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长生目光中的惊讶转瞬即逝,恢复了平静:“我不知道。”

  他摇着头。

  虽然那惊讶停留短暂,但在天机阁长老与姚家这群老狐狸面前,又怎么可能瞒得住。

  苏爷爷十年前离开时,留给了苏长生一样东西,很珍贵,就在日耀林中,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那是星矿,很多人都隐约的猜到过,但始终无法确定。

  如今天机阁长老上来便是一番肯定的话,实则就是为了一探虚实。

  “那不是你该有的东西,它在哪里”天机阁六长老再次开口,言语中带着命令的口气。

  苏长生摇了摇头,他回答的很平静,也很简单:“我不知道它在哪里。”

  “小子,我不是在跟你商量,希望你明白这个道理。”天机阁六长老的面色阴沉了下来。

  JB酷匠kH网☆)唯'一gJ正…/版☆,(9其EV他都M$是盗N版yl

  “我也并不觉得你是在跟我商量。”苏长生的回答亦是很是直接。

  “臭小子,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这位可是天机阁长老,大名威震北荒,难道你觉得他是在觊觎那区区星矿吗?”这时,三长老突然间起身喝道。

  苏长生战败姚宇一事,最难过的莫过于他了。

  姚宇身为他儿子,若是能够夺得少主权位,他日后定然是风光无限的。

  可这一切的美梦都让一个无法感悟星魂的废物破碎了。

  有天大的火气正愁没地方发泄,此刻定然不会有好脸色。

  “难道不是吗?”苏长生反问道。

  他眉头微挑,有些不悦。

  他很不懂,这些人为什么不相信他的话。

  他也不懂,为什么明明就是觊觎星矿,但却偏偏要装作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

  这世间太多的事情,人性太多的复杂,他都不懂。

  不过,他不要懂,更不想懂。

  此刻,众人皆是一片讶异。

  谁也没有想到,他的反驳竟然会如此赤裸裸。

  “就算是,那又如何?难道我天机阁庇佑洛风城数百年,保你们平安无恙,不受异族侵袭,还不配得到这星矿吗?”六长老挥袖喝道,语气冷寒。

  “可我真不知道。”苏长生摇了摇头,又一次开口,似是强调。

  “我会杀了你,莫说你是姚家少主,就算是整个姚家,在我天机阁面前,也不算什么。”天机阁六长老的目光中闪过冷冽与杀意。

  “你不会杀了我,至少现在不会。”苏长生的语气非常肯定。

  “为何?”天机阁六长老皱眉,不解。

  “因为你很清楚,就算我不知道星矿在哪儿,但那毕竟是爷爷留给我的,我肯定还有存在的价值。

  星矿实在是太珍贵了,就算是天机阁,也无法抵挡这个诱惑,但谁也无法保证找到了星矿,你们是否能够进去,是否能够带走,而我,或许会是关键所在,所以你们不敢冒着个险。”苏长生一语中的,简单的一番话,道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众人此刻望向苏长生的目光,更复杂了。

  他们欣赏少年的心性与机智,却又惋惜他的路,终究走不远。

  厅堂陷入了沉默之中,气氛有些凝重。

  半响后,姚族族长起身打破了尴尬,他深叹了口气,缓缓的开口道:“你毕竟是姚家的少主,无论你愿意还是不愿意,这日耀林之行,你终究是要去的。

  这也是对你自己的历练。”

  姚家族长的这番话,很真诚,他既帮苏长生做出了这个决定,也给了他一个台阶下。

  苏长生也不是不识趣的人,他很清楚,在天机阁六长老的面前,他根本就是彻头彻尾的蝼蚁。

  反抗?

  纯属可笑,那也得有这个资本啊。

  倘若他再硬气一点,倘若天机阁六长老再无所顾虑一点,他此刻怕是已经身首异处了。

  这个度,确实是很难把握,但他确实是做到了。

  但,不能再过了。

  这个局,苏长生已经不想再待下去了,因为多一分钟,他都怕会暴露自己的紧张与恐惧。

  六长老的威压,太强了,他已经开始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倘若真的暴露了,他将会失去一切谈判的资本。

  他不喜欢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所以他站起了身来,朝着门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开口道:“日耀林,我会去的,就像你说的,我毕竟是姚家的少主。

  可,怎么去,如何去,是我自己的事情,倘若真的发现了星矿,那便是姚家的,也并非是天机阁的。

  姚家养我十八年,这份恩情,我得报。”

  话罢,苏长生离开了厅堂。

  天机阁六长老望着苏长生离开的背影,双眼眯着,不瞒丝毫不掩饰,目光中更是浮现出一抹杀意。

  在他看来,苏长生的最后一番话,不过是死要面子的行为罢了。

  可他终究还是忽略了这样一个小小少年的勇气。

  “姚泰,你也去准备一下吧,若是发现了星矿,这小子,便不用留下了!”他语气冰冷的说道。

  “是。”姚泰起身,犹豫了数秒,最终还是答应了。

  翌日清晨,姚家沸沸扬扬,年轻一辈们已经整装待发,就准备在姚泰的带领下,进入日耀林中。

  年轻本就是血气方刚,武者更是迫切的希望得到历练。

  碍于日耀林的危险程度,他们又没有苏长生这般勇气,所以根本没有机会可以进入其中。

  这对于所有年轻一辈而言都是不可多得的历练机会,所以他们都很兴奋,姚泰并不在,因为他此刻正在姚家的厅堂中。

  厅堂中,众人齐聚。

  姚泰躬身作辑:“长老们,姚泰来此告别。”

  “去吧,希望此行一路顺风。”大长老挥袖说道,目光中流露着毫不掩饰的欣慰与赞赏。

  姚泰的成长远远的超出了他们的意料之外,这也意味着,姚家的未来,有人了。

  姚泰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这时,姚家族长突然开口了。

  他停顿了几息,深叹了口气道:“若是遇见苏长生,无论如何,还且留他一命。”

  姚泰怔了怔,他并未转身,但是声音很有力:“就算他姓苏,他也是我姚家的人,就算他从不服输,处处与姚家对着干,他也从未做出任何伤害姚家利益的事情。

  我不会伤害他的,就像我相信,他也不会伤害我姚家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