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星茹眸子倏然向后一瞥,顺势伸出手臂,以一个流畅的动作一把抓住了水壶,然后拉着林朵继续狂奔而去。开玩笑,这里面可是水,要是在野外作战,遇到没有水源的地形,那这可就是生命。

  林朵也瞬间反应过来了,二话没说,闭上嘴跟着祁星茹开始狂奔。

  果不其然,金刚他们都已经追了上来。

  “快快,她们就在前面……”

  其中一个保镖迅速的指向祁星茹她们的方向大声喊。

  “等等!”

  金刚突然说,开始为了一个目的,也只是为了追而追,但当他追到这里后,脑子就稍稍冷静了一点,他干嘛要去追?这是要绑架吗?

  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开始的处理方式不对,不过既然都这么做了,那就一追到底,大不了事后负荆请罪便是。

  “追!”想清楚后,金刚一声令下,所有保镖又齐齐的冲了出去。

  祁星茹顿时有些后悔,现在已经跑出了巷子,该怎么才能甩掉他们?现在她也只能祈祷老天,你可得让她们平安脱险呀。但,貌似上天对任何人都是公平了,祁星茹的脚步虽然能够和这些保镖游击一会,可是林朵却跑不动了。

  被这样拖着,很快,脚步稍慢的她们被最前面的保镖追上。

  这个保镖一把就抓住了林朵的一只手臂,林朵吓得尖叫了一声。

  祁星茹在感觉到步伐变重后,就知道林朵被抓住了,思绪如电的她瞬间想到了一个方法,她笃定,这个保镖绝对会死拽着林朵不放手。

  说着,祁星茹用力一扯林朵的手臂,果不其然,没有拉动林朵,祁星茹的身体反倒是直接向保镖扑去。

  然而祁星茹的表情并没有惊慌,反倒是露出一丝笑意,她不知道从哪里又变出一根巴掌长的小针,“哧”的一声刺进了这个保镖的大腿。

  “啊——”

  一声惨叫传来,惊飞了周围树上的所有鸟类。

  “快走!”

  祁星茹没有浪费一点时间,直接拉起愣愣的林朵继续开始狂奔。后面的保镖追上来后根本没有去搀扶,甚至当作看都没看到,直接绕了过去。

  +酷X匠%0网/唯%一6(正x*版,r3其V他l都'f是盗4S版(t

  这和祁星茹的最初预计有了一些差池,她本以为这样可以拖延一点时间,没想到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眼见距离越拉越近,祁星茹已经有些慌了,但又见到前方已经快要进入市区了,顿时慌乱又消散了许多,她不相信,这些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还能一直追着她们不放。

  但,上天对人又是不公平的。

  进入了市区,这些保镖依旧穷追不舍,这让祁星茹简直要发疯了,但最让她发疯的不是这个,而是林朵是真心快要坚持不住了,只见林朵嘴唇干裂,步子都有些颤巍,显然是有些脱水了。

  这样跑出去几百米远,林朵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只觉得自己肺都要炸了,她气喘吁吁的说,“我,我实在是跑不动了……老大,你,你就别管我了,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祁星茹凝眉,扭头看了看四周,却见他们已经跑到了一片民宅,不远处隐隐传来一阵铜锣钵铙的音乐声,心中一动,祁星茹说,“倒也有办法!”

  说着,他拉着林朵扭头而去。

  林朵只见不远处是一个灵堂,灵堂前有许多的客人纷纷吊丧,花圈挽联摆成一溜,灵堂里面哭丧声音不绝于耳,她正有些发呆,却被祁星茹一扯,生生的扯到了一对吊丧的中年男女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

  祁星茹对林朵打了个眼色,然后自己便开始一脸死了亲娘的表情,苦大仇深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吊丧的中年男女送了花篮后,便直奔灵堂。

  前面负责接待的死者家属看见祁星茹和林朵,还以为他们是这中年男女的家人或者朋友,便也没多问,而中年男女却又以为他们是死者家属的朋友亲戚,因此见他们跟在后面也没有过问,这三人便稀里糊涂的混进了哭灵大军。

  林朵懵懵懂懂的被祁星茹拉进了灵堂,然后看见祁星茹“咕咚”一声跪在灵堂中间开始磕头,她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瞠目结舌。

  尼玛啊……老大你这是要闹哪样?!

  祁星茹见她傻子一样站在原地,灵堂里面其他人大多都是跪着,唯独她一人站着,实在是鹤立鸡群,他连忙一拉林朵的衣服,使劲打了个眼色,“愣着干什么?快跪下呀!”

  “啊?”林朵也傻傻的跟着跪了下来,然后她见祁星茹一挤眼睛,竟然生生的在眼角处挤出几滴泪水,然后号啕大哭了起来,她说哭就哭,一时间哭得梨花带雨,弄得灵堂里面的家属们悲从中来,又哭了起来,他们这一哭,其他人就不好意思不哭,于是只好也跟着哭,一边哭心里面一边骂:娘了个挫比,老子哭了一整天了,还他妈的哭?想哭死人啊?

  林朵目瞪口呆,脑子一片空白,就她一人愣愣的发呆没有哭出声来,直到祁星茹拉着她的衣袖,借着哭泣的动作掩饰小声说,“喂,他们追过来了,你不想被发现吧?”

  “哦,哦哦……”林朵这才回过神来,她觉得眼前这一切实在是太扯淡了,可偏偏自己在这个环境之中,想要脱身也脱身不得,她甚至能听见金刚等人冲到灵堂前的脚步声,于是她只好跟着一起干嚎了起来。

  金刚等人目光搜寻着四周,他不确定祁星茹是不是钻进了这里面,但他也不好明目张胆的进去搜,谁知道里面死的什么人?而且,人家家里面死人了,自己去捣乱,人家不拼命才怪了。

  但金刚等人自然也不会就这样离开,他目光狠狠的扫视着四周,仿佛刀子一样,从混在人群中的她们背上刮过去的时候,祁星茹和林朵甚至觉得背上一阵发寒。

  她们头也不敢抬,脑袋压得低低的,干嚎声音越发的入情入境。

  金刚扫了一圈,只见这四周都是趴着的脑袋,实在是有点不好辨认,摇了摇头,然后看向灵堂外面,却也不见祁星茹她们的身影,正当他要不甘心放弃的时候,却忽然间听见这灵堂里面传来一个十分刺耳的音乐声,“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祁星茹,“……”

  这音乐一出来,灵堂里面的哭灵声戛然而止,所有人都齐刷刷的向林朵怒目而视。

  林朵慌慌张张的把手机取出来,迅速的按了挂机键,愣愣的呆在了原地,眼角抽了抽,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干巴巴的笑了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