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这天的天气很好,光线十分充足。然而,当我看见眼前站着的几个人时,心情不由的又彻底跌落到了谷底。

  不错,在我眼前站着的,正是高富帅。在他的旁边,还站住两名青年,也是昨晚抓我的那些人当中的两个。

  这时,看到我已经醒了,高富帅就走在我面前,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脸,笑容可掬的说道:“小子,没想到吧,你会落在我的手里。”

  “你到底想怎么样?”此时我被绑在一个柱子上,仇恨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高富帅二话不说,直接一拳打在我的肚皮上,然后狠狠的抓住我的下颚,盯着我说道:“听着,我不喜欢你说话的语气,你警告你,在这里,你最好要求着我,不然的话,我会让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痛苦。”

  说着,随即回过头去,对其中一名青年说道:“你去把我车里的好东西拿进来。”

  那青年点了点头,便走了出去。过了没多久,他手里就提着两个笼子进来了。

  这两个笼子的外面都被一层黑色的布遮掩住,看不清里面到底是什么。不过看高富帅一脸奸笑的模样,就知道里面肯定没好东西了。

  我心里不由一个咯噔,心说我去!里面该不会放了什么毒蛇蜈蚣之类的东西吧?天呐,如来佛祖,玉皇大帝,观音菩萨保佑啊,千万别是这些啊,老子最怕的就是那种玩意儿了。

  不过有一句说的真好,叫怕什么来什么。当高富帅把其中一个笼子上面的黑布掀开之后,我去他祖宗的,里面还真是一条蛇,一条全身黑漆漆,正吐着红信子的大蛇。

  虽然我叫不出那是什么蛇,也分不清这到底是有毒的还是没毒的,但单看这蛇的外表,就够我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了。

  高富帅拿着笼子,一脸邪笑的凑到我跟前,“看看这东西,喜不喜欢?”说着,将笼子紧贴在我的脸上。

  我吓得直吞口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离我近在咫尺的大蛇,生怕它冲破笼子的束缚,直接迎着我脸咬了过来。不过还好,这蛇似乎对我不敢兴趣,冲着瞅了两眼,就把头颅扭到一边了。

  但是没想到高富帅一看不高兴了,随即让一名青年拿了瓶绿色的黏糊液体,涂在我的脸上。

  由于蛇的嗅觉是非常发达的,它一下子就闻到了这种涂在我脸上的这种粘稠液体的气味。然后就把头伸出来,吐出长长红信子,在我的脸上丝丝的舔着。

  我心里倍感恶心,就不断的摆动头部,避开蛇的红信子。但是高富帅这个畜生,就让人死死的固定住我头,不让我摆动。

  这样,我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头丑陋的大蛇和我“kiss”却无能无力。当然,这些还不是最让我痛苦的,最让我痛苦的始终还是高富帅不时在旁边响起的那种讥笑声,让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你看你紧张的,这还只是盘开胃菜而已,接下来还有得玩呢。”玩了一会儿后高富帅就想换新花样了,于是就让两名青年把我解下来,估计是想玩更刺激的游戏。

  不过高富帅可不是傻子,他哪会想不到我可能会趁机反抗啊,所以就让两名青年在解开我之前,先把我狠狠的揍了我一顿。

  打完之后,我全身疼的要死,根本已经没力气反抗了。这时候,高富帅把笼子放在地上,然后指着里面的蛇说道:“你说,你要是被它咬一口,会不会死啊?”

  尽管我早有心里准备,但一听高富帅准备让蛇咬我,我顿时还是吓得脸色惨白,心里被巨大的恐惧占据,连连摇头,“不,不行,你不能这样对我…”

  高富帅看见我几乎都已经哭出来了,立即变态的哈哈大笑起来,“行啊,不这样对你也行,那你求我啊?”

  当时一听高富帅这么说,我没有任何犹豫,立即脱口而出道:“好,我求你,我求你千万不要让蛇咬我…”每个人都有畏惧死亡的权利,我当然也有。更何况面对笼子里“毒蛇”,我心里真是害怕到了极致。要不然我说什么也不会轻易向高富帅求饶的。

  可没想到即使这样,高富帅也不愿意放过我,他连续啪啪啪的在我脸上抽了好几下,然后大声喝到:“你他妈就是这样求人的吗?给老子跪下来。”

  “你…”

  我嘴角被抽得溢出了鲜血,冷冷的看着他。这时候我突然明白过来,高富帅就是要折磨我,不管我求饶还是不求饶,其实后果都一样。

  果然,高富帅立即就抓这个借口:“妈的,还敢瞪我,看来你小子是不服气了,你们两个把他手抓住。”

  Z酷匠“网永久o免费?I看fa小,e说.

  说着,示意了一下旁边的两名青年,然后自己把笼子上面的一个小盖子给打开。

  两个青年抓住我的手,硬逼着我把手伸进那笼子里。我使劲全身力气反抗,可却怎么也反抗不了。眼看着手就要伸进去了,我只能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这时,从外面又突然跑进一名男子,对高富帅说道:“有个女的来了。”

  高富帅问:“就她一个人吗?”

  那男子回答说是。高富帅随即说道:“去把她带进来。”

  男子立即点了点头,然后就出去了。

  当时我一听他们的对话,心里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王婧怡来了。因为高富帅和我的矛盾主要是因为王婧怡而起的,他既然找到了我,就不可能忽略了她。

  而就在那名男子出去之后,高富帅就让两名青年暂时放开了我,然后阴里怪气的说道:“这种好戏,多一个人看就多一分乐趣。”

  听了这话,我心里顿时就是一沉,心想绝对是王婧怡没跑了。

  果然,没过多久,王婧怡就一个人走了进来。看见我的惨状,顿时脸色大变,赶紧跑了过来,然后抱着我,怒斥高富帅:“你宇骏,你这个丧心病狂的神经病,你怎么能这样对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