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祁星茹早早的就到了A大。

  远远的便看见站在学校门口四处张望的林朵,不停的向她招手,“老大!这里!”

  祁星茹笑着走了过去,林朵一把挽住她的胳膊,说,“老大,快走快走,帅哥已经在操场上等着了,告诉你哦,帅哥今天只穿了一点哦,一会热了肯定会脱的!”

  祁星茹,“……”

  喂,你丫的能换个话题吗啊喂?!祁星茹心里愤恨,昨晚上的“粥”可让她一个晚上都没睡着,活了这19年,她祁星茹还没这么憋屈过!

  祁星茹说,“你就打的这个主意吧。”

  “嘻嘻,知我者,老大也!”

  “贫嘴吧你!”祁星茹给她又是一记戳头,林朵笑着承受着,还很配合的“哎哟”一声。

  两人一同到了操场后,远远的就看见了铭辰墨,他今天穿着雪白的一身休闲装,晨曦映照下来,让这个男人显得更加妖治,祁星茹此时只有一种感概,真是……太俊了!

  呸,想什么呢。

  I@酷WO匠√网永久4免)费,T看%=小eE说

  铭辰墨很是默契的转过头来,向祁星茹笑了笑,林朵顿时高兴的尖叫,不停地招手,附在祁星茹耳边激动的说,“看到没有,帅哥在看我们呢!”

  “……”祁星茹一脸黑线,“至于吗?或许在看我们后面也说不定啊。”

  “不会,老大,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啊,就咱两往这操场上一站,还不是众人的焦点?”

  林朵笑嘻嘻地说,“要不是老大你一到学校就冷冰冰的样子,怎么会被荀娜娜那骚娘们平分A大校花?”

  祁星茹,“……”

  抽了抽嘴角,祁星茹说又,“说的我像是有双重人格似的。”

  “难道不是吗?”林朵翻翻白眼,然后坚定的说,“老大,你要是把你在灵堂上的那种机灵度发挥在学校里,绝对会让大批大批大批的饿狼们心甘情愿的匍匐在你脚下给你舔脚趾的!”

  “擦!”嘴角一抽,祁星茹一个粗口爆了出来。

  她能说什么?她只剩下粗口可以爆了!

  对于在学校就变了个模样,可能是于小时候的经历有关吧,在弑爷爷教授技能或学识的地点,绝对不能有丝毫的懈怠和不规矩。

  “对对对,就是这样,要是你在学校也能随意的爆粗口,那就完美了,哈哈!”林朵一拍手,给祁星茹连连竖起大拇指。

  祁星茹,“……”

  就在这时,一阵长长的哨声响起,两人这才回过神来,迅速的找到自己的班级,进入队列。但就在前去的那一刻,祁星茹凭着自己多年来的经验,明显的感受到了一种杀气扑来,但这种杀气却不会涉及到生命。

  顺着杀气望过去,祁星茹就看到了荀娜娜愤恨的眼神。

  “……”祁星茹眉头一皱,她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招惹到她了。

  刚刚进入队列,就听见周围的同学开始八卦起来,其中一个女生说,“喂,听说了吗?今天来的教官可是A市军区的团长!”

  又一个女生惊呼,“不是吧?团长给我们学生训练,那不是很严厉?”

  可另一个女生又郁闷的说,“唉,团长这么高的职位了,肯定都已经结婚了啊,我肯定没戏了。”

  又一个女生笑骂着说,“臭不要脸的,你可以去当二奶啊。”

  “去死吧你!”

  “……”

  就在她们将要闹起来的时候,荀娜娜身边的萍儿突然说,“来了来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闭上了嘴,齐齐的立正,但所有人的眼睛都是跟着不远处的一个教官移动着。

  “唉,果然是个老家伙!”等教官走近后,一个女生遗憾的叹了口气。

  “大家安静!”魁梧教官走到他们前面,抬起两只手放在前面,“我先简单的做一个自我介绍,在今后七天里,就由我来担任你们的教官,我姓夜,大家可以叫我夜教官。”

  单刀直入!

  夜教官的话刚说完,就有一个女生耐不住寂寞的出声说,“夜教官,你的夜是叶子的叶,还是黑夜的夜,亦或是随风摇曳的曳呀?”

  夜教官眉头一皱,很是淡定的回应说,“前两个可以怀疑,但是第三个曳字都能问出来,难道你的A大是凭关系进来的吗?”

  顿时,大家都是哈哈大笑起来。

  在A大,凭关系进来的可谓多如牛毛。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在当今这个社会里,只要有钱,上个大学什么的比去夜店找小-姐还容易。

  “好了,闲话就说到这里,全体队友!立正!”夜教官一声大吼,所有人都是一怔,齐刷刷的立正了。

  “以左边排头为基准,向左看——齐!”班上的同学都懒洋洋的开始整理队列,夜教官突然一声大吼,“小碎步!”

  唰!

  笃笃笃——所有人顿时小碎步踏了起来。

  不得不说,一个人只要说话大声了,让人看了不好亲近,就会让别人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惧感,从而达到别人对他言听计从的效果,而军训教官就是以这种方式进行训练的,只要学生们畏惧了,自然就会激发自身的潜能,即使没有进行过专业训练,也能达到超常的效果。

  “向前——看!”

  唰!

  所有人都是齐刷刷的向前看去。

  夜教官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又大声说,“全体队友,向左——转!”

  唰!

  唰唰唰!

  所有人都齐齐的转了过去。

  “跑步之前,我给大家说一个前提,大家先热个身,就先跑十圈吧!”夜教官很是嫌弃的说。

  哗!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哗然了,铭辰墨在一旁听的眉头一皱。

  林朵突然惊讶的抓住祁星茹的胳膊说,“老大,我,我没听错吧?十圈啊!”

  “也许……他抽风了吧?”祁星茹也以为自己听错了。

  学校操场算是只是一个中等规模的,但一圈也有800米,这要是十圈下来,就是8000米了,这是要他们跑马拉松?

  怕是还没跑到一半,全体都会扑街了!

  这时有一个男同学抱怨说,“夜教官,十圈也太多了吧?”

  有一个人开了头一枪,紧接着大家都抱怨起来了,“就是就是,十圈啊,马拉松也不过如此吧。”

  “是啊是啊……”

  “闭嘴!”夜教官突然大声喊,“这点距离都跑不下来,还叫什么军训?!军训,就是把你们都当作军人来训练,难道你们以为军训就是为了玩吗?啊?!”

  教官的狮子大吼却把所有人都镇住了,没人敢说话反驳。

  但他们心中都在不断吐槽,这次这么欢呼雀跃,不就是为了玩嘛。

  突然,夜教官指着队列里吼,“这位同学,出列!”

  唰唰唰!

  每个人都是存在私心的,所以一旦有不幸的事情要将要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去回避,而现在这些学生正是这种心理,纷纷避开了夜教官所指的方向。

  众人瞬间退开,让出了一条道来,只见夜教官手指直直的指着一个人,正是祁星茹。

  祁星茹愣了半晌,才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