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美慧又在里头挣扎,哭喊声从门缝透了出来,而大黄,相当急色,我甚至听到衣服撕裂的咔嚓声。

  又有一个选择摆在了我的面前,救还是不救?

  我就奇了怪了,为毛这种事情总让我遇到,好好的来补习个功课,居然又撞到大黄,每次都是这种戏码,他就不能有点创意?陈美慧在里头又哭又喊,只换来大黄愈加放肆的淫笑声,我甚至听到他说,为了你,我愿意离婚,只要你跟我,我保证你要什么有什么……

  这种鬼话,傻子才会相信,我在门口犹豫了阵,终于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跟上次一样倒退了十几步,发出沉重的脚步声,然后敲门喊,陈老师,我来了。

  我听到里头传来大黄扫兴的怒骂声,不管三七二十一,居然就是硬生生的无视我,在里面强行脱着陈美慧的衣服,我都有些震惊了,你已经欲火焚身到这种地步?人如其名啊,大黄大黄,发春期到了吧,这种瘪三货色,是怎么混成校长的?

  我使劲的敲着门,借着酒劲,我的胆子显得挺大,一边敲一边喊,陈老师,怎么了怎么了,里面什么声音?你再不开门我就叫人啦!

  住口!里头传来大黄的咆哮,乱七八糟的收拾东西的声音之后,门一下子拉开了,大黄手里提着西装,白衬衣的扣子都没系好,领带歪歪斜斜的,老脸黑得吓人,他森冷的盯着我,又是你!

  忍了半个月的欲火,眼看着就要发泄了,关键时刻又是被同一个人打断,大黄恨不得直接掐死我。而我被他这样看着,老实说,也有点怂,我抖了抖书包说,校长好,马上期中考试了,我是来补习的。

  你叫什么名字?他从鼻孔里发出重音,问道,我说我叫程少东,初二的,他深深的看着我,说程少东是吧,好,好样的,我记住了!

  西装往肩膀上一甩,大黄气势汹汹的走了,路过一只垃圾桶,一脚就踹飞了,上次他还讲点风度,这次,彻底暴露了流氓本质。

  我觉得自己好亏,莫名其妙的为了陈美慧得罪了校长,不过做都做了,也没什么好后悔的,我进入办公室,随便把门拉上,就看见陈美慧头埋在沙发上哭。

  她耸着肩膀坐了起来,却没有注意到胸口的衣服也被大黄撕得不成样子,就露出了白色的乳罩和深深的沟壑,我看了一眼就不敢看第二眼了,背过身子有些不自然的说,你注意点,走光了。

  她这才发现自己的尴尬,慌乱的抓着自己的衣服,可是遮住上面遮不住下面,她差点就要急的又哭起来,就说,怎么办,我没有衣服了啊,我怎么回家呢?我听得无语,把自己的校服脱了下来,你先把这个穿上。

  酷匠U《网唯m…一m`正版&*,"其&他;都oN是N盗版.◇

  她犹豫了下,的确没有什么办法就把我的衣服穿上了,她的身材虽然高挑,但是骨架却比我小,穿着我的衣服除了有点紧绷之外,还算合身。我吐出一口气,转过身子,眼神就有些挪不开了,校服她穿着是合身啊,可是校服是没有弹性的,被她那丰满的双峰支撑着,高高的鼓起,梨花带雨的面庞,校服,再加上这种情景,哪个男人要是没有反应除非他那方面有问题。

  陈美慧站了起来,侧过半个身子,躲过我的眼神,她说,又是你救了我。

  说到这我就是一肚子的疑问,大黄那老家伙还没死心啊,怎么还在纠缠你?

  闻言,陈美慧就是哭了起来,她说,我错了,我当初就不应该招惹他,他就是个禽兽!我瞅着她这副样子,就挺来气,我说哭哭哭,就知道哭,哭有什么用?再这样下去,他迟早会得逞!我能救你一次两次,还能救你一辈子?我就不明白了,为啥你当初非要争那点奖金,那点荣誉,赔掉了自己的身体,甚至还有未来,这笔买卖划算?

  你不懂,你怎么会懂,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我怎么会和那种人纠缠,这……说着,就哭得更厉害了,呜咽着说这都怪我,怪我瞎了眼……

  我听得一肚子疑问,什么瞎了眼,难道是看错了大黄?可是大黄这种人随便哪个学生都知道他不是好东西,你会看不出来?我实在就不明白了,见她不想说,我也懒得问,今天补习是没戏了,我说,赶快走吧,天都黑了,明天你要上课,我要上你的课。

  她点了点头,可是仍然站在那里不动,我说走啊,她可怜巴巴的望着我说,除了刚才那种事,我很害怕,不敢一个人回家。

  原来是在这等着我呢,得,就当是尊敬师长了,我说,成,我送你回家,你以后尽心给我补习就行了。

  由于她衣服的原因,我们没有走路,拦了辆出租车就走了。她们家距离学校还挺远,打车都要二十分钟,下车之后,我送她走了二百多米吧,昏暗的路灯一直延伸到住宅区,她停住身子,犹豫了下对我说,你先走吧,衣服我洗干净明天还给你,我家就在前面,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我也懒得操心,管她是不是戒备我,就说成,我走了。

  转过身子,我就点了根烟,抽了两口,晚风吹着,挺凉快,挺舒服,忽然间我想到一件事情,卧槽我没钱啊,我打车回家怎么也要三十块吧!我决定追上陈美慧,去问她要路费,一路小跑过去,没几分钟,就看到了陈美慧。

  很奇怪的是,她面前还有一个人,是男的,看着三十多岁,喝的有点多,拦住陈美慧,在那骂着贱人,贱人什么的,还打了她一巴掌。

  这女人是不是注定悲剧啊,刚在学校受过伤害,又遇到了流氓,我特别无奈,冲了过去,在背后一脚就把这个醉鬼踹翻,我按住他,还想继续打,结果陈美慧拦住了我,哭喊着说出一句让我当时非常震惊的话。

  “别打了,他是我丈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梧桐说:

大家在等更新的时候,希望能在贴吧帮忙顶下帖子,我还在那边有直播,帮我顶一顶,能上首页,让更多的人看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