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洋家的佣人只是个普通的女人,早就被刚才叶飞的凶残吓住了,于是叶飞很顺利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讯息,刘洋昨天晚上也没有回家,曾打电话给家里,说去同学李文龙家里玩几天,还顺便让他妈给请个假。

  叶飞问我李文龙是谁,我说是初三的,在跟着刘洋混,在我们学校也挺有名的。叶飞点了点头,问我知不知道李文龙家在哪,我说不知道。他给人打了个电话,好像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吧,说查一下初三的李文龙家庭住址,十分钟左右,就有消息了。

  李文龙没有住在家里,自己租了个房子,就在学校不远。把手里的烟头碾碎,叶飞拍了拍我的肩膀,程少东是吗?走,和我去一趟。我却是站住不动,不是有勇气反抗他,而是害怕的不敢动,我说飞哥我能不去吗?

  如果说前面我还觉得叶飞和蔼可亲,那么在经历过刚才之后,我就看到了他的另一面,暴戾,不讲道理和疯狂。他动手的时候给我的感觉,超过我看的所有电影上的打架镜头,倒不是说他多么厉害,而是他有一种我不是单纯打你,我要活活打死你的气势!再加上他这十几号兄弟,各个带着刀,怎么看都是一副要闹出大事的样子,我觉得我宁可被他打一顿,也不要趟这个浑水。

  嗯,你不想去?叶飞有些诧异的看着我,你不是跟我妹妹亲密无间吗?我当时就傻了,瞎吹什么牛啊,这下子骑虎难下了!我总不能说我是骗你的,我除了把你妹亲过摸过看过之外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吧。

  就这样跟朝前走,叶飞两只手插在裤兜,他不说话,他的兄弟们也不吭声,三三两两的跟在后面,就像是在闲逛一样,并不惹人注意。我鼓起勇气问道“飞哥,你们是黑社会啊,刘洋一个普通的学生怎么敢绑架叶晓晓?”

  黑社会?叶飞笑了,他说,你觉得我是黑社会啊?哪来这么多黑社会,中国那么多老百姓,活几十年,都不一定见过。我叶飞可不是黑社会,没资格,同样也没有兴趣。我说学校里都传,叶晓晓他哥是外面混黑的老大,手底下有一家场子,几十号兄弟。叶飞说,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小屁孩,怎么玄乎怎么传,有一家场子,几十号兄弟都能说是黑社会,那这黑社会的门槛也太低了。

  其实对于刚才叶飞打人的举动,我心里面是有些不舒服的,我觉得冤有头债有主,刘洋的错,何必祸及家人?刘洋他爸妈可能现在都没想通自己是得罪谁了。我试探性的说,飞哥挺像黑社会的,刚才打刘洋爸妈的时候我看就特别狠。哪里知道叶飞很敏锐,意味深长的看着说,你是想说我打女人,欺负弱者,不算英雄好汉吧。

  我当然不承认,连忙摆手,叶飞却说,不用怕,其实你说得对,我本来就不算英雄好汉。叶飞一边快步走着,一边摘下自己的棒球帽,他把后脑勺的头发一拢,我就看到了一道足有拇指宽的狰狞刀疤。

  知道这是什么吗?晓晓九岁的时候出去玩,遇到了一个人,喝的烂醉,手里还拿着刀,他把晓晓堵在街上欺负她,晓晓一直哭,周围人很多,来来往往,看热闹的,指指点点的,觉得好笑的,说不上有多少,没有一个人帮她。

  我听得入神,就问,后来呢?叶飞深吸一口气,后来我到了,我看见妹妹被人欺负,很害怕很担心,我去求那个醉鬼,他让我跪下,我跪了,他让我钻他的裤裆,我钻了,我就想带着晓晓走。可是他骗了我,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居然露出了色心,他给我一百块钱,说让晓晓陪他一晚上。

  街上的人都在笑,有几个老人想上来说话,也被他手里明晃晃的的刀吓住了。我特别愤怒,也特别害怕,当时的我,说句难听的,就是个怂b,在学校在社会,谁都能踩一脚。但是没有人知道晓晓对我的重要性,没有人!她是我唯一的逆鳞,谁动她,我就弄死谁!于是我就上了,一把抓住醉鬼的卵子,死死的捏住,那家伙杀猪似的惨叫,手里的刀砍了下来,就有了我头上的这块刀疤。

  医院抢救了一夜,休养了一个月,我康复了,警察来了,跟我说那个醉鬼精神有问题,偶尔会有暴力行为,又爱酗酒,他家人赔了三千块钱,说是私了算了。我答应了,然后出院的第二天,我拿着刀去找了那个人,给了他一刀。

  从此,就有了现在的叶飞,不管是谁,都不能动我妹妹。我的信条就一点,那就是保护我在意的人,如果谁想伤害她,我会不择手段,保证让他十倍偿还。说这话的时候,叶飞表面上挺平静的,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掏了半天,也没有掏出来,他低声骂了一句卧槽,就把整盒烟都扔了,从这,我才看出他内心的烦躁!

  要出大事!我从来没有现在这么强烈的预感,我只有一个念头,刘洋完了,不管叶晓晓怎么样,他都完了!半小时后,我们到了李文龙的出租屋门口。

  叶飞四处看了看,窗户上焊着钢筋,不用指望,那就只能从门口进去。他把我叫到跟前说,你想办法把门叫开,我要是露面他们绝对不会开门。我当时就有点怂,觉得如果他们是在犯罪的话,那我就是帮凶。叶飞看出了我的犹豫,搂住我的肩膀小声说,你知道的,为了叶晓晓,我可以不择手段,如果你不帮我,导致她出了事,我第一个弄死的就是你!

  他眼神里的光芒不在温和,冷的像一块冰,我忽然间觉得,这才是他真正的性格,温和或许才是伪装。我没有办法拒绝,很忐忑的上了台阶,敲了敲门,里面有个声音说,谁啊,我说查水表!里面的人沉默了会儿,才有声音传出,查nm的水表,昨天才交过水费好吗?我说跟你开个小玩笑,我是圆通快递的,你有个邮件,里面的人更不信了,你到底是谁!事情被我越弄越糟,叶飞冷冷的瞥着我,我感觉到他的耐心已经降到了最低点。

  我知道我如果不叫开门,我就完蛋了!心里面就说,这是你逼我出绝招的!一脚重重的踹在门上,我大喊,李文龙,老子是程少东,我告诉你,一中老大从今天起不再是刘洋,而是你爹我!还想在学校混的话,快点出来给老子跪舔!不然,我让你跟刘洋一个下场,他昨天才被老子收拾过!

  砰砰砰,话音落,就听到里面好像炸开了锅一样,人还不少,我听到一个曾经让我恐惧的声音:“马勒戈壁的程少东,谁昨天被你收拾了,你丫的别走!”

  听见我的话,刘洋是又气又怒,拿起桌子上的啤酒瓶,就一把拉开了门。我看见他肩膀上缠着几圈纱布,那是我昨天给他的刀伤。瞅着我,他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一瓶子就抡了过来,泥马!我根本来不及闪躲,眼看着啤酒瓶就要砸在我脑门的时候,藏在门后阴影处的叶飞一步迈出,稳稳的抓住刘洋的手腕,我清清楚楚的看到,刘洋那嚣张的眼神在看到叶飞之后,一点点的变化,最后满是惊恐,话都说不利索:“飞飞飞飞飞,飞哥!”

  更新V最l快t\上酷7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