亦是流露出了惊讶。

  他发现,地炎烈虎的身上有着伤痕,还有未干涸的血迹。

  它们的瞳孔中,亦是有着愤怒与恐惧。

  “它们被追杀了?”苏长生不解的喃喃自语。

  可是等待了半响,他并非发现这些地炎烈虎的身后有人或是妖兽追击。

  “怎么回事?”小七走上前来,有些疑惑的问道。

  最…新章《y节1h上酷5匠n"网

  苏长生摇了摇头。

  “那群地炎烈虎奔跑的方向是姚家停歇的地方。”小七凝望着远方,又一次开口。

  苏长生的目光凝重了几分,他思索了数秒后,朝着前方望去,沉声说道:“走,去前方看看。”

  “那姚家……”小七欲言又止。

  “这几头地炎烈虎都并未成年,战斗力并不算恐怖,相信他们是能够对付的,我们只要拖延成年地炎烈虎就行了。”苏长生的解释很直接。

  话罢,他循着那地炎烈虎逃窜的反方向狂奔而去。

  片刻后,拨开一簇草丛,他惊讶的发现,竟有一名少年在与五头成年地炎烈虎厮杀。

  少年伫足在血泊之中。

  他剑眉星目,目光冷冽,手中握着一柄漆黑如墨的铁剑。

  他身上多处伤痕,血迹累累,他的脚下,亦是有着足足十头地炎烈虎的尸体。

  他,以一人之力,血战群虎。

  该是何等气魄,该是如斯恐怖。

  苏长生忍不住的有些敬佩。

  可是他此刻气喘吁吁,面色惨白,环绕周身的星力亦是忽隐忽现,显然,他已经筋疲力竭了,他已经无力再战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