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祁星茹早早的就来到了她打工所在的奶茶店,而正好林朵兼职的KFC正好休息,便过来陪着自己的好闺蜜。

  林朵每次来都是点上一杯奶茶,然后就坐在一旁笑嘻嘻的看着祁星茹干这干那,并且她每次都是独霸一个卡座,只要有其他人想要过来坐下,她就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别人,客人们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走开了。

  对此,祁星茹表示很无奈。

  奶茶店的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油光的脑袋,身体微微发福,平时也是西装革履的,几乎每周都会带回一个浓妆艳抹又极其暴露的女人回店,而且每次都不是同一个人,看起来极像一个暴发户。

  每当遇见这事儿,林朵总会劝祁星茹离开这个店,去她那边兼职,原话是这样的,“老大,你是没看见那个老板看你的眼神,色眯眯的,小心他给你下迷药,然后把你迷-奸了!”

  对此,祁星茹也表示很无奈。

  不过祁星茹很开心,这个闺蜜是设身处地的为自己着想的,鲁迅赠给瞿秋白之辞中不也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同怀视之。”意思是说,只要有一个充分理解自己的真朋友就可以了。在艰难困苦之中,心灵深处的纽带牢固地连在一起,患难相扶。

  祁星茹当然知道这个老板总是异样的盯着自己看,但她也不会就此离开。一来,这个店离学校比较近,而且工时不长,还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二来,就这死胖子能迷-奸她?开什么国际玩笑。

  今天也是这样,林朵早早的就找好了一个向阳的位置做好,常客们也很识趣的不靠近了,偶有几个不长眼的或者是新来的,一样被林朵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哦,对了,奶茶店老板也经常去骚扰林朵,这才是重点,让林朵爆发的根源。但奶茶店老板却每次都是很恬不知耻的会凑上去搭讪几句,林朵是碍在祁星茹的面子上也就是随口呵呵几句。

  今天这个奶茶店老板也是一如既往的凑了上去,可还没有三分钟,便传来了一阵凄惨的喊叫。祁星茹顿时放下手中的奶茶,无语的看过去,顿时无奈的捂住额头,她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卧槽,你这小骚-娘们,敢往老子身上泼奶茶,你这是活得不耐烦了?!”奶茶店老板扯起公鸭子的声音厉声喊叫,祁星茹只是觉得奇怪,这老板究竟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法把林大小姐都逼得泼奶茶了?

  真尼玛好奇啊——我去,想什么呢,祁星茹使劲的晃晃头,你啊你,到现在还在想着些没用的东西,脑子进水了么?赶紧跑上前去,拉开剑拔弩张的两人,她说,“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林朵开始还不愿意,两个眼睛鼓的像圆铃一般,张牙舞爪的丝毫没有女孩子的矜持,那样子就像是不杀了对方不罢休,那架势,简直是霸气侧漏啊。

  可当祁星茹看见奶茶店老板那怂样的时候,突然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让奶茶店老板面容更扭曲了。

  奶茶店老板本来长得就和闹着玩似的,加上头上本就稀稀疏疏的几根毛毛也被这奶茶淋湿贴着脸垂了下去,那样子好一个滑稽。

  祁星茹这不笑还好,这突然的一笑,林朵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那双杏仁眼都眯成了月牙,然后又感觉自己笑的不是时候,迅速的捂住嘴巴,但这样还是不行,反而更加忍不住了,直接放弃了,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这一来二去,尴尬的气氛也被搞没了,周围的客人都是哈哈大笑起来,特别是看到奶茶店老板被淋湿的肥脸,就像是被日本爱情动作片里的那啥喷了一脸似的,一时间有的跺脚,有的捶桌子,场面那叫一个欢脱。

  但现场只有一个人笑不出来,这人自然就是奶茶店老板了,此时的他被气得是吹头发瞪眼睛的,好吧,也只能这么形容了,这个死胖子像太监一样,连胡子都没有,自然只有吹贴在脸上的头发了。

  他能怎么着?把眼前这个小姑娘抓起来,然后啪啪啪给她几耳光?还是把她一脚踹翻,然后拖出去枪毙五分钟?

  问题是他得敢啊!

  不过,作为一老板被自己的员工朋友逼成这样,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员工的,先不说这样的情况下自己不了台,这要他以后如何在其他员工面前抬得起头?

  想到这里,奶茶店老板气呼呼的指着祁星茹说,“祁星茹,该干嘛干嘛去!我叫你离开岗位了吗?你这是擅离职守!还想不想继续在这里干了?!”

  祁星茹,“……”

  尼玛,祁星茹无辜的瞪着眼睛,我招你惹你了?

  这下,林朵便看不过去了,直接把祁星茹拉到自己身后,气势逼人的说,“怎么怎么,你以为你这里是块宝地,谁都想来呀?先不说这个,你这死肥猪摸了老娘的大腿就想转移话题了?快给老娘说清楚,这事情该怎么处理,不然就让110来解决!”

  “哗——”

  “卧槽,又见一猥琐大变态啊!”

  “我靠,这尼玛才是同道中人啊!”

  一时间,奶茶店的所有人都喧哗了起来,每个人看向奶茶店老板的眼神都变了,有的变得灰常鄙夷,有的变得特别猥琐。

  “你——”

  “我?”

  “我——”

  “你?”

  “靠——”奶茶店老板瞬间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朵,顿时有些叫冤,以前自己骚扰那么多次都没见这妞这般泼辣,今儿个撞鬼了还是怎么了?

  “靠你妹啊靠,快说呀!”林朵也瞪大了眼睛,咄咄逼人的盯着奶茶店老板,还向前走了一步,奶茶店老板一个不防,踩中了地上的一次性奶茶杯,“哧溜”一下摔了个屁股墩。

  “噗通——”

  “哎哟——”

  紧接着就又是一声惨叫。

  “得,你这是想转移话题吗?”林朵双手叉腰问。

  见此,祁星茹思前想后,只得出一个结论,就是她的这个闺蜜,想方设法的要让自己离开这个奶茶店,才会这样出此下策。一方面欣慰自己有这么好的一个闺蜜,但另一方面则是愁了起来,这该怎么跟这个闺蜜解释才好?难道和她说明一切?

  不行,祁星茹随即摇头,这显然不行。

  她有属于自己的生活。

  /更☆q新最‘快w上i酷匠!Z网

  而林朵这时也看见了祁星茹在摇头,便用胳膊肘撞了一下她的腋窝,说,“啊喂,老大,别这样啊,看见老板倒地了,光顾着摇头,都不去扶一下?”

  祁星茹,“……”

  皱眉的看向倒在地上,浑身湿漉漉的还“哎哟哎哟”不停叫着的奶茶店老板,祁星茹眼角就开始抽搐起来了,浑身的毛孔顿时就紧缩起来,根根炸毛,尼玛,敢不敢不要这么恶心啊喂?!

  林朵的这一声提醒,反倒是让其他的员工幡然醒悟,连忙争先恐后的前去扶他们的老板,在一声声“哎哟”的哀号下,奶茶店老板终于被艰难的扶了起来。

  而前来的两个年轻小伙子的脸居然……憋的发紫?!

  众人,“……”

  祁星茹和林朵顿时觉得脑中有千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这究竟是这奶茶店老板太重了还是太重了还是太重了?

  就在她们两眼角抽搐的看着奶茶店老板的时候,奶茶店老板也在两员工的搀扶下站了起来,颤颤巍巍的指着她们两人,他说,“好,好好好,你!还有你!你们两个,好,好啊——好!!!”完全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就一个劲的在叫好,连搀扶他的两个员工都是一脸黑线。

  林朵则是腼腆的一笑,跺起了小碎步,像古代宫女一样向前走了几步,然后微微一施礼,说,“多谢总管夸奖,小女子会再接再厉的!”

  众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