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时A市孤儿院里,星辰和星月两人可就傻眼了,怎么他们每次都不成功?

  星月问,“大白痴,你说会不会星茹姐姐知道了?”

  星辰摇了摇头,“不会,不过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想到是我们做的。”

  “也对哦,星茹姐姐根本不知道我们的事情。”星月点了点头,问,“不过为什么弑爷爷不告诉星茹姐呢?”

  “不知道。”

  星辰摇头,“不过我敢肯定的是,弑爷爷绝对是为了星茹姐姐好才这么做的。”

  “呸,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星月吐槽了一句,又问,“那我们还继续吗?”

  星辰看了看监视器上,三人已经离开了咖啡厅,当下摇头,“走吧,我们赶紧收拾好一切,免得弑爷爷发现了。”

  一说起弑爷爷,星月瘪了瘪嘴,“发现了又怎么了?弑爷爷也不会怪我们,我们也是为了星茹姐姐好啊。”

  星辰刚想说她几句,就被一个声音突兀的打断,顿时把他们两个惊出了一身冷汗,“我有那么好说话么?”

  星辰,“……”

  星月,“……”

  我勒个擦!

  两人齐齐打了个冷颤。

  我滴个亲爷爷呐,你前世可是曹操?怎么说到就到啊!

  星月连忙打着哈哈说,“呵呵呵,弑爷爷,你怎么来啦?”

  “……”

  弑爷爷瞪了她一眼,佯怒说,“少给我打马虎眼,说,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最新8M章A“节上酷M√匠/网,

  星月赶紧瞥向星辰,但星辰不语,做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星月急的一跺脚,看向弑爷爷连忙赔笑着说,“是这样的弑爷爷,这不月儿和大白痴见这里许久不用了,就来打扫打扫,免得沾了灰尘,呵呵呵……”

  “……”星月说完后,星辰顿时眉头一皱,略微有些担忧的看向弑爷爷,刚刚一抬起头,顿时一惊。

  果不其然,弑爷爷怒了。

  “星月!”

  “呃,在!”星月一怔,连忙立正站直。

  “星氏守则第一卷第三条是什么?!”

  “严格服从组织上的安排,若欲隐瞒上级,一经发现,乱……乱……”说到这里,星月有些颤抖起来,双手紧紧地抓紧衣角。

  “乱什么?!”

  “我……”

  “说!!”弑爷爷突然一声大吼,把星月吓得倒退了一步,脚下一个不稳,一下子跌坐了在地上。

  “月儿!”

  星辰急的大喊一声,却依旧不敢上前搀扶,那样只会让事态变得更加糟糕,只有硬着头皮看向弑爷爷,说,“弑爷爷,这次私自行动完全是出自我一人,要罚就罚我好了,此事与星月完全无关。”他知道弑爷爷对祁星茹很好,所以他也不想搬出祁星茹,私自行动本来就是他的过错。

  “大白痴……”星月眼神一柔,然后又看向弑爷爷,说,“弑爷爷,是月儿想帮星茹姐姐出气的,但又不会这些东西,所以才让星辰来帮我。”

  “……”

  星辰在一旁紧蹙眉头,他不敢继续说话,只是紧紧的盯着弑爷爷,现在弑爷爷依旧面容不变,看不出一丁点怒容,但从其声音里,却能听出一个难以遮掩的怒意。

  星弑闭上眼睛,缓缓地开口,“星氏守则,第二卷,第四条。”

  “……”

  星辰吞了口唾沫,说,“组织内部杜绝袒护现象,一经发现,均以同罪论处。”

  “好,那你来回答刚刚的问题。”弑爷爷突然睁开眼睛,紧紧地盯着星辰,在这强大的气势下,星辰额头上不自觉的细汗汩汩流下。

  “严格服从组织上的安排,若欲隐瞒上级,一经发现,乱……乱枪打死!”星辰说完这话,已经是接近虚脱了,全身上下根本提不上劲。

  星辰知道,这不是说着玩的。

  他记得在来A市孤儿院之前,他一直住在一个小黑屋里,没有办法出去,每天的食物就只有三个过期面包和一杯凉水,并且随时都能听到小黑屋外面传来阵阵枪声,那段记忆星辰是本能的抗拒去回想,因为那时的他只有……三岁。

  “还记得就好,那还不实话实说?”

  “我知道了。”

  星辰点了点头,可正当他要说的时候,却被弑爷爷突然打断,“星月,你来说。”

  星辰,“……”

  星月顿时一愕,有些晃神,不过接受过训练的她很快便回过神来,冷静下来叙述着这一切。她发现,只要是实话实说,弑爷爷也就没有那么生气了,眼神也逐渐的缓和下来。

  当弑爷爷听着星月讲到安置变压器的时候,就无语的瞪大了眼睛,心想这两个孩子怎么这般淘气?当他听到三人各怀心思的想让对方触电时,面上的肌肉已经开始有些抽搐了,这得是多么无聊才干得出来?当星月讲到罂粟花和玫瑰花的时候,弑爷爷的眼神中都露出了一丝笑意,不过却是稍纵即逝。

  星辰和星月也是接受过心理方面的专业训练,自然是捕捉到了这一现象,同时大舒一口气,果然还是搬出星茹姐姐有用啊。说完后,星月还是一脸担心的看向弑爷爷,不过她的心里已经笃定,弑爷爷不会把她怎么样了。

  可是没想到接下来弑爷爷说的一句话,愣是让他们大跌眼镜。

  只见弑爷爷顿时两眼发光,像个老顽童似的急急的说,“快快快,那段视频还在吗?快给我!”

  星辰,“……”

  星月,“……”

  ——三人离开后,费悟就拨通了赫尼尔的电话,“老板,这次计划有些误差,不仅仅是董萧,连大明公司的总裁铭辰墨也来了。”

  “什么?!”

  电话那边的赫尼尔几乎是一下子就从沙发上蹦了起来,“大明集团的总裁……铭辰墨?!”

  “是的,老板。他们三人在一个卡座,还聊了很久。”

  “那,东西呢?”

  赫尼尔想了想,不过怎么也想不通,铭辰墨怎么会和他们在一起。

  “羊皮卷?那个羊皮卷一直放在桌上,每人动过,他们离开的时候,也带走了,所以……”

  “等等!”

  还没等费悟说完,赫尼尔急急的喝住,“你说那个羊皮卷一直放在桌上?”

  “呃,是。他们还一起对着羊皮卷指指点点的,这09号也太没有紧张观念了,这样重要的物品他也能这样随意。”

  “好了,别说了,这个任务品是假的。”

  “假的?”

  费悟一愣,“老板,你怎么知道的?”

  “哼,废物,你真的人如其名。”

  “呃,老板,属下愚昧,望您指教一二。”费悟一脸黑线,赔笑的问。

  “我问你,这次偷窃的对象是谁?”

  “大明集团……哦,原来是这样!”费悟突然一拍额头,恍然大悟,“所以这个东西要是让铭辰墨看到了,肯定不会如此镇定。”

  如果这文件真的那么重要的话,铭辰墨也不会就这样让祁星茹又带走,那这样说来就只有两种解释说得通,一种便是铭辰墨也不知道有这样一个文件,另一种便是这个文件铭辰墨知道是假的。

  而这显然又是后者。

  “呵,算你还不笨。”

  “多谢老板夸奖。”费悟阿谀的奉承了一句,又问,“老板,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