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想知道吗?”

  “我——”

  夜教官顿时一阵憋屈,这一不注意,刚才他差点就真的暴走了。虽说久居高位也让他不能忍受比他地位更低的人与他针锋相对,但也正因为如此,他的忍耐力也是不弱的。

  毕竟想要提升军衔,阿谀奉承少不了,其间自然也少不了受气。

  “那好,我就——”

  砰——“好!”没等祁星茹说完,桌子又被夜教官“砰”的一下重重地一拍,大叫一声好之后又说,“太好了!!”

  众人,“……”

  ——这,尼玛又是唱的哪出?

  翻脸了?

  仅仅是这么一件小事就能让他翻脸?祁星茹一阵疑惑,难道夜教官起先对技术的追求都是假的?

  不可能啊。

  快速的分析了一下,夜教官说的“好”就有两种可能了。一是祁星茹他们的举动让他实在憋屈,忍不住小宇宙爆发了,开始要和他们对着干。二是,夜教官要制止祁星茹接下来将要说出来的话而迅速的出声打断。

  稍稍一想,这显然是后者。如果是假的,在学校也不会做出那样的举动了。

  “是我小心眼了!我都活了这把年纪了,居然和小姑娘对上了,实在不应该,不应该!”

  夜教官连连摇头,然后起来对着美女服务员敬了一军礼,“对不起!请惩罚我吧!”

  众人,“……”

  美女服务员显然被夜教官的反应弄的迷糊了,目瞪口呆之下,愣在那里一动不动,但很快就回过神来,把目光投向了老板。

  老板,“……”

  尼玛,你丫看我干嘛,别人是和你道歉又不是和我。

  作为老板的他此时应当提醒这个美女服务员的,但他却也是愣在了那里!

  这是尼玛神马意思?

  合着刚刚那稍有不合就要冲上去干架的架势……都尼玛是假的?

  实际上眼前这个貌似是当兵的家伙其实就是一个软柿子?外强中干的纸老虎?任人宰割的肥羊?披着狼皮的羊?

  这一连串的贬义句要是说出来,定是要把夜教官气的吐血三升!

  见都愣在那里,祁星茹才快要吐血了!

  ——卧槽,你们到是说句话呀,就愣在那里,以夜教官那牛脾气指不定又要出什么篓子。

  果然。

  夜教官此时额头上的青筋直跳,眼见着就快要爆发了——“咳咳——这个技术嘛——”

  干咳两声,祁星茹说到一半就止住了。

  闻言后,夜教官顿时便一瞪眼睛,嘴角顿时苦憋的挂起一丝弧度,然后赤红着双眼抬起头来,呵呵直笑,看得老板和美女服务员心里直发毛。

  “咳咳,小玉,客人在向你道歉,你别傻愣着啊——”

  这个老板终于反应过来了。

  在他看来,眼前这个牛高马大的人,其实就是一个软柿子,外强中干的纸老虎,任人宰割的肥羊,披着狼皮的羊。

  他甚至都为自己先前的胆怯觉得可耻。

  尼玛的,他居然怕了这么一个垃圾。

  要是祁星茹会读心术的话,她都快急的吐血了。尼玛这究竟是什么智商才能达到这个分析水平?

  ——这可是神一般的推测。

  “噢噢!”

  这个名为小玉的美女服务员连连应声,然后赶紧退了一步对着夜教官就是一个90°鞠躬,“对不起!!”

  “呃——那个,你应该说没关系——”夜教官忍不住提醒说。

  “对不起!!”又是90°鞠躬。

  “你咋这么缺心眼儿呢!”夜教官忍不住说。

  “对不起!!”继续90°鞠躬。

  夜教官,“……”

  夜教官把目光投向祁星茹,像是在说,看吧,我道歉了,可这结果不是我能控制的啊。

  但祁星茹则是把脸转向一边,和林朵有说有笑起来。

  夜教官,“……”

  ——靠。

  合着还必须道歉是吧!

  好,道歉就道歉!

  “喂你……”

  “对不起!!”

  酷f匠0W网…&永gG久免at费Y;看。小D*说“

  夜教官,“……”

  夜教官快哭了,大姐,哦不,妈……我叫你妈成吗?你别说对不起了行不行?

  小玉也是被夜教官开始那赤红的眼神吓住了,而老板说的那句话让她又以为就是做错了,所以该道歉。

  听见夜教官道歉后,她更是惊慌失措,连连道歉不断。

  殊不知是她理解错了。

  其实任何事情不管是谁对谁错,是有理者或是无理者,只要谁先道歉,说出了对不起,都能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这件事特殊了。

  双方说一起对不起都没用了。

  夜教官哭笑不得的表情实在是难看,让小玉怯怯的抬起头看了眼后又瞬间低下了头,大声的喊了声,“对不起!!”

  夜教官真的要哭了。

  因为周围的食客们都对他纷纷露出鄙夷的眼神,这尼玛是变-态吧?连个小姑娘都不放过,别人都说了那么多对不起了,而且态度极其诚恳,居然一直不领情?心理严重有问题吧?

  当然,这些都是夜教官自己在心里模拟的声音。

  其实周围食客们的话是这样的:“这尼玛是变-态吧?”

  “连个小姑娘都不放过!”

  “就是,别人都说了那么多对不起了,而且态度那么诚恳,他竟然都不为所动?”

  “是啊,特么的心理严重有问题吧?”

  夜教官,“……”

  夜教官真的哭了。

  ——尼玛!

  怎么和他想的一模一样!

  自己是预言帝吗?

  那是不是可以预言一下自己只要吼她一句,让她不要道歉了,然后自己道歉,让她说一句没关系就OK了?

  尼玛……用下面去想也是绝逼不可能的啊!

  先不说这样能不能顺利了,就算成功了,祁星茹那边也过不了关啊——夜教官这内心滴血,用着哭笑不得表情求救的看向祁星茹,但见祁星茹依旧和林朵在那里嬉笑不停,没有理他的节奏。

  他心里那个憋屈啊,差点眼泪就滚出来了。

  夜教官的这表情实在骇人,突然,小玉颤着声音又说了句,“对不起!!”

  “对不起你妹啊!!”

  夜教官此时也尼玛要暴走了,还对不起?对不起你爹地,对不起你姥姥,对不起你八辈子祖宗!!

  对不起你妹啊——被夜教官这么一吼,小玉也是心里一委屈,眼泪啪嗒啪嗒的如雨般掉落。

  哭……你妹啊……

  老子现在才该哭好不好……

  热泪盈眶也会传染,加上心中悲痛欲绝,尼玛的硬汉子夜教官的眼角还真尼玛的挤出了一点眼泪。

  擦,真特么说多了都是泪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