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叶晓晓的母亲,但是现实并没有给我太多考虑的时间,车一直开到市中心,才停了下来。她对叶晓晓说,你在这等着,我和小东聊一聊。

  叶晓晓很不乐意,我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等着,自己深吸一口气,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车停在一家咖啡厅门口,招牌上是一串字母,像是英文,又不敢确定,总之我看不懂,叶晓晓的妈妈当先走了进去,我只能跟着。

  门口有服务员弯腰喊欢迎光临,我抬头看了看,她长得很漂亮,一米七的身高,栗色的卷发,绝不亚于叶晓晓的姿色,可却只是一家咖啡厅的服务员。叶晓晓的妈妈笑了笑,说别看了,过来坐,能在这家咖啡店做服务员,收入可不见得低。

  c更0新《最…快上酷匠Q网

  “杨阿姨……”也许是因为她是叶晓晓的母亲,也许是因为在这家陌生高档的咖啡厅,我显得很拘束,勉强坐下,怎么也觉得不舒服,怯生生的喊了句。

  “你想要喝点什么?”她好像没有听到,自顾自的说着,喊了声服务员:“两杯蓝山。”

  服务员点头走了,她才看着我,神色挺温和的,但是眸子里却始终盘踞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她说:“原谅阿姨擅自做主,我也是考虑到你恐怕没有来过这种档次的咖啡厅,所以就帮你点了。不过你放心,阿姨不小气,蓝山咖啡,这座城市里只有这一家店是真的。”

  我当然不会懂蓝山咖啡是什么概念,我只是感觉心头越来越沉重,在这小小的咖啡厅,我竟然有一种自己很渺小的感觉,叶晓晓的妈妈看我的眼神,分明没有什么鄙夷和轻蔑,但我却是越来越紧张。

  “谢谢阿姨。”我抹了把冷汗说道。

  咖啡一会儿就端了上来,她轻轻的搅拌着,不缓不急,有一种很优雅的气质。我心里头在想,叶晓晓家里应该没这么有钱吧,她家的那个小区,好像也没有那么高档吧,为什么她的妈妈,竟然会有这样的气质。

  我乱七八糟的想着,她却不知何时抬起头,看着我笑吟吟的说:“喝吧。”

  我像是一个傀儡,端起来就喝了口,挺烫的,而且味道酸苦,差点吐出来,我强忍着咽下,一阵反胃。

  她摇了摇头,轻叹道:“糟蹋了。”

  咖啡厅正中有着一个钟摆,滴答滴答,我的目光,我的心情,也跟着这节奏。没有人说话,我是不知道说什么,而她,只是纯粹的不想说。过去几分钟,她轻轻端起咖啡,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说道。

  “程少东,父母离异,自小跟着父亲长大,父亲是水泥厂的普通工人,薪资微薄,对么?”

  “是的。”我觉得很被动,我觉得我应该说些什么,刚一抬头,就看到她竖起的细长手指正停在嘴边,这是一个噤声的动作,我只能闭嘴。她说:“你不要误会,我说这些并不是看不起你,而是为了给你一个更直观的对比。我是叶晓晓的母亲,我还有个儿子,叫做叶飞,你应该知道。”

  说到这,我看到她眼里划过的悲伤。

  “不好意思,想到他就有些失态。”稍微停顿了下,她继续说道:“从小,我和晓晓的父亲,就很少陪伴他们,我们都在忙于事业。你可能不会知道,我们两个人在这浅滩一般的城市里奋斗,那种感觉,英雄无用武,很不好。”

  浅滩一般的城市,我想到一个成语,龙游浅滩,莫非她是再说自己是龙?

  我不懂,只能听她说:“至少,我们成功了,事业,很顺利,但是我们却失去了儿子。叶飞的罪,很严重,如果不是我们拿钱打点,枪毙恐怕是唯一的可能。我们很痛苦,也很害怕,所以晓晓,这个女儿,我和我的丈夫都很看重,你懂我们的感受吗?”

  我点了点头。

  她望着我,修长的手指在桌子上轻轻的点动,忽然间,她的眸子里划过诚恳之色。

  “既然你懂,我希望你离开晓晓。”

  果然,这才是今天谈话的目的。

  我仿佛被抽干了力气,有些勉强的说道:“我喜欢她,我爱她,她也爱我。”

  “爱?一个十五岁的孩子跟我说爱?”她觉得很可笑,说道:“我和晓晓的父亲,本来就不是这座城市的人,我们原先就是上海人,因为一些原因,我们来到这里赚钱,钱赚够了,这座城市已经不能带给我们更多的空间,所以我们要回到上海,那是一片你无法想象的广阔天空。你信不信,一个月,晓晓就会被上海的繁华吸引,两个月,她会发现很多优秀的男孩子,三个月,她会忘记你。”

  我张了张嘴,咬着牙说:“我不信!”

  她明显有一种意愿被违逆了的恼怒,有些冷漠的说道。

  “信不信,都没有关系,不管你答不答应,晓晓都会离开你,总有一天,她会彻底忘记你。”

  我想到了昨天的抵死缠绵,肩膀上的牙印似乎都痛了起来,我说。

  “杨阿姨,我现在是配不上她,但这并不代表将来,我答应过晓晓,以后出息了会去找她。”

  她清冷的笑了几声,站了起来,说道。

  “我不知道你的出息的定义是什么,钱?还是势力?你有什么?难道凭着你和那些不三不四的坏学生的鬼混?程少东,阿姨不想说什么难听的话,你想要来上海找晓晓,可以,我就给你所谓的出息一个定义,如果有一天,这座城市再也容不下你程少东,那么,你就来上海吧!”

  她整理了下自己的散落在前额的发丝,最后望了我一眼。

  “我和叶晓晓的父亲,用了二十年,才完成这个目标,你呢?多少年?二十年,三十年?恐怕晓晓不会等你那么久……再见吧,记得把杯子里的咖啡喝光,不要浪费了,挺贵的。”

  说完,她就走了,我怔怔的坐着,端起杯子,温热的水汽扑在我的脸上,模糊了我的眼,最后,我一口喝干了这杯咖啡,将那酸苦一口而吞,离开的时候,我注意到她杯子里的咖啡,还有一大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梧桐说:

下一更十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