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灵堂之中鸦雀无声,只有一段欢乐的音乐在回荡着。

  原本的打锣的,敲鼓的,击钵的,都停了下来,目光古怪的瞧着林朵。

  死者家属们脸上尚且挂着泪水,一个个对林朵怒目而视,一些本来就是陪哭的人更是面容古怪,想笑又不敢笑,一个个低下头去,肩膀抽搐,不明白的还以为哭得精神崩溃。

  金刚等人原本要走,谁料听见这歌声后,身后的灵堂骤然间安静了下来,他们疑惑的扭头一看,却见众人目光所指,林朵一下就被暴露了出来,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各自流露出狞笑。

  林朵此时都傻了,她瞬间深刻体会到《疯狂的赛车》里面黄渤同学被人在衣柜箱里面因为手机闹铃而逮个正着的感受。

  祁星茹长大了嘴巴一脸的不可置信,尼玛她现在是该哭还是该笑啊喂?!

  可即便是林朵埋下头,她也能感觉到四周的目光如针如刺的扎在自己的身上,让她浑身的寒毛似乎都竖了起来。

  林朵心中暗自叫苦,她压着头,小声对一旁的祁星茹说,“老大,现在该怎么办啊!”

  祁星茹一脸无语的看着她,“现在还被堵在这地方,只能祈祷老天对我们好一点了……”

  祁星茹哭笑不得,她知道毕竟这事情人家生气也是正常,自己家人死了,开追悼会的时候,旁边有人手机铃声放“今天是个好日子”,这换了任何人都会生气的吧?

  这还算是脾气好的,要换了脾气不好的,只怕上来就动手了,都不用等金刚这些人来了……

  祁星茹无奈之下连忙站了起来,朝他们歉意的笑了笑,然后拉起林朵的手一边向后退,一边说,“抱歉抱歉,这是我妹妹,她脑子有点……”祁星茹指着脑袋手指头绕了绕,做出了一个“大家都懂”的笑容,然后又说,“希望大家都能谅解,我在这里先给大家道歉了!”

  林朵,“……”

  林朵在一旁憋屈的吹着气鼓着腮包,一脸的委屈。

  谁脑子有问题啦?!

  可她现在连一句反驳的话都不敢说。

  不过为了把这件事盖过去,林朵连忙装出一副傻大姐的样子,不断拍手嘿嘿直笑,“好日子,好日子啊!”

  祁星茹,“……”

  祁星茹瞬间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珠子,尼玛装傻也装的好一点啊喂,别老往枪口上撞啊大姐!

  果不其然,林朵的这句话让所有的死者亲属瞬间又怒目而视,恨不得剥了眼前这个“傻大姐”。

  祁星茹那叫一个郁闷啊,连忙说,“阿妹,都告诉你找错人了,看,惹人家不高兴了吧?我们赶紧回去吧?”

  林朵也知道自己失言,无辜的眨着眼睛,她没想到会事这个结果呀!

  祁星茹也不搭理她,连忙对着众人鞠躬,“抱歉抱歉,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明知道这几个家伙是来捣糨糊的,但也作声不得,总不能在灵堂前大打出手吧?但刚出灵堂,金刚等人就把她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祁星茹心中暗暗叫苦,这前有狼,后有虎的,这该咋办?

  金刚缓缓的站了出来,说,“祁小姐,猫捉老鼠的游戏应该玩够了吧?”

  林朵又想站出来说什么,却又被祁星茹一把拦回去,她说,“我这人不喜欢被动,你回去告诉你家少爷,我会自己去找他的,但今天,是说什么都不会去的。”

  金刚蹙眉,“抱歉了祁小姐,怕是今天,也由不得你了。”说完,他后退一步,一挥手说,“上!”

  “是!”金刚的这一声令下,众保镖齐齐的向她们逼近。

  正当她们不知所措的时候,从不远处缓缓地飘出一个男人冷冷的声音,“再敢上前一步,突突了你们。”

  众人,“……”

  所有保镖的身形都是一顿。

  不在于其他什么,俗话说得好,万事小心为上,就算是别人开玩笑说的,他们可不想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祁星茹一愣,瞬间向声音传出方向看去,突然脸色一喜,林朵顺着祁星茹的视线看过去,顿时两眼直冒爱心,对着那人大声喊,“帅哥!”

  这人就是刚刚在小巷喊着狗尾巴草的男子,名为星空,和祁星茹同岁,也都是在A市孤儿院由弑爷爷带大的。星弑传授星茹偷技,传授星空斗技,所以星空十六岁就在A市闯荡,混迹大大小小的黑市,现如今在A市也算是有一定的号召力。

  金刚脑袋向后一偏,目光瞥向星空,然后突然一怔,“是你?”不过他随后便冷冷的说,“这位先生,如果不想给自己招惹什么麻烦的话,请离开,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ts酷%匠网r唯T…一%正_版,0其*‘他/都04是~盗rM版*

  星空恍若未闻,缓缓的从烟盒里取出两支烟,并用嘴叼上一根,另一根用两根手指夹住,对着金刚的面门一弹。

  就在星空手指上的香烟消失的那一刻,金刚瞬间偏了偏脑袋,然后伸出手手指虚空的一夹,看着手中的香烟,又缓缓转头看向星空,眼神中瞬间燃起了一丝火焰。

  “……”

  星空蹙眉,看来遇到了好战分子,他不慌不忙的取出zippo火机,眼神看着它神情极为专注,华丽的开盖、点火、速燃、ICE、正转、反转,然后瞬间捏住。

  这一系列帅到爆的动作让林朵林朵眼中的爱心不断变大,而祁星茹心里则是有些担心,虽然弑爷爷教星空斗技的时候她是不在场的,但就凭他一个人能让金刚他们离开吗?

  就在星空要把zippo扔给金刚的时候,金刚伸出手掌阻止了,“不了,作为一个职业保镖,绝对不会吸取尼古丁来麻痹神经,这样会让反应变的迟缓。”

  “固执。”星空瘪瘪嘴,收回了zippo打火机,“对了,那两个人我要带走,你们随意。”

  “好帅啊帅哥!我支持你!”林朵早已经hold不住了,直接大声助威起来。

  “草,你谁啊你……”

  就在其中一个保镖准备出手的时候,金刚伸手挡住了他,冷冷的吼了一句,“回去!”

  金刚的威严才是权威,那个保镖性怯怯的退了回去,他面色不善的看着星空,“这位先生,你凭什么让我们放了她们?”

  星空深吸一口香烟,然后重重的吐出,淡淡地说,“我高兴!”

  众人,“……”

  这是什么理由?

  金刚眼睛突然眯起来,又一次的开始打量起眼前这个出现两次的少年,不过两次给人的感觉却不一样,第一次是一种遇事强出头的愣头青,而这次却是感受到了一种沉稳之气,而且并不像刚刚那样的弱。

  想及此,他突然嘴唇微启,“好!”

  众人,“……”

  尼玛,这理由也能答应?

  祁星茹和林朵一愣,不可思议的看向金刚。

  星空脚下一软,差点没摔倒,愣愣的看向金刚,卧槽,这……就放了?!刚才金刚不停的上下打量他时,星空都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但却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发展。

  一行保镖也骤然急眼了,齐声喊,“刚哥!”

  “但前提是……”

  金刚挥手打断,眼神灼灼的盯着星空,然后才补充,“你单挑赢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