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了半个月的院,我总算是出来了,住院期间,很多人来看我,余仁杰,宋杨,老周,甚至陈美慧也来了一次。

  我的伤并没有看起来那么严重。多是皮外伤,再就是有些脑震荡,年轻人有活力,恢复起来就是快。半个月我就基本正常了,除了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之外,其他都还好。

  这天,我背着书包去学校,门口是一群值周生,背着红绶带,主要查是不是穿着校服校裤,还有向来往的老师问好。我畅通无阻的进去了,走了差不多二十步,停住了身子,有些诧异的看着前面。

  十步之外,站着黑压压的一群人,全部都是校服校裤,余仁杰,宋杨在最前面。我心中有些感动,一步步的走过去,快要到跟前的时候,他们集体弯腰吼道:东哥!

  声音落下,却是在我的心中阵阵回荡,一种权力与威信的掌控感让我无比的满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怪不得人人都想当大哥,怪不得女孩子都喜欢混的厉害的,原来做强者,是这种感觉啊!我上前几步,抱住了余仁杰,宋杨看着我,有些愧疚,对不起,东哥。

  我把他一并抱住,说没事,以后都是兄弟,还指望你宋杨帮我冲锋陷阵!他拍了拍胸脯,没问题,只要是打架,我宋杨从来不虚任何人。张淮铭在后头插了句,谁说的,你还不是虚了东哥。

  哈哈哈,所有人都笑了,宋杨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不是宋杨的对手,大家都知道,我是怎么收服了宋杨,他们也知道,正是这样,他们才生出一种我没有料到的崇拜感。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学生,几天内连连折服宋杨跟余仁杰,成为一中第三大势力,这简直是有一种传奇崛起的感觉。

  余仁杰很土豪的说,今天放学我请客,大家去吃椒麻鸡,喝啤酒。顿时一片叫好,唯独张淮铭撇了撇嘴,又吃椒麻鸡,就不能换一个。余仁杰听到了,说你不吃也行。他马上讪笑道,没有没有,我最爱吃了。

  这种兄弟之间的感觉,我从来没有感受过,之前叶飞和陈能等人之间,我看见过,但我不能理解是什么让陈能十几个人宁可冒着生命危险,也叶飞出生入死,此刻,我体会到了。当这些人,或是熟悉或是陌生的面孔崇拜的看着你,对着你喊一声东哥,就有一种责任感充斥在我的心中,我想起叶飞曾经对叶晓晓说的话,当大哥不是要威风,而是要担当!

  他能够为了兄弟断掉王玉的一条腿,他的兄弟就能为了救他妹妹而去坐牢,这就是男人之间的兄弟情义,说不清道不明,只有真正感受过的人,才会懂得。

  我背着书包走进班,引来了所有人的注视,望着我,有敬畏,有害怕,更多的是好奇。这段时间余仁杰和宋杨势力合并,声势大增,又收了不少小弟,风头甚至隐隐能够和杨雨泽相比,而他们的老大,却是我,这是谁都想不明白的事情。势力,带给我无形的威势,之前能够和我平常交谈的人,此刻甚至不敢靠近。

  第一节课是英语,陈美慧走了进来,她穿着绿色的套裙,踩着高跟鞋,削瘦修长的小腿显露无疑,很多男生都用目光狠狠的刮着。我望着她,她也望着我,半个月不见,这个女人好像更漂亮了,岁月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反而沉淀下来,让她更具魅力,这种成熟的女人,简直是少男杀手。

  开始上课了,我发现我竟然有些跟不上了,果然学如逆水行舟,虽然我现在走上了另一条道路,但是我不想放下学习,何况过两天就要期中考试。于是刚下课,我就朝陈美慧走了过去,我说陈老师,今晚帮我补习吧。这个女人狐疑的望着我,竟然有些紧张,补,补习什么。

  这是什么态度,搞得好像我要借着补习的名头对你做什么一样,我心里骂了句,说补习英语啊。她看了我好几眼,似乎最终确定了我的确没有别的意思,就说好,放学你到我办公室吧。我说不行,可能要晚一点,我约好跟人去吃饭的。她想了想,觉得自己每天备课也是要到很晚的时间,就说好,到时候你过来就行。

  下午放学,余仁杰在门口等我,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兄弟之间的聚餐。

  校门外面,一排子烧烤摊子,再往里头走,就是小饭馆了,门外头摆着桌椅板凳,我们黑压压的一群人过去,一百多号人,直接就包场了,那老板上二十份椒麻鸡,十件啤酒,还说额外给送几十串烧烤。余仁杰面不红气不喘的把钱掏了,宋杨在一旁看着就说,mb的鱼子你还真是财神啊,什么时候给哥哥我借个千百块啊。

  余仁杰的外号是鱼子,不过够资格这样喊他的也就只有我和宋杨,他看老板走远了苦笑着说,毛啊,我刚装逼呢,草,一顿饭吃了我这么多钱,未来好长一段时间要吃干饭了!张淮铭插了句,干饭也行啊,只要你请客,稀饭我都吃。余仁杰脸一黑,就是一脚踹过去,去尼玛的,你还真当老子是饭票啊。

  几人笑着闹着,我在旁边看着也挺开心的,过了会儿我清了清嗓子,他们就安静了下来,我说,你们有没有想过今后的发展。

  发展,啥发展?宋杨摸不着头脑,余仁杰瞪了他一眼,说你傻啊,当然是干掉杨雨泽和李文龙,称霸一中啊。宋杨说这不是废话么,我还以为是别的。余仁杰说,哪里还有别的,肯定就是这个。我摇了摇头,不,还真是别的,我说的发展,更加长远。

  我开了一瓶啤酒,喝了一口,说称霸一中在我看来是迟早的事情,这只是小打小闹,你们有没有想过,今后呢?是不是要一直这样混着,初中混完混高中,高中混完你还能混到大学去?就算是混进去了,以后毕业了也就是个小混混,混到最后,没钱没势没人。

  说到这,他们都沉重了下来,不吭声了,我说,我已经有了想法,今天这个场合不适合跟你们讲,等咱们称霸一中那天之后,庆功宴上,我再告诉你们,现在该吃吃,该喝喝。

  几个人都点了点头,宋杨插了句话东哥,那么接下来该干嘛?是不是跟李文龙干仗。我说,不,我要好好学习,应付期中考试。几个人嘴里的啤酒喷了一桌子,卧槽,好好学习!?

  我说嗯,速度吃完,我还要去学校补习。

  、#更Z新.!最xq快,上…酷GH匠`…网p

  尽管他们一直挽留,我还是走了,啤酒就喝了一杯子,胸口就有些烧,我很少喝带酒精的东西。

  快到陈美慧的办公室的时候,倒霉催的,我居然又听见了那个熟悉的声音,顿时骂了句卧槽。

  “美惠,我想死你了,想死你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梧桐说:

  还有三更,我需要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