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

  树不要皮,必死无疑,这人一旦不要脸了,那就是天下无敌!

  祁星茹对铭辰墨那是叫做一点办法都没有,磨磨唧唧的还是进了他的出租屋。

  “哟,你这里连沙发都没有啊?”扫视了一下这不足五十平米的房间后,铭辰墨突然问。

  “铭大总裁,这小地方还真是委屈您了,您还是早点回去吧?这里连沙发都没有,好嘛?铭大总裁,铭老师!”祁星茹说。

  铭辰墨嘿然一笑,“没事儿,这样就可以和你睡一张床了。”

  祁星茹,“……”

  尼玛,感情他是打这主意啊?

  想起那晚铭辰墨的粗暴,祁星茹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不行,看来必须把他弄走,不然可就不妙了。

  “铭……”祁星茹一张口,但是没有喊出来,想了想,她突然笑了起来,一双大大的桃花眼都眯成了月牙儿,甜甜的说,“辰墨……”

  铭辰墨,“……”

  这回轮到铭辰墨冷不防的打了个冷颤,“嗯?”

  “辰墨,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所以一进来就问有没有沙发,但可惜没有,我也不忍心让你睡地上呀?”祁星茹眨巴着眼睛娇滴滴的说着,她自己也是不停的起鸡皮疙瘩。

  “没事,别介意,我这人随和,也很客气的,睡床上就行,呵呵。”铭辰墨笑着说。

  “……”

  祁星茹一脸黑线,“可是,关键是床是单人的,睡不下两个人呀,难道辰墨忍心让我睡地上吗?”

  铭辰墨突然正色说,“单人床啊?”

  “是呀是呀,所以你还是去宾馆住吧?”祁星茹说。

  “没事,你就别担心了,还是能睡得下的。”铭辰墨郑重的点头,“只要一个在上面,一个在下面就行。”

  祁星茹,“……”

  “嗯,所以,你在上面还是我在上面?”铭辰墨又问。

  祁星茹,“……”

  这,这是什么人啊!

  天呐,快来个人收了这个妖孽吧!

  我代表月亮消灭你啊啊啊!

  祁星茹早已见识了铭辰墨的冷漠和霸道,却没想到这种性格的人竟然还有这样无赖的性格,她快要抓狂了!祁星茹争辩不过他,便也懒得去争辩了,突然想起还没有吃完饭,便问,“你想吃什么?”

  “什么?”

  铭辰墨突然一愣,随即笑问,“你会做饭?”

  “这有什么难的?不过家常菜你这个大总裁要是吃不惯的话,我可以叫外卖的。”祁星茹说。

  “别,做吧,你做的我都爱吃。”铭辰墨突然笑笑说。

  “……”祁星茹蓦地一愣,她突然间有个错觉,这样就好像是多年的夫妻,在谈着家话一般。

  “怎么了?是不是有一种老夫老妻的感觉?”铭辰墨的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祁星茹突然回过神来,啐了一口说,“呸,你才老夫老妻!”

  铭辰墨煞有其事的点头说,“是啊。”

  祁星茹,“……”

  得,说不过你,我走人!

  祁星茹起身便走进了厨房,而铭辰墨则是笑着在她的房间里四处打量,脸上的笑意也就越发的浓郁。

  由于自小养成的习惯,在孤儿院的时候,祁星茹很小的时候就是一个人自己整理内务,收拾东西,房间里就只有小客厅,卧室一间,卫生间一个,厨房和阳台都是连在一起的。虽然个别地方看起来很旧,但整体还是很整洁的,让人感觉清爽无比。

  正当铭辰墨想要进祁星茹的卧室里的时候,祁星茹的脑袋就从厨房里伸了出来,“不准进我的卧室!”

  铭辰墨闻言后笑了笑,又退了回去,昂首挺胸,做出一副我是正人君子的模样。

  we酷oG匠网s;首R发,W

  “若是你敢进去的话……”祁星茹眯起一只眼睛,对着他做出了一个手枪开枪的动作,嘴巴里还发出了一个“砰”的声音,然后就又退回厨房里了。

  见此机会,铭辰墨瞬间向着卧室冲过去,可就在刚把手搭在门把手上的时候,祁星茹“咻”的一下就跳了出来,把手里的锅铲指向他,“就知道你会偷偷进去,放手!”

  铭辰墨,“……”

  卧槽,她是安装有摄像头吗?

  怎么能这么精确?!

  “呵呵,我这不是瞧着这个门把手好奇嘛,随便看看,看看。”铭辰墨笑着说。

  祁星茹把锅铲扛在肩上,很是女王的说,“再敢偷偷进去,我直接一铲子把你阉了!”

  铭辰墨呵呵笑着说,“你舍得吗?”

  祁星茹眉毛一挑,“你想试试?”

  铭辰墨嘴角一抽,“既然你这么不放心我,那我去厨房?”

  “你会做?”

  “当然!”

  “真的?”祁星茹诧异的问。

  “呵,那是,又不是没做过。”铭辰墨坚定的说,正当祁星茹要相信的时候,铭辰墨又补上一句,“我们可是做了整整一晚上,难道你忘了?”

  祁星茹,“……”

  魂淡!!

  尼玛,祁星茹一口老血喷出去好远,原来,原来他说的是那个……做!?

  “好了好了,我是说真的,你就看我给你露一手吧。”铭辰墨笑着走了过来。

  “喂,你别乱来啊!”祁星茹警惕的退后了一步,鬼知道他说的到底是哪个“做”。

  “我说,你思想健康点好不好?这动作好像是谁要强X你似的。”铭辰墨无语的说。

  祁星茹,“……”

  她思想不健康?!

  尼玛,到底谁思想不健康啊喂!!

  不理会她的无语,铭辰墨转身直接走进了厨房。

  祁星茹顿时也诧异的想着,难道他真的会下厨?

  可是接下来铭辰墨的行为让她彻底的震惊了,洗了手后,铭辰墨就直接拿起旁边的莲藕开始动了,熟练的操刀,藕片切的不论是大小还是厚度都是整整齐齐,动作流畅至极,下锅炒菜时,倒油的动作都酷毙了,规律性的动锅,每个流程都都专业极了,这若是没有几年坚持训练,是根本做不到的。

  他真的是大明公司的总裁?

  祁星茹越来越多的疑问,眼前这个男人在她看来是越来越看不透了。除了性格很无赖、很变态以外,真是找不到一点瑕疵,究竟是怎样才能生出如此完美的人来?

  一身休闲装把铭辰墨衬托的像一个阳光的年轻小伙,看着他那刀削般英俊的侧脸,祁星茹一时失神了……

  “喂,没别的了吗?”铭辰墨的声音突然打断了她的沉思,祁星茹愣愣说,“啊?你说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