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等祁星茹开口,林朵立即兴奋的抱住了她的胳膊,“老大,你真不够意思,有这么一个大帅哥,都不早点给奉献出来,就藏着自己享用呀?”

  “你啊你,说什么呢。”祁星茹又伸手戳了戳林朵的脑袋,随即,她突然想起旁边还有那些死者家属,连忙回头望去,准备道歉,却哪里还瞧得见什么人,就连动物都没有一只。

  “他,他们人呢?”祁星茹吃吃的说。

  “那些晦气的人?”

  星空很潇洒的点燃一支香烟,抽了一口,徐徐的吐了出来,“他们看着那个保镖踢人的时候,早就夹着尾巴跑了,那阵仗,看的我都眼角直抽搐,要是向下踢那么一点,那准没后了。”

  想了想,星空看向林朵,酷酷的撩了撩刘海,很是沐浴春风说,“这地方太晦气了,走,这位小姐不是还要请我吃饭嘛,不胜荣幸。”

  这话一出,林朵顿时羞得小脸一红,说,“讨厌啦,不要说的那么直接,干脆先吃我好了……”

  众人,“……”

  祁星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星空立即翻起白眼,连忙举双手投降。

  众人跟着星空来到一个名为“金宝来”的饭店,刚进门,这些饭店员工都是非常热情的走上前来接待她们,这一现象引得周围的食客都是纷纷惊讶的看向他们。

  不为其他,因为这里面接引的人竟然还有饭店老板。

  在老板的带领下,三人来到一个包间,就连点菜都不用,直接就送上了饭店里最好的菜式。

  这让林朵都不由得吃惊起来,“金宝来”饭店她是知道的,在A市的实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即使没有过多涉及商业圈,也能或多或少知道其影响力之大,来这里吃饭的人非富即贵,就连大大小小公司的上层接待,谈生意都是在这里。

  这个星空,究竟又是什么人?

  人帅的掉渣不说,武力值还超强,现在一看,我勒个擦,活脱脱一高富帅啊!

  星空歉意的笑了笑,说,“对不起了星茹,我知道你节俭,不过这里的人都很热情,我也拿他们没办法。”

  林朵,“……”

  林朵一翻白眼,热情?怎么可能,现在官场上的人为了上位,巴结权贵。商场上的人为了赚钱,心要多黑有多黑。“金宝来”饭店能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老板能够好到哪里去?如果对方不是对他赚钱有帮助的人,他们绝对看都懒得看一眼。

  祁星茹自然知道这些,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像是已经习惯了,许久才问,“最近怎么样了?”

  “我?”星空痞痞的一笑,“还是老样子呗,混吃混喝,然后等死。”

  Es看正-}版章%节L上$C酷_\匠网$

  “不许胡说!”

  “呵呵,星茹,都不知道介绍一下。”轻笑一声,星空又看向林朵,转移话题说。

  “……”祁星茹蓦地一愣,她到还是真忘了,由于朋友圈很少,几乎就没有介绍朋友的习惯。

  “我叫林朵,老大的死党,叫我朵朵就行了,嘿嘿!”还没等祁星茹介绍,林朵直接开口说,还一个劲的往星空那边蹭。

  “去你的,死朵,你真是有异性没人性啊!”

  “什么啊老大,你一个人藏着一个大帅哥,你才是没人性啊!”

  “你这样跟你老大说话,你才是没人性!”

  “你不去窝藏柯南老爸电饭煲,你窝藏我的白马王子,你才没人性!”

  “你才没人性!”

  “你才……”

  星空,“……”

  不得不说,林朵最是擅长活跃气氛了,两人就这样旁若无人的开始吐槽对方,星空则是一脸血的看着她们,愣是插不上一句话。

  ——而另一边,金刚回到大明公司后,便径直的走向总裁办公室。

  铭辰墨正站着落地窗前,看着街道上的景色,见只有金刚一个人进来,好看的眉毛顿时就皱了起来,“人呢?”

  “对不起少爷,我失败了。”金刚歉意的说。

  铭辰墨转过身,眼睛眯起打量着金刚,而看到金刚身上隐隐有些伤痕后,有些疑惑的问,“身上的伤怎么来的?”

  金刚没有隐瞒,“和别人打架受的伤。”

  “哦?”铭辰墨顿时来兴趣了,“在A市,究竟还有谁能把你伤成这样?”

  铭辰墨知道,金刚一般不会自己出手,要是出手便一定是单挑,所以才会这样问,“而且,我只是叫你去把祁星茹带来,你怎么跑去和别人打架了?”

  “这个人就是来救祁小姐的。”

  “嗯?”

  铭辰墨眉头蹙的更深了,“你仔细说说。”

  “是!”

  说着,金刚就把从开始到最后的所有事情一字不漏的说了出来,包括林朵的袒护,祁星茹的临场应变,穿插于A市小巷,和民众闹得纠纷,向天开了一枪,祁星茹她们混入丧队,林朵的手机铃音,而金刚说的最多的,就是和星空的对战。

  铭辰墨坐在靠椅上,双手十指交叉撑着他那刀削般的面庞,眼神中异彩连连,片刻后,他缓缓开口,“你是说,祁星茹用浓硫酸干掉了一个保镖?”

  “是的,少爷。”

  “你是说,祁星茹用细针又干掉了一个保镖?”

  “……是的,少爷。”

  “祁星茹还混进了丧队装哭?!”

  “……是。”

  “哈哈哈……今天果然是个好日子!”

  “……”

  金刚在一旁听着这个少爷的话,头上的黑线逐渐加深,尼玛他这是怎么抓的重点?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星空的出现才导致失败的,怎么全是祁星茹了?

  铭辰墨突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有意思,我要亲自去会会她。”

  “少爷你……”

  铭辰墨伸出手掌打断说,“我知道,你说她会主动来这里,但我可没有等一个人的习惯。”想了想,他继续说,“祁星茹那边你就不用操心了,从现在开始,你全力监视A市孤儿院的一举一动,有什么异常情况立即给我汇报。”

  从在西街咖啡厅的异状开始,铭辰墨就有些怀疑这件事是由孤儿院的人做出来的,毕竟从祁星茹刚开始的表现看来,她的确不知情,但也不能绝对否定,所以她也脱不了干系。

  “是,少爷。”

  金刚出去后,铭辰墨再次回到落地窗前,看着窗外闭眼沉思了许久,才拿起电话拨了出去了。

  电话一接通,就是一串纯正的美式英语口音,略微欢脱的伪娘声音,“Hi~William,你终于想起来联系我了,我可想死你了~么一个先,mua~”

  铭辰墨,“……”

  电话那边见铭辰墨久久没有说话,才问,“辰墨,你打电话过来,是有事吧?尽管说,不能帮的我也帮。”

  铭辰墨又沉默了一会,眼神复杂的看向窗外,缓缓说,“Steve,帮我查一个人,她叫祁星茹。”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