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她的温柔,如同熊熊燃烧的火焰一般,瞬间把我的心融化了。我甚至都感受不到自己身体的任何疼痛了,我突然觉得,如果每挨一顿打,便能换来王婧怡为我这样,那我就算天天挨打也值啊。虽然这听上去很贱,但却是我此刻真实的想法。

  我轻轻的闭上眼睛,开始享受着这一过程,心里多么渴望,时间能一直停滞不前啊。

  “上回的事,谢谢你!”这时,王婧怡忽然轻声说道。

  被她这一句话,我顿时从美妙无比的‘梦境’中醒来。我脑袋有些恍惚,没明白她的意思,问道:“谢我什么?”

  王婧怡认真的说道:“谢谢你救了我的命,但是你不应该救我的。”

  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她说的是这个啊。不过也对,老子怎么就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呢,上回我的确算是救了她一条命。

  回想起那晚的事,我突然也有点佩服自己的勇气。傻乎乎的挠了挠头,笑道:“那次我真被你吓坏了,幸好在最后时刻,我没有选择退缩。不然,我会后悔终生的。”

  王婧怡嫣然一笑,道:“其实我那时候并没有完全昏迷,你抱着我起来的时候,我气愤的还想动手打你,但是那时候实在没力气了。”

  我有些吃惊的看着她,心里不由暗暗诽谤,麻痹,真是好人难做。救她,可她还想动手打老子。

  王婧怡见我这副模样,笑着说:“男生别这么小气,当时我不是在气头上嘛,要不然,我也不会…现在好了,都过去了,再说,我今天也救了你一回,咱们算是扯平了。”

  我看着此时脸上充满笑容,样子十分开朗的王婧怡,心想,这才是真正的她吧。

  “对了,后来事情怎么样了,他有来找过你吗?”我没忍住心里的好奇问道。

  王婧怡神情一滞,轻轻的摇了摇头,语气有些落寞的道:“没有,自从那件事后,我就和他彻底断开了联系,我找了这个隐蔽的地方住下来,就是防止被他找到。”

  我点了点头,本不想提起她的伤心事,但还是鬼使神差的问道:“能和我说说,你们之间发生的事吗?”

  出于我意料的是,王婧怡竟然没有拒绝。她放下手里的东西,为我的手臂贴上一片创可贴,然后才缓缓的说道:“一年前,我跟家里人闹翻,一气之下就逃了出来,也就是那时候,我认识了他。一开始,他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与呵护,让我感觉特别温馨。不过后来经过慢慢的相处,我才发现,他根本就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畜生,他表面上斯文,恭逊,但是一旦跟你翻脸,他就会变得无比的阴险,无比的毒辣,在他眼里,只有他自己的利益,根本就没有别人。”

  说到这,王婧怡看了看我,深吸一口气,继续接着往下说:“其实不管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只要他对我好,我也愿意接受他,可我忍住不了的是,他居然背着我在外面找别的女人。这一点我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原谅的。”

  “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那天晚上,我终于忍受不了,跑了出来…”

  “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我微微叹息一声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很想保护她,将她轻轻的拥入怀中,成为她躲避暴风雨的港口。

  酷9匠h!网唯p一》e正版/,%其他T都是J4盗版%

  王婧怡自嘲一笑,突然抬头看着我问道:“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陈明!”我说道。

  “陈明,陈明。”王婧怡轻声念了几句,似乎将要它记牢。随后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忘了把一件重要的事告诉你了,如果哪一天你碰到那个人,一定要远远的避开他知道吗,我怕他会伤害你。”

  我知道他指的是高富帅,心里有些凝重,不过还是故作轻松,道:“应该不会吧,我又没得罪他,况且时间这么长了,他也不一定记得我。”

  王婧怡轻轻的摇了摇头,说:“你不清楚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而且…”

  “而且什么?”我见她脸色有些不正常,忙问道。

  王婧怡吞吞吐吐的低声道:“而且,他一直以为我和你那个了…”

  我一听,心里顿时凉了半截。我草,有没有搞错,老子可是半点便宜都没占啊,怎么能无缘无故扣我屎盆子呢。

  心想着,这要是让高富帅遇到了,我这可就完了呀。

  接下来,我可怜巴巴的望着王婧怡,大概是意思是说:你怎么不跟他解释一下啊,这可是要命的事啊。”

  王婧怡似乎从我脸上读懂了我的意思,不由轻笑了一声,说:“看把给你吓的,放心吧,你应该没那么容易碰见他,不过凡事小心一点总没错。”

  被她这么一说好像我特别胆小似的,感觉面子上有点挂不住,就说:“我不是怕,而是这种有毁你名誉的事,我觉得还是解释清楚比较好,当然,我倒是无所谓,毕竟我是男人,不在乎这些,但是你不一样。”

  我这话说的情真意切,王婧怡似乎还真相信了。她笑道:“有什么不一样的,你是人,我也是人,你都不在乎,我又怎么会计较这么多。”

  见她说的爽快,我也不由得一拍大腿,笑道:“你说的对,管别人怎么去理解,我们自己无愧于自己,这就足够了。”

  王婧怡微微一笑,随即从床上站了起来,冲我说道:“你应该还没吃午饭吧,正好我也没吃,这样吧,咱们一起出吃,我请你吃炸酱面,就算是报答你上次的救命之恩了。”

  我忍不住被她的话逗笑了,说:“救命之恩就请我吃炸酱面啊,太寒酸了吧。”

  王婧怡笑了笑,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小弟弟,你就知足吧,这可是姐姐第一次请男人吃饭呢。”

  我听得满头黑线,说:“我不是小弟弟…”

  王婧怡又调皮的敲了一下我的脑袋,说:“在我眼里,你就是小弟弟。”

  我顿时无语,不过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毕竟她刚才说,这是她第一次请男人吃饭。作为被邀请的对象,我还是很荣幸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