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莉莉学姐,要不你先听我说两句…”我忐忑的望着她,卑微的如同一个下人。

  “好!你说吧。”杨莉莉颇为爽快的道。

  我干咳了两声,清了清喉咙,说:“我觉得这件事吧,咱们应该还是再商量商量,毕竟璐璐那边…”

  话刚说到这,杨莉莉杏眼一瞪,“陈明,你什么意思啊,你现在跟我提她干嘛,怎么着,你想赖账不成?”

  卧槽,这是吃定我了啊。我有点傻眼了,赶紧说道,“哎呀,姑奶奶,我真没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这件事来的太突然,我们应该好好商量商量比较稳妥。”

  “哼,说来说去还不是在找借口,天底下真是没一个好男人。”杨莉莉气道。

  我苦口婆心的劝道,“莉莉学姐,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既然已经发生了,那我一定会负责的,只是…只是我希望你能给我一点时间!”

  “好吧,我答应你。”杨莉莉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不过我只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如果到时候你想赖账的话,别怪我跟你没完。”

  我点了点头,心里却在费劲脑汁的思考这件事该怎么办才好。答应她吧,又对不起林璐璐,可不答应吧,良心上又过不去,毕竟人家清白的身子确实毁在了我的手里。

  这时,杨莉莉心情也不太好,又见我半天不说话,气氛比较尴尬,于是便要离开。不过临走的时候,她让千万不要这件事伸张出去,并且说这件事她自己会处理,也不需要我去找杨如画算账什么的。

  ,酷匠p}网永久免Ou费$看小●l说@V

  我连忙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反正我现在被这事搞的一个头两个大,林璐璐那边还不知道怎么交代呢,哪有功夫去管杨如画。

  杨莉莉走之后,我顿时长舒了一口气。其实回过头想想,觉得自己还挺幸运的,遇到的是杨莉莉,虽然失了身,但总体来说,精神还算稳定,至少没有甩我巴掌。这要是换了个女孩,说不定她直接就闹得满城风云了。

  不过事情从昨晚到现在,我还是感觉跟做梦似的,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望着雪白床单上的那一片殷红,我无力的躺在床上,缓缓地陷入了沉思。

  很明显,这件事背后的主导着是杨如画,她先是以林璐璐身上的秘密为诱饵,把我引到宾馆,然后假装勾引我,并且在我最急迫的时候,让我喝下红酒。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杯红酒里,一定是放了类似chun药之类的东西,要不然之后的我身体也不会出现异常。

  只是我从始自终都不太明白的是,杨莉莉是怎么出现在房间里的?

  我想了想,觉得这件事要想办成,光靠杨如画一个人肯定是不行的,至少还得有另一个人采取某种不正当的手段,将杨莉莉弄得不省人事,然后将她送到宾馆来才行。

  但是这个人又是谁呢?我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应该是杨莉莉身边的熟人,并且应该还是关系不错的人,不然杨如画应该没那么容易算计到杨莉莉。

  但如果这些推断都是真的话,那杨莉莉和杨如画之间的恩怨,应该就不只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了。

  揉了揉太阳穴,突然觉得脑袋很疼。我琢磨着还是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于是便起身也打算离开。

  这时候我突然灵光一闪,杨如画做这一切,应该不只是为了让我上杨莉莉吧,那既然如此,她又能从中得到什么呢?联想林璐璐曾经被孙浩威胁的经历,我顿时恍然大悟,杨如画这贱人说不定在房间里留下了偷拍器材,将昨晚我和杨莉莉激情的过程偷拍下来,以此来要挟我们,或者直接把视频传到网上。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性,我连忙在房间里四处查找。果然,没费多大功夫,我便在电视机柜台的一个夹缝之间找到一个微型的摄像头。它的个头很小,隐藏的也较为隐蔽,不过可能杨如画也是第一次干这种偷拍的事情,没什么经验,一下子就被我找到了。

  而且值得庆幸的是,这种微型摄像头并不能无线传输的,它是带内存卡的,也就说杨如画要想得到昨晚偷拍到的视频,必须取走里面的内存卡才行。可能是现在,这微型摄像头被我提前发现了,只怕她要白忙一场了。

  迅速的取出微型摄像头里面的内存卡,我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丝得意的笑容,心说杨如画啊杨如画,你费了这么大心思,最终还是什么也没得到,这下要气死了吧哈哈。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