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归正传,要想干翻孙浩这家伙,我琢磨着光靠硬拼肯定是不行的,得动脑子,靠手段才行。

  我忽然想起来下午林璐璐告诉我孙浩不举的这件事。我想如果把这件事传播出去,那么对孙浩来说,一定是个重大打击。

  不过我又想,如果我真这么做了,那么最后,我自己肯定也要自食其果。因为孙浩遭到这样的打击,回过头来,一定会疯狂的报复我。

  所以,虽然这个秘密有很大的利用价值,但我绝对不能过于依赖,更加不能把它传播出去,一定要把它用于更合适的地方才行。

  我心里思考了半天,还是没能想出什么能够对付孙浩的办法。

  郁闷之下,我便出门溜达去了。此时正是夕阳西下时分,整片大地被金色的光辉笼罩,远处的楼房好似披上了彩衣,给人一种宁静祥和的感觉。

  走在离我家不远处的一座石拱桥时,我发现正有两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在那乞讨。这两个乞丐的模样虽然看起来肮脏了一些,但他们的实际年龄,其实都并不大,一个是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一个是只有差不多十五六岁左右的少年。

  他们两人跪坐在那乞讨,一老一少,给人的感觉,就是像一对父子。而且,和平常在大街上遇到蓬松乱发的乞丐不同的是,这对“父子”竟然都理着板寸头。不过脑袋看上去坑坑洼洼的,看来不像是去正规理发店理的。

  由于他们的板寸头给了我极为深刻的印象,所以我心里暗暗称呼那个中年男人为“大板寸”,而那个小的,则称为“小板寸”。

  我走到大小板寸面前,也不知道是突然人品爆发了还是怎么着,看他们可怜,就把身上唯一的一张二十块钱放到了大板寸和小板寸两人饭碗中间的位置,意思是这钱你俩一人一半。

  &酷\E匠网/b正eF版4首`发+

  我一开始还担心会出现抢钱的情况,后面却发现小板寸说了一声谢谢,就把钱放到了大板寸的碗里。看来我之前的感觉没错,他们两个就算不是父子关系,也一定是关系亲密的人。

  但是我心里就纳闷了,好端端的一对“父子”,怎么会沦落街头呢?那小板寸也就算了,身子比较瘦小,但是大板寸看着可是身强力壮啊,随便找个活干,也至于沦落到这种地步吧。

  不过随后我就发现了端倪,原来,这大板寸的精神方面似乎有问题。我在他面前站了大半天,他的两只眼睛一直都是那么无神,放佛从来没有看见我一般,半点反应都没有。而且奇怪的是,还不时发出轻轻的痴笑声。

  我听到他笑声,有些毛骨悚然,想到这神经病不会突然发疯,冲过来我咬我吧?我心里害怕,正要走开,那小板寸突然开口说话了:“你别害怕,我爸他精神有点不正常,不过你不主动招惹他,他是不会随便打人的。”

  我靠,尼玛这大小板寸还真是一对父子啊。我心里惊奇,不过听小板寸说,不主动招惹大板寸,他就不会随便打人,那特么谁知道这‘招惹’的范畴是什么啊,万一老子在他面前晃悠也算招惹的话,那我待会被打岂不是相当冤枉。

  想着,我觉得还是赶紧闪人。不过走了没几米,小板寸又突然叫住了我。

  隔开了几米,我也不害怕了,就问他:“你有事吗,叫我做什么?”

  小板寸发出有些稚嫩的声音说道:“谢谢你,你是个好人。”

  我忍不住看了一眼大小板寸放在地上乞讨的饭碗,里面大多数是一些零散的钱,最大面额不超过一块,估计加起来还不够吃一顿饭的。相对于我的二十块,我可不就是好人吗?

  我冲着小板寸笑了笑,说:“我是雷锋,当然是好人。”

  “以后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来这里找我,我就住在石桥底下。”小板寸认真的说道。

  额…

  你一个乞丐能帮我什么。我心里不屑的想道,不过随即脸上又露出一个惊讶的神情。

  啥?就住这?

  我赶紧走到桥头边上,探出脑袋望下看了一眼,发现下面有两张草席,还有一些破破烂烂的衣服,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它东西了。

  我不由的心头一酸,以前经常在电视上看到新闻说,乞丐都住在天桥的底下,但亲眼看到这样的情形,还真是头一回。

  “我不用你帮什么忙,谢谢你了。”我说道。

  没想到小板寸却极其倔强的道:“你是不是也瞧不起我?”

  我听得出来他有些不高兴,就说:“我没有瞧不起你,只是我真没什么事情需要你帮忙的。”

  “好吧。”小板寸点了点头,说:“不过要是有人敢欺负你,你尽管告诉我,我帮你揍他。”

  听他这么说,我不禁哑然失笑,不是我看不起他,就他这身板,能揍得过谁?估计连我都干不过。虽然我确实很想找人揍孙浩,但是我总不能疾病乱投医,找他帮忙吧?要是大板寸精神没问题的,那对付孙浩那肯定跟玩似的。不过话说回来,要是他精神没问题,也不会沦落成乞丐了,更不会帮我对付孙浩了。

  我摇了摇头,便无奈的离开了。

  没走多远,我刚巧在路上碰到一个住在我家隔壁的邻居李阿姨,这个李阿姨告诉我,千万不要去招惹那两个乞丐,他们会打人,而且打得可恨了,尤其是那个小的。别看他个子瘦小,昨天那会儿,一个路过的小伙子不知道怎么招惹了他,结果当场被他打出鼻血来,还吓得尿了一地呢,唉,造孽啊。

  我听得目瞪口呆,以为李阿姨给我说故事,就问:“真的假的?”

  李阿姨郑重的点了点,说:“那还有假,昨天那会儿我亲眼看到的。”

  我见对方说得煞有介事,不像是有假,心说,难道那小板寸真有那么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