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来没有发出过这么歇底斯里的声音,王玉正要提枪上马,被我一声吼吓得直接萎了,他一回头,就看见满眼通红的我不管不顾的拿着刀向他刺来!王玉吓得够呛,身子一闪,就要避过,但是他的左腿是假肢,非常不灵活,身体来得及只闪开一半,就被刀锋刺入,深深扎在他的肩膀上。由于用力过猛,我整个人都被这一刀带着扑到了王玉身上,他痛苦的吼了一声,就抓住了我的头发,大力的往后扯!

  哪来的小崽子,老子要杀了你!王玉的眼睛也是红了,剧痛让他的额头沁出大颗大颗的汗水,他抓住我头发的手青筋暴起,用力之下直接拔下了我一大撮头发!我疼得直冒冷汗,根本顾不上害怕,什么懦弱,什么胆怯,什么乱七八糟在这个生死关头,都跟放屁一样,我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我要弄死他!

  我没有打过架,更谈不上拼命,我甚至不知道打哪里才能让人觉得疼,所以我只认准了一点,那就是紧紧握住水果刀,拔出来,戳下去,!拔出来,戳下去!每次拔出王玉都会发出一声惨叫,痛苦支使着他,让他用尽全身的力气,重重的砸在我的后心,第一拳,我的后心就已经疼痛难忍,第二拳就像是一柄铁锤,砸下去之后我喉咙里发出一声闷哼,第三拳第四拳的时候,我的嘴里已经满是鲜血。

  人在绝境之下,真的可以爆发出无穷的潜力,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拔出水果刀,再刺下去!一刀一刀,一拳一拳,形成了一种惨烈的循环!他的肩膀,已经血肉模糊,而我的嘴里,鼻子里,甚至耳朵里,都有一丝丝鲜血往外溢。最后,他先忍不住了,毕竟刀锋利,刀刀入肉,入骨,是远远要比重拳更痛的,他爆吼一声,脑袋就撞上了我的额头,头一懵,眼前一黑,那一两秒直接就是失明的状态,而他,趁机夺过我手里的刀!

  去死吧!他也已经失去了理智,一刀就朝我的喉咙扎了过来。我不想死,我还有最后的武器,就在水果刀被夺走的时候,我已经摸出了裁纸刀,什么都没有看,胡乱的一刀就刺了出去!而就是这一刀,让王玉闷哼一声,手掌无力的松开,刀子落在床上。我睁开眼,骇然的往后一躲,直接就摔在了地下,我的手上,眼里,嘴里,耳朵里也都是!但这不是让我害怕的理由,我真正恐惧的是,那深深的插在王玉心脏上的裁纸刀!

  门外,传来了疯子一样嘶吼声,还有一群人怒骂,挡住他!三十秒后,叶飞拿着砍刀,全身都是血,走了进来,他一眼就看到了插在王玉身上的刀,然后又看到了快要崩溃的我,他做出了一个我当时怎么也想不明白的举动!。

  丢开自己的砍刀,冲上去抓住王玉,一把拔出裁纸刀,然后又戳进去,直到鲜血不在流出,门外进来了一大群人,看到这一幕都被吓住,而叶飞却还一边捅一边说:老子杀了你!!!

  “你,你,你居然杀了玉哥!”很多黑西装站在门口,不敢在往前一步,浑身浴血,还刚刚杀了一个人的叶飞有着非常强大的威慑力。叶飞呵呵一笑,脱下自己全是血的外套,往叶晓晓身上一扔,然后瞪着门口的黑西装们,要么过来打死我,要么……报警啊!

  叶晓晓获救了,哭着就扑进了叶飞的怀里,警察十分钟后赶到现场,戒严了整个城南娱乐会所。一群特警拿着枪进来,大喊道,放下武器!叶飞轻轻拍了拍还在怀里哭的叶晓晓,从口袋摸出一根烟,点上,满足的吸了一口。然后从王玉的胸口拔下裁纸刀,丢了过去。那特警的望着裁纸刀,神色挺怪异的,最后做了个手势,有人把裁纸刀小心的装进了透明袋子里。

  他没有反抗,被抢指着带走了,出门的时候给了我一个眼神,我懂他的意思,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警察盘问每一个人,问我,你为什么身上都是血,我说被打的。被谁打的?很多人,三层楼都在打架,我出来上厕所就被人打了。他又问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说同学都笑我是处男,我来这里是为了摆脱处男之身,不信你们看这个。我把之前在一楼那个暗娼给我的铜牌给他,警察很是痛惜的瞪了我一眼,小小年纪不学好,就出来做这种事,对得起父母对得起老师?

  教育了一顿,我就走了,没有人难为我。王玉的场子是彻底毁了,出了命案,警察顺带扫黄,这里有案底的一个都没走掉,全部进了局子。我到学校对面的旅馆洗了个澡,才回到家,躺在床上,浑身都在疼。但我没有哭,也没有觉得疼痛,我的思绪始终定格在叶飞把血衣抛在叶晓晓身上,对着所有人说:“要么打死我,要么报警啊!”

  这一幕,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三天后,我在监狱见到了叶飞。

  入狱当天,他就换上了囚衣,剃了个劳改头,青色的头皮上那刀疤显得分外狰狞。出了那么大事,我都没有流眼泪,但是见到叶飞的瞬间,我的眼泪就忍不住下来了,飞哥!

  }0酷匠u;网xa永j)久m免;费看小`F说H2

  不知道怎么回事,叶飞跟看着他的狱警好像关系还不错,笑着跟他说了几句话,就让我走进了隔离间,面对面的和叶飞交谈,他说,把眼泪擦掉。我使劲的擦,却怎么也擦不干净,叶飞叹了一口气说,没必要这样,真的,人活着一辈子,在哪不是活,监狱也挺好的,我还没来过。

  我说你是因为我才进来的,叶飞呵呵一笑,站起来,问门外头站着的狱警要了两根烟,一根自己点着,另一根递给我,尝尝。我不会抽,但这是叶飞给我的,所以我不能不抽,吸进了嗓子里,呛得不行,眼泪流得更欢了。叶飞说,烟是个好东西,你要是真感谢我,以后逢年过节给我送一条烟过来就行。我说飞哥,他们给你定的什么罪?叶飞说,还能什么罪,打架斗殴,致残,还有杀人罪。我挺害怕的,飞哥他们不会枪毙你吧,叶飞说,不会。

  我们交谈的时间一点都不长,我以为我会有很多的话跟叶飞讲,但是到了这,就什么也都说不出来了,叶飞后面也沉默了,我们俩慢慢的抽完一根烟,叶飞说,大家都是男人,男人流血不流泪,记住这句话,我该走了,你照顾好我妹妹,其实,我应该感谢你。

  他挥了挥手,摸了摸自己的劳改头,跟狱警笑着就往牢里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