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离开咖啡厅的时候,门开的奥迪已经不见了,我早就猜到叶晓晓肯定违抗不了她妈妈的意愿,但心里还是一阵怅然若失。

  当这座城市再也容不下我的时候,我才有资格去上海见她……

  可是,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这座城市容不下我呢?我不明白。

  天空灰蒙蒙的,好像要下雨,跟我的心情一样,很不好。我掏出电话,打给了余仁杰,我说你没事吧,兄弟们怎么样。

  余仁杰说,没事,伤的不是很厉害,在医院包了下,休息几天就没事了。我说那你挑两个还有战斗力的人出来,跟我去做一件事。

  做事,什么事?他问。

  堵人,堵宋杨!我说。

  在校门口集合,余仁杰带了两个兄弟,他过来喊了我一声东哥,其他两个人也跟着喊了声,我看出他们眼里都挺不服气的,如果不是碍于余仁杰,根本不会鸟我。我不意外,这是应该的,我刚刚当上大哥,就被宋杨打了一顿,威信这个东西基本为零。我给他们一人发了一根烟,说道,兄弟们,走着,报仇不隔夜,今天就教教宋杨做人!

  说完,我就当头走了,余仁杰跟在后头,那两个人也跟着,有些不情愿,左边的寸头,穿着大裤衩,白色背心,叫做张淮铭,右边这个矮个子,脸上有些雀斑,叫做吴杰。张淮铭就问,东哥,我们几个人去打宋杨,你确定能打过?

  今天中午人数差不多的情况下都被虐的一面倒,现在就四个人,人人带伤,尤其是我,脑子上缠着一圈绷带,怎么看怎么都是重伤员,居然还想去打宋杨,他们甚至怀疑我是不是疯了。我说,我纠正下,不是去打宋杨,是去堵他。

  吴杰吐着烟圈说,宋杨回家的路上肯定会和自己兄弟一起走的,我可是知道几个人跟他顺路。我说,不是在路上堵他,在他们家门口。

  到家门口打人!他们俩明显吓着了,对视一眼,有些害怕,有些兴奋。

  余仁杰打了个响指说,少在这瞎叫唤,听东哥的,打赢了这仗,我请客去吃椒麻鸡,喝啤酒!

  的确鼓舞士气,我听了都稍稍有些振奋,拍了拍余仁杰的肩膀,我们很快就到了宋杨家,没敢在门口多待,在一旁巷子口的阴影处等着,吴杰这小子有点蔫坏,不知道从哪顺来了一个装垃圾的口袋,说东哥,一会儿看见宋杨,直接套在头上,先暴打一顿,把他战斗力给注销掉,之后咱们再慢慢算账。

  余仁杰望着我,我说成,就这么搞。

  差不多半小时,终于看到宋杨的身影,我给了吴杰一个眼色,他和张淮铭悄悄绕到另一边,我走了出去,喊了声,宋杨!

  他站住,望着我头上一圈一圈的绷带,抱着胳膊说哎哟,这不是传说中余仁杰的老大东哥吗,咋,被我打了一顿,变成阿拉伯人了?瞧着头上一圈圈的,够性感的啊!

  我说怎么,杨哥望着眼热,也想性感点?这我能帮你啊。

  宋杨张嘴就骂,nmb的,不想活了吧!撸起袖子,他就要上来打我,我一个眼神,余仁杰就扑出来了,两个人冲过去,宋杨压根不怕,说两废物,来,你们一起来,老子皱一下眉头就是你儿子!

  还儿子呢,这个时候你就算真叫爹都晚了!他的身后,忽然间传来张淮铭的喊声,吓得一回头,就看见当头套来的大口袋,我们几个人把他按住,装在袋子里,抬着就跑。

  路上,吴杰故意把他抬得那个角往地下蹭,坑坑洼洼的路面,撞得里头的宋杨七荤八素,一个劲的骂,我们到了巷子头,那边是堆垃圾的地方,很少有人,就把宋杨抛了下来。

  泥马的!余仁杰直接就开打了,上去就是一脚,张淮铭和吴杰也是,拳打脚踢,袋子里头的宋杨滚来滚去,就在那骂,孙子,有种把爷爷放出来!妈的,就知道用这些阴招,你们这群孙子,孙子!

  我点了根烟,抽了几口,觉得很不是滋味,直接丢在地上,用脚踩灭,我说,放开他!

  啥?东哥你说啥?吴杰问了好几遍。

  把他放出来!我又说了一遍,瞅着余仁杰说,他犹豫了下,最后狠狠的踹了一脚,才把袋子口袋解开,宋杨的头就冒出来了,特别硬气,一直没求饶,还在骂,打啊,继续打啊,孙子!有种把我弄死,弄不死明天到学校老子就弄死你!

  J酷匠网正@/版首发

  我点了一根烟,强行塞进宋杨嘴里,我说,你是不是特别不服气。

  宋杨直接吐掉,我服气nm,你个就会玩阴的孙子,有本事和老子单挑!

  单挑尼玛啊,sb!张淮铭一脚就踢过去了,宋杨呸的吐了一口。

  灰蒙蒙的天空,划过一道闪电,要下雨了,空气都湿润了起来,我想到了在咖啡馆里的酸苦,温热的热咖啡气息扑在我的脸上,湿润了我的眼睛,那不是别的,是眼泪。

  叶晓晓的妈妈,走的时候对我说,让我把半杯咖啡喝掉,别浪费,而她自己,剩了大半杯,就丢在那。什么意思,我懂,我特别清楚,无非就是说这玩意贵,你这辈子都喝不起,能喝这一次,已经是天大的福气了,所以喝干吧,别浪费了,而她呢,不在乎,一杯咖啡就是一杯咖啡,什么时候想喝,都能喝。

  我最后喝干半杯咖啡,不是因为浪不浪费,而是因为这份屈辱,我把它喝掉,这份酸苦,我要死死地记在心里头,永远不能忘记!当这座城市再也容不下我的时候,有点远,我还看不见,但是我可以先让一中容不下我!

  我说,单挑是吧,来,单挑!

  余仁杰愣了,吴杰张淮铭愣了,宋杨也愣了,他们三个喊,东哥,你疯了!?

  宋杨笑的眼泪都流下来了,你要跟我单挑?来来来,老子保证不打死你。

  我说我有个条件,赢了我要你跟我。

  宋杨压根就没犹豫,说,行,没问题,你要是能赢我,我宋杨这辈子都跟你,你让我干嘛我干嘛!

  那就来!

  我脱掉外套,丢在地上,感受着空气的湿润,一缕缕的冷风呼啸而来,一滴滴的碎雨簌簌落下,风,吹不灭此刻的战意,雨,浇不息满腔的热情!

  来吧,宋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