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辰墨好笑的看着她,祁星茹瞪了他一眼,随后华丽的一转身,向人群外走去。

  酷#F匠m网。正k5版首q(发

  祁星茹在前面走着,铭辰墨就在她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祁星茹再次抓狂了,扭头歇斯底里的大吼,“铭老师,你有完没完啊?!”

  “嗯?老婆你说什么?”铭辰墨故作不解的问。

  “你——”祁星茹深吸一口气,然后呼出去,问,“你究竟要跟到我什么时候?”

  “我在跟你吗?大路这么宽广,我爱去哪就去哪,不过顺路而已,你怎么能说我跟着你呢?你的自我感觉也太好了吧?”铭辰墨眨眨眼睛说。

  祁星茹,“……”

  Sh-it,那就走吧!

  说着,祁星茹愤愤的跺了跺足,继续头也不回的向前走。要是平时遇见流氓混混,早就拳脚招呼过去了,现在她有什么办法?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吗,流氓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流氓有文化!

  这说也说不过,打也打不过,她也只有把这口气憋屈的咽下去。

  “喂,走错啦,该向左转!”在她走神的时候,铭辰墨的声音缓缓的从后面飘来。

  祁星茹微微一愣,抬头看了下路,见果然走错了,又转头愤恨的瞪了铭辰墨一眼,却见铭辰墨却笑嘻嘻的看着自己,气的祁星茹又是一跺脚,然后便向左转了。

  可是走着走着突然想到,不对啊,这不就是跟着自己吗?她突然转过身昂起脑袋说,“你都让我向左转了,还说没跟着我?”

  “冤枉啊,我和你到的是同一个地方,见你走错路了好心提醒你一句,我哪里跟着你了?难道走后面的就是跟着走前面的了?那行,我走前面,反正我认识路。”铭辰墨点了点头说。

  祁星茹,“……”

  尼玛,看来这丫的是铁了心要跟着自己了?

  不行,绝对不能回家。

  祁星茹瞬间打起一百二十倍的精神,快速向前走去,在下一个路口,祁星茹故意转错方向,而铭辰墨这次却没有提醒她。铭辰墨挑眉,一直跟在他身后,自然发现了她这一些小动作,不过他可没傻到明知前面有一个坑,还一个劲儿往里跳。

  又转过几个路口,祁星茹实在忍不住了,转头问,“喂,你怎么不提醒我走错了?”

  “嗯?走错了?没有啊。”铭辰墨一摊手,不解的说,“你瞧着,你现在直走,在第二个路口左拐,然后继续直走一个路口,然后右拐,下一个路口继续右拐,在然后直走三个路口左拐,接着继续直走三十米左右就到了啊。”

  祁星茹,“……”

  尼玛你脑袋里装有GPS吗?!

  她非常熟悉这个路段的街道,自然知道铭辰墨说的一点都没错。

  “抓贼啊,有人抢劫!”正当祁星茹无力吐槽的时候,一阵呼喊声从小巷的一头传来。

  两人同时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就瞧见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手上抓着一个手提包,后面还跟着一个浓妆艳抹的肥婆,这肥婆跑起来似乎地面都在震动,别说抓小偷了。

  铭辰墨微眯着眼睛打量着这前后两人,嘴角却是露出一丝嘲讽。

  “站住,别跑!”祁星茹哪里还分析什么,直接一声大喊,然后就追了出去。

  铭辰墨,“……”

  喂,别这么敬业啊,好歹是同行啊喂。

  铭辰墨见祁星茹追了上去,自己也便跟了上去,而当他追上去之后,祁星茹已经拿着手提包得意洋洋的朝着他笑了,那样子好像在说,怎么样?我厉害吧?

  铭辰墨皱眉说,“你这么容易就拿到了,不觉得奇怪吗?”

  “这有什么奇怪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干嘛的,他那点技术含量哪能跟我比?”祁星茹得意的晃着脑袋,“怎么样,我厉害吧?”

  铭辰墨,“……”

  得,还真这么说出来了。

  就在这时,那个肥婆也跑了上来,重重的喘着粗气,接过包后,又向祁星茹连连道谢。铭辰墨则是厌恶的向后退了一步。

  手提包还给了肥婆,祁星茹也就功成身退了,得意的对着铭辰墨说,“走吧。”

  铭辰墨不为所动,冷冷一笑,说,“不用急,走了也会被叫回来,不如等着看戏。”

  “什么意思?”祁星茹茫然的问。

  “你看着吧,我数三二一,你就知道为什么了。”铭辰墨淡淡的说。

  “三。”

  “二一!”祁星茹没好气的打断,“怎么,现在可以走了吧?”

  铭辰墨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头说,“一。”

  “嘿,你还没完了……”正当祁星茹准备继续吐槽的时候,那个肥婆顿时发出一阵尖锐的叫声瞬间铺天盖地惨绝人寰的向着他们压境而来,“我的钱呢?!我里面的三万块现金哪里去了?!”

  祁星茹,“……”

  卧槽,不是真有问题吧?

  祁星茹无语的瞪大了眼睛,肥婆则是两只手拉着手提包,不停地向祁星茹面前推去,“我的钱呢?!你把我的钱弄哪去了?!”

  祁星茹,“……”

  你妹,你的钱我怎么知道?你要问也去问那个小偷啊!

  “死肥婆,你有三万块现金是刚从银行取出来的吗?”铭辰墨一把祁星茹拉到了后面。

  “是啊,刚刚才从银行里取出来,还是连号的呢,你们怎么知道?哦!我知道了,一定是你们偷拿了这钱,所以才知道是连号的对不对?”

  “阿姨我们……”

  祁星茹想要解释什么,铭辰墨直接打断,“是啊,我们知道,因为电影都是这么演的啊,但是,根据作案时间进行推测的话,你也因该首先质疑前面那个抢你手提包的人吧?”

  铭辰墨这句话一说出来,祁星茹也愣了一下。

  难道真是碰瓷的?

  “我,我一直跟在他后面,没有看见他把手伸进过手提包,他没有作案动机,而且,我一直在追他,他也没有作案时间。”肥婆眼神有些躲闪,明显的做贼心虚,而这一些动作完全落入了他们两人的眼中。

  看来是第一次。

  “耶?看来阿姨非常懂法律啊,不仅如此,而且阿姨的心肠这么好,竟然为了一个抢劫犯说好话,字字珠玑,瞬间把罪行抹去,就连嫌疑罪都抹去的一干二净了……”铭辰墨牵了牵嘴角,戏谑的说,“不过既然阿姨你这么好心,不如用几句话把我们的嫌疑也排除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