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这倒没有。”

  董萧轻笑一声,说,“我只是有些好奇,她究竟有什么本事能让你这样的人看得上眼。”

  “哈哈哈哈……”

  赫尼尔顿时大笑连连,“你肯定是调查出了些事情,只是有些东西,还是你没能力调查出来的。”

  “……”

  董萧紧了紧手中的酒杯,轻笑一声说,“是啊,不过我相信,这么简单的事情对于赫尼尔你来说,应该很轻松吧?”

  “这倒不一定……”

  赫尼尔顿了顿,没有急着说话,董萧追问道,“她不是在你手下做事么?你会不清楚?”

  “是在我手下,但是……”

  赫尼尔语气似乎突然变得沉重起来,说,“她的背景,即使动用了我的全力,也没有查透彻,但唯一能确定的是……她和大启公司脱不了干系。”

  “大启公司?”

  董萧惊疑了一声,停止了手中的摇晃。

  赫尼尔点头“嗯”了一声,说,“我能给你说的也只有这么多了,还有,今天下午两点,他会和费悟在西街咖啡厅会面,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

  “……嗯。”

  董萧应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而在另一边,赫尼尔看着手中的手机,冷笑一声,说,“费悟,你认为09号得手了?”

  “09号从接手任务开始,就没有过失败,这次也应该没有问题。”赫尼尔身后名叫费悟的黑西装男子恭敬的说。若是祁星茹在这里,定会认出,这人正是昨晚在公园里取货的那个人。

  “这个任务,虽说不是子虚乌有,但也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完成的。”赫尼尔笑的有些崩坏,“不过既然她说完成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也是我让你和她接头的主要原因,不过……”

  顿了顿,赫尼尔继续说,“虽然是让你去接头,但别急着出面。据我推测,董萧肯定也会过去,静观其变。”

  费悟点头,“是,老大。”

  ……

  夏日A市的空气格外的干燥,烈日炎炎下,街上的行人大都是撑着伞,或者是用随身携带的物品遮住面部,且几乎人手一个冰淇淋,孤儿院外面也是空无一人,但若是有人靠近,也能听见里面隐隐约约传出滴滴嗒嗒的声音。

  这里是一个满是大型计算机的房间,偌大的地方只有两个五岁大的小孩在忙前忙后。

  一个五岁大的小男孩粉嫩的双手不停的在这些计算机上面飞舞,他头也不回的问身后的小女孩,“星月,西街咖啡厅的布置OK了吗?”

  小男孩名叫星辰,若是祁星茹在这里,定会大吃一惊,这一对金童玉女,赫然就是早上在孤儿院看到的那两个。

  “一切准备就绪。”星月做出一个‘OK’的手势,又用小手拍了拍胸脯,“你也不看看本小姐是谁,怎么样,膜拜我吧,哈哈。”

  “切。”

  星辰不屑了一声,瘪了瘪嘴说,“星月,你能别那么自恋么?”

  “呸呸呸,你哪只眼睛看见本小姐自恋了?这是实话实说好不好?”

  星辰满是无奈,“嗯,实话实话,可我们本就是瞒着弑爷爷来这里的,你还有闲工夫在这里闲扯,离两点还有一个小时了,赶紧做好一切准备。”

  “好……”

  星月拉长了声音应了一声,不过随后她又问,“可是如果伤到了星茹姐姐该怎么办?”

  “……”

  星辰轻哼一声,自信的说,“我会伤到星茹姐?只要你那边没有问题,那就绝对没有问题。”

  “诶——”听了这话,星月又不满了,说,“什么叫只要我那边没有问题,就绝对没问题啊?说的好像我经常出错似的——”

  星辰一本正经的看着星月,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是,你不是经常出错——”

  星月嘻嘻一笑,“是啊,本小姐哪里会经常出错——”

  k最2☆新章节R上1…酷0匠W网

  “你是没有一次不出错!”

  星月,“……”

  ……

  下午两点,祁星茹虽然没有提前到西街咖啡厅,但也没有迟到,最让他无语的是,这接头人一直没有出现。

  其实不然,费悟早早的就到了西街咖啡厅,在祁星茹刚刚进来的那一刻,他也认出来了,但却并非从罂粟花上认出来的,而是他早就有了祁星茹的资料。

  “……”

  祁星茹无奈得看向桌上的羊皮卷,嘟囔的说,“难道这不像罂粟花吗?”

  正当她悻悻然的时候,耳边冷冷的响起了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是你?”

  “……”

  祁星茹是一愣,顿时觉得脑中猛然之间有千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铭辰墨?

  没错,这个冷冰冰的声音绝对是他!

  该死!

  他怎么会在这里?

  抬起头看向这个人,祁星茹完全确定了,眼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你怎么在这?”

  铭辰墨瞥了一眼祁星茹手中的羊皮卷,轻笑一声,“文件上面还装一朵纸玫瑰,恶趣味么?”

  祁星茹,“……”

  纸玫瑰?!

  这是罂粟花啊喂!

  哪里像玫瑰了啊喂?

  铭辰墨像是没看见一般,直接坐在了她对面,优雅的松了送领带,无比流畅的解开袖口,很自然的对身后的服务员喊道,“waiter,两杯卡布奇诺。”

  “啊喂——”

  “不喜欢卡布奇诺?”

  “不是——”

  “两杯卡布奇诺,谢谢。”

  祁星茹,“……”

  不带这样啊,很明显她在等人好吧?

  算了,祁星茹抬起头对着服务员说,“给我换杯蓝山,谢谢。”

  就在服务员正准备下去的时候,铭辰墨突然打断,“诶,我说了给你点了吗?我喝两杯卡布奇诺不行啊?”

  祁星茹,“……”

  祁星茹要要发飙了,不过还是强忍着暴走的冲动,恶狠狠的瞪着铭辰墨,说,“waiter,请给我再,来一杯蓝山,谢谢。”

  “哦,这样啊——”铭辰墨无视祁星茹的眼神,笑着点点头,对着服务员说,“那我就只要一杯卡布奇诺了,谢谢。”

  祁星茹,“……”

  “好的,先生,小姐,请稍等片刻。”西街咖啡厅的服务员素质都很到位,也像是对这种情形司空见惯了一般,礼貌的点了点头,便离开了卡座。

  祁星茹明显没有开口的意思,别过脸去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铭辰墨也是一个不喜欢主动的人。

  场面一时间又沉静下来。

  不一会,服务员便把咖啡送了上来,说了句“有事请按墙上的按钮”便再次下去了。

  就在铭辰墨刚刚接触到杯柄时,手瞬间就被弹了开来,紧接着还中风似的抽搐了一下,铭辰墨吃惊的看着自己的手,又看了看杯子。

  祁星茹浅皱眉头,端起咖啡就开始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铭辰墨大疑,甩了甩手,又伸手前去,但就在他的手快要接触到的时候,顿了顿,说,“祁星茹,你先把手放到桌上。”

  “嗯?”

  祁星茹一愣,脱口而出,“凭什么?”

  尼玛真是奇了怪了,这又是唱的哪出啊?

  “放。”铭辰墨的口气有些勒令性。

  “不放。”祁星茹顿时也来气了,这是要自挂东南枝吗?!

  “放!”加重了语气。

  “不放!”祁星茹眉毛一挑,略带挑衅的看着他。

  你能怎么样?你能怎么样?

  铭辰墨的脸色“唰”的一下黑了,猛地站起来,一把抓住星茹的胳膊,强行的按在桌上,然后迅速的端起杯子,慢腾腾的松开手,缓缓坐下,开始慢慢悠悠喝起了咖啡,然后还不忘冷冷的添上一句,“麻烦的女人。”

  祁星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