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刚才还夸我有情调呢吗,现在怎么又这么没情调的,想这么就打开啦。”我制止了她,说“马上就上课了,你要是打开了还超级开心,想亲我都没时间亲,那我不是亏大了。”

  我刚说完,果然上课铃声就响起来了,“你看我说的对吧,我先回去上课了哈。”说完我就回了自己的座位。

  最后一节课,我想是一个没了魂的人,只剩一个空客在班里上课,心思早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一会想想苏雪,一回想想晚上的事,一会又想到了王婧怡,接着是老妈,然后有时想起了学习。如此纠结。

  终于下课铃声响起来了,都面如年的四十五分钟终于过去了,我赶紧收拾书包,准备回家。

  还没等我收拾完,突然感觉脸上一热,看到了苏雪的笑脸贴了过来,轻轻的的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

  “虽然没有钻戒,不过我还是接受了你的求婚,快啊给我单膝跪地!”苏雪很开心,一只腿搭在我的椅子上,另一只腿站在地上,看样子倒像是再给我单膝跪地。

  看到苏雪这么开心,我也是不自觉的笑了起来,“赶紧去收实东西呀,收拾完,我们回家啦。”

  “我早就收拾完了,你把东西给我,我哪里忍得住啊,上课里你刚走,我就迫不几代的吧他打开啦,看到你给我戒指,虽然是铁的吧,不过我还是勉强收下啦,”苏雪说着,还一直不懂自己激动的心情,手舞足蹈的,“虽然我受过好多戒指了吧,不过自己男朋友的,还是第一次。”

  哈哈,没想到我随便买的一个东西,她居然会这么喜欢,我这才相信了那句跟这件事类似的话----快乐的关键,不是去哪里,而是谁在身边,用到这里,就应该是快乐的关键,不是价格,而是谁送的礼物。

  “你等我赚了大钱,我一定会给你买一个真的白金的钻戒,到时候,你可别不答应我不嫁给我啊,那我可丢死人了。”我微笑着,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跟苏雪说着。

  “好,倒是后我在把这个戒指还给你,呆在你的手上。”说完苏雪哈哈笑了起来。

  “好了,我收拾完了,我送你回家。”我收拾完站起了身子,拉着苏雪向外面走去。

  “陈明,你和璐璐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要解决一下。”虽然这是苏雪十分不想提的一件事,但是事情就在这里,逃避也不是办法,早晚都要面对的。

  “我们已经没有什么了,”我淡淡的说道,“昨天中午你走了以后,林璐璐又回来了,我们见过面了,看样子她对黄肖早就已经有了感情,我们之间的事并不是偶然,而是必然,只不过发生的严重了一点。”

  我说完,苏雪沉默了好久,突然说,“这样也好,每人跟我抢你了。”说完笑了起来。

  “不过林璐璐也是你最好的姐妹啊,咱俩在一起了,你俩……”

  “没事啦,都有你了,别的都是浮云,再说了,我们的关系,怎么能因为你陈明有啥改变。”苏雪说的自信满满,我虽然不知道她说的是真的假的,但是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弥补她。

  我几次冲动差点没把晚上的事告诉她,不过想来想去,还是算了吧,虽然我不想有什么隐瞒他,不过这件事还是非比寻常,等这件事之后,我一定会告诉他所有的事,包括我和杨莉莉的事。

  更V新最I。快c上√酷“W匠/e网

  把她送回家,我也赶紧回家了。这时我才想起来,我出来送苏雪,都没有跟王婧怡说一声,毕竟平常晚上放学回家,都是她开车带我回去的。不知道他会不会等我,或者找了找我,看没找到自己回去了。

  正当我走着路想着王婧怡,她居然突然在我身边经过,把车停在我身边。

  “上车吧,小鬼。”王婧怡笑着对我说,看样子是丝毫没有怪我的样子,我也是有些不敢相信。

  “静怡姐,你怎么这么晚才……”我说到一半,没敢继续往下说,尴尬地笑了笑。

  “还不是为了等着你,”王婧怡似乎知道我肯定会晚一些回去,也不问我为什么这么晚才回去,“上车吧,先回家再说吧。”

  “等等,”她越是这么说,我越是不放心,心里有一个结的滋味是很不爽的,这要是让我带着这么一个结坐车回家,我不得憋死呀,“静怡姐,你好像知道我要晚回去是的,还特意等我,我是怎么也想不明白。”

  “噗”王婧怡看着我认真的表情,突然笑了起来,“我看你这么晚了还没来,就知道你去送苏雪去了啊,随意就在这条路等你回家啊。”

  王婧怡得意的笑着说:“我都没给你打电话,就怕打扰你们呢,你想,我要是自己一个人先回去了,你老妈看我回去了,你还没回去,准会想你又跑出去干坏事去了,等你回去了,不还是要挨一顿骂呀。”

  我靠,我可是真醉了,真没想到王婧怡这么懂事啊,还这么细心。

  我双手支在电动车后支架上,一下子就跳到车上。“静怡姐,你可真好!”说着,我又把我的一双手紧紧的搂在静怡姐的腰上,脑袋躲在她的身子后面,挡着点风。

  “我还不是看你今天英语课听课听的挺认真,才等着你的,”王婧怡右手拧了拧油门,车子快速的向家中走去。

  吃完晚饭,我一改往日懒散的风貌,有破天荒地帮老妈----确切的是说,帮王婧怡收拾了家务,还顺便把碗也刷得干干净净,这可是把老妈和王婧怡高兴坏了,我这才体会到,其实做家务也是一件十分快乐的事,尤其是能得到静怡姐夸奖的家务,做起来更有动力。

  做完家务,我赶紧回到屋子,写了写老师留的作业,有和王婧怡一起啊聊聊天,一直等到七点多,天刚刚要黑下来,才出了家门,向夜莺酒吧冲去。

  我还以为我回事最早到的呢,谁知道到了才发现,卷福早就已经在哪里都能好久了,我看了看地上毫无规则的散落着的烟头,向他撇了撇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