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步?”

  赫尼尔沉吟了片刻,说,“现在发生的事情和原先的计划出现了不小的偏差,这样,你先联系09,告诉她以后不会给她任务了,然后你就按兵不动,等完全弄清楚后,再作打算。”

  “是,老板。”

  费悟挂了电话,就立即给祁星茹打了过去,三言两语的敷衍了几句,祁星茹只觉得有点郁闷,面都没见着,就说她任务失败,以后不用她接任务了。

  这特么死也要让人死的明白啊喂!

  不过,没等她说什么,费悟已经挂了电话,而当她回拨的时候,电话只传来了冷冰冰的系统提示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sorry……”

  ——从中午到晚上,两天的周末很快就过去了,晚上回到出租屋,但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只要躺在床上,脑海里不自觉就浮现出那一夜春宵。

  她本是为了方便行窃才没有住校,这下连任务也没得做了,难道还要回去住校?不过她也不想再耗费精力与寝室的同学去交流。

  第二天,祁星茹顶着一个熊猫眼,去了学校。

  “老大,等等我……”

  耳边回荡着一个悦耳的声音,祁星茹微微一笑,转过身看向这个人,笑着说,“死朵,这两天都死到哪里去了,连个电话都不给我打。”

  林朵,是祁星茹的死党兼同班,圆圆的脸蛋,像红苹果一般圆润,今天她也穿着一身清爽的休闲装,大大咧咧的向祁星茹跑来,吸引了周围所有饿狼的目光。

  “哇……”

  林朵无比夸张的在祁星茹面前比划着说,“老大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你在贫嘴试试?”

  祁星茹用手指戳了戳林朵的脑袋,林朵‘哎哟’一声,“老大,我错了,我错了嘛,我给你道歉,不该不给老大您打电话。但是老大,在KFC兼职哪有奶茶店那么轻松?这周末的工作实在是太忙了,晚上回家躺床上又太舒服了,一下子就睡着了,嘿嘿!”

  祁星茹‘呸’了一声说,“没个正经,不知道你以后怎么嫁得出去。”

  “哼哼,老大,这你就不懂了吧,现在哪里管这么多,缘分来了就像拉肚子,挡都挡不住。”

  “我去,你要不要这么恶心啊……”

  “哪里恶心啦,我说的不对吗?”

  “对对,你说的都对。”

  “嘿嘿。”

  “……”祁星茹有些无语,林朵成天没个正经的,还真担心她以后嫁不出去。

  “对了老大,你成天都担心我嫁不出去,你怎么不担心你自己呀?”林朵突然开口问。

  “我?”

  祁星茹愣了一下,随即笑笑说,“干嘛要担心?嫁出去多麻烦,自己一个人多清闲自在。”

  “呀?”

  林朵突然惊讶一声,“不是吧老大……你不会是想削发为尼吧?”

  (看z6正版章^节.上R酷匠网

  “去你的,你才是尼姑。”

  “那老大你的择偶标准是什么?”

  “择偶标准啊……”

  祁星茹想了想,说,“第一,又美又会做饭的。”

  “那是美的电饭煲。”林朵顺势接口说。

  “去去去!”

  祁星茹横了他一眼,继续说,“第二,长得英俊还不会变老的。”

  “那是名侦探柯南。”

  “哈?”

  祁星茹一愣,“为什么?”

  林朵白了她一眼,说,“你看啊,柯南长得帅吧?”

  “嗯,这倒是。”

  “在我们读小学的时候,柯南就进入小学一年级,可我们现在都大学了好吧,他终于升入小学二年级了,是不是脑袋又聪明,又不会变老?”

  “……”

  祁星茹顿时一脸黑线,“第三,一切以我为中心的。”

  “那是你爸!”

  “……”

  祁星茹眼角一阵抽搐,“反正这就是我的择偶标准。”

  “天呐!”

  林朵无语的看着祁星茹,郑重的说,“老大,你这不是择偶,你这是在找拥有‘美的电饭煲’会做饭又想当你‘爸’的‘名侦探柯南’!”

  祁星茹,“……”

  ——婚礼没有成功举办,萧若萱不管说铭辰墨什么,便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祁星茹身上,她认为,如果祁星茹没有去铭家别墅,那么她这个订婚宴将会顺利举行。她拿铭辰墨没有办法,大启公司现如今也没有当然雄厚的实力,所以萧若萱的父亲也只是让她忍忍,而她又怎会甘心?

  无奈之下,萧若萱就想到大启公司前任总裁,她的爷爷了。

  阳光和煦,四处莺飞草长,偶尔也能听见布谷鸟在啼声鸣唱,这正是印证了一句古诗,“江南春夏之交,有鸟绕树飞鸣。”

  这里是隶属于大启公司的别墅后院,老总裁正躺在靠椅上舒适的听着风声,早已退居二线的他,现在正是该享尽清福的时候。

  “爷爷,你孙女在外面受委屈了,你得给我做主呀。”萧若萱蹲在老总裁身边,拿起蒲扇主动的献起殷勤来。

  “呵哟,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老总裁睁开一只眼睛,瞅了瞅身边的孙女,说,“说吧,有什么委屈,爷爷给你做主。”

  “呀,爷爷最好了。”萧若萱一下子扔掉蒲扇,猛地抱住老总裁的脖子,笑嘻嘻的说。

  “哈哈哈哈……”老总裁异常开心,大笑着说,“快起来,快起来,都这么大个人了,还这么孩子气。”

  萧若萱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难道爷爷不喜欢若萱这样吗?”

  “喜欢,喜欢的紧呐。”

  老总裁会心的一笑,看着这个他最为宠爱的孙女,“说吧,究竟出了什么事?瞧我的宝贝孙女都憔悴成这样了。”

  萧若萱见时机成熟,就把当晚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出来,几乎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祁星茹身上。

  但老总裁的城府可不是一般的深,自然看得出自家孙女故意转移对象,但他也不会去计较这些,当下便问,“这么说,是那个小姐勾引了铭家那小子,然后就出了这档子事?”

  “是呀是呀!”

  萧若萱把头点的像小鸡啄米似的,“都是她,她还羞辱了我,不仅如此,还有那个金刚,他竟然不帮我拦住那个人,还让她就那样离开了,爷爷你说气不气人?”

  老总裁非常理性的把祁星茹羞辱宝贝孙女那一段过滤了,他不会为了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去和一个不相干的小角色大吵大闹。他皱眉沉思,众所周知,金刚是铭辰墨的贴身保镖,而金刚做事从来都是有条不紊,并事事无一不完美,绝不会擅作主张。

  所以这一定是铭辰墨的安排。

  “嗯……”

  想到这里,老总裁对着萧若萱微微一笑,说,“若萱呐,你等着,爷爷给你做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