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星茹也实在看不下去了,这样下去连饭都吃不好,因此也就出来打圆场。

  “小玉是吧?”

  祁星茹微微一笑,说,“你不用这样的,先下去吧,不用理他,他就是一个神经病。”

  “嘶——”

  闻言,夜教官倒抽一口冷气。

  尼玛,你才神经病吧!

  打圆场也不带这样损人啊!

  “嘶——”

  被唤作小玉的服务员,同样也是要抽一口冷气。

  她心中有些郁闷,合着我一直都在和一个神经病道歉?

  哇靠!要不要这么丢脸!

  “嘶——”

  饭店老板紧接着也倒抽一口冷气。

  卧槽,原来是个神经病搅场子……

  那我废了这么大个劲儿,就只是为了和一个神经病道歉?

  靠!

  “嘶——”

  周围的饭客与他们一样,大大地抽了一口冷气!

  原来这丫的不止是变-态,还是个神!经!病!

  听说这种病看一眼都会传染,所以众人皆是嫌弃的瘪了瘪嘴,不再看夜教官,自顾自的吃起饭来。

  得,这回真被黑成神经病了。

  夜教官笑也不是,哭也不是,总之脸上的表情极为精彩。

  一个大男人的,还穿着一身军服,竟然还眼泪花花的。

  不让人把他当做神经病都难!

  不止是小雨,就连饭店老板,都是避瘟神一样的逃走了。

  林朵嘻嘻一笑,“夜教官,快过来坐下吃饭吧,你就那样站着,不正是坐实了你自己是个神经病的节奏么?”

  夜教官,“……”

  于是,夜教官赶紧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气也不是,恨也不是,眼神复杂的看向祁星茹,说,“姑奶奶……你要不要这样黑人?”

  “我不要黑人。”

  祁星茹摇头,“我要黄皮肤的。”

  夜教官,“……”

  铭辰墨突然冷不防的接了一句,“你是在说我么?”

  祁星茹刨了他一眼,“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

  铭辰墨一摊双手,哪里还有集团大老板的模样,反倒是耍起了孩子心性,“可是,饭都还没上来呢,你让我用什么堵住?”

  闻言,祁星茹一翻白眼。

  对啊,刚才这样一场闹剧,饭菜都还没有上来。

  得。

  这时候林朵像个女汉子一般的拍了拍夜教官的肩膀,说,“夜教官,看来,要饭这个艰巨而又伟大的工作,还是需要你去完成了。”

  夜教官眼睛一瞪,“凭什么是我?”

  “那是因为……”林朵摇晃了一下头,给祁星茹打了个手势。

  这个手势只有她们两个才知道,所以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祁星茹就接着林朵的话说,“技术。”

  夜教官,“……”

  技术!

  看似毫无杀伤力的两个字,却是在夜教官的心脏上狠狠地划上了一刀!

  血淋淋的现实。

  没办法,他只好无奈的起身,亲自去“要”饭了。

  看着夜教官憋屈的背影,林朵和祁星茹相视一眼,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铭辰墨赞赏的看了她们一眼,不过口上却是责备说,“你们这样子,还像一个学生么?别人好歹也是你们的教官啊——”

  “大帅哥,话可不能这么说——”林朵笑嘻嘻的道,“我们不像一个学生,那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

  铭辰墨猜不出来。

  “那是因为……”林朵又给祁星茹打了个手势。

  祁星茹淡定说,“我们是两个。”

  铭辰墨,“……”

  铭辰墨不淡定了。

  这是被摆了一道还是被摆了一道还是被摆了一道?

  郁闷了喝了一口茶水,然后识趣的不和她们说话了。

  再说下去,说不定他也会突然成为一个神经病。

  吃饭的时候,祁星茹和林朵嘻嘻笑笑,低声说话,根本没有提起任何关于“技术”的事情。

  而夜教官多次暗示,却也是无功而返。

  该死,他现在可不敢招惹这两个姑奶奶了。

  一个比一个“残忍”。

  现在还是变态加神经病。

  说不定一会就可能变成——好吧,夜教官承认自己的思维受限,想不出来还能够成为什么。

  但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

  绝对不会比现在这种状态更轻松。

  两男两女,在饭桌上分化极为明显。

  铭辰墨淡定的吃着饭,没有说话的意思。

  但夜教官是非常非常的淡定不下来。

  这搞什么?

  他好歹也是请客的主人吧?

  至少也敬一杯酒什么的以示敬意啊!

  T◎看h正F版p章%Q节|上酷匠网?.

  明明是初次见面,也显得太不客气了吧!

  铭辰墨倒是看出了这一点,举起茶杯看向夜教官,说,“夜教官,以后还请多多照顾班上的学生了,都是年轻人,难免调皮了些。”

  夜教官差点没哭出来。

  这是调皮了……些?

  些!

  些!!

  尼玛,你还能用词更恰当一些吗?!

  不过出于礼貌,他还是端起茶杯与铭辰墨碰了一下,点头说道,“一定,一定,即使老师你不说,我也会好好照顾他们的,职责所在,职责所在……”

  林朵听到他们的谈话,突然转过头来,不满的说,“大帅哥,听你说话这口气,好像自己很老似的,你比我们大的了多少?”

  “还是要大上那么多吧。”铭辰墨含糊其辞说。

  “哪里?”林朵顿时贼咪咪的说。

  “哪里?”铭辰墨先是一愣,不过随即便是反应了过来,摇头失笑道,“你真是个小鬼头。”

  听他这么说,祁星茹也有些按耐不住了,“看来某人口中的自己,对小鬼头还挺感兴趣的啊。”

  铭辰墨,“……”

  铭辰墨瞬间就听出了祁星茹的话外音。

  林朵笑着接口道,“就是,虽然我们家星茹那里没我的大,但也不是小鬼头了好么?”

  祁星茹一脸黑线,“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呢。”

  林朵眼珠子一瞪,说,“当然是夸你啦,那你说说我那句话,哪个词是在损你了?”

  “我……”

  祁星茹气急,咬牙切齿,“林!朵!”

  “嘻嘻,别生气,别生气,我说了不算,还是要问问大帅哥。”

  林朵嬉笑的搂着祁星茹的肩膀,然后看向铭辰墨,“大帅哥,你光看外表,说说咱两谁大一些?”

  她这话就很有深意了。

  到底是年龄,还是……胸呢?

  不过铭辰墨显然也不是吃素的,他含蓄的一笑,说,“都大,但祁星茹同学的大小正合适。”

  祁星茹,“……”

  林朵,“……”

  夜教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